京都,表麵上看起來平靜,但暗地卻是暗潮湧動,宛如一個漩渦。

在接下來的這兩天時間裡,為避免一些暗中的麻煩,楚默並未四處走動,白天呆在客棧,至於晚上嘛,那自然還是飄香樓尋歡了。

畢竟,他在很多人眼裡可是不習武,不學文的廢物,自己這般表現倒也能讓暗中的敵人放心警惕。

……

深夜宮廷靜謐。

當朝皇帝李德義寢宮,燭燈未熄。

年過六旬的李德義還在伏案而作,一旁禮部尚書段天厚,老炎王李明宇,太子李乾三人恭敬垂立聽候。

李德義批改完奏摺,停筆看向兩人,淡淡道:“北涼世子可入京都了?”

“啟稟陛下,北涼世子已於兩日之前抵擋京都,如百姓口中所言一般,北涼世子剛到京都便進入了煙花之地,並無任何異樣。”

段天厚拱手,將楚默進京兩日不堪的所為一一列舉而出。

“真是如此?”

李德義眼神微眯,臉上不由露出一抹狐疑之色。

“啟稟父皇,此事兒臣可以作證,兒臣已與這位北涼世子見過一麵,段大人所言句句屬實。”

一旁的李乾連忙附和出聲。

“楚默雖是北涼世子,但此人胸無點墨,紈絝,奢靡。兒臣認為,賜婚一事父皇還需三思後行。”

在聽完李乾的話後,李德義眉頭皺的越發深沉。

“太子,北涼世子此次不過是初入京都,應該冇有得罪太子的地方吧?為何太子卻是對楚默的事情如此上心?莫非……”

就在這時,默不作聲的老炎王李明宇淡淡開口道,雖話未說完,但這話卻是起到了畫龍點睛的妙處,李德義又如何聽不出來這話中的意思。

“太子,你可是因朕欲賜北涼世子婚配一事去找了此子的麻煩?”

李德義開口道。

“兒臣萬萬不敢!父皇,老炎王,我隻不過是為了我大武皇朝的顏麵著想。文太師畢竟是我朝元老,父皇若是將文太師之女賜婚給楚默這樣的廢人,恐會落人笑柄啊。”

李乾連忙解釋道。

隻是李乾這解釋著實有些牽強,恐怕在場的四人裡,也隻有段天厚纔會信服這套說辭,至於一旁的李天宇,臉上早就已經露出了不明所以的笑意。

“好了,今日夜已深,此事就此打住。再過兩日便是北涼王府諸位忠烈的祭祀,此次祭祀於我們大武皇朝而言同樣至關重要,不容有失,你們都下去吧。”

李德義揮了揮手,直接驅散了三人。

……

兩日後。

皇室陵園大門打大而來。

特赦百姓今日可進入陵園之中祭奠北涼王滿門忠烈。

今日的京都人滿為患,參與此次祭祀的百姓浩浩蕩蕩圍滿了陵園入口,這些百姓大多數都是從北涼而來,他們都是來祭奠他們的救命恩人,若不是因為北涼王府,他們很多人恐早已死在了敵軍的鐵蹄之下。

玄德門處,李德義也已經擺駕前往了陵園,當看著街道上絡繹不絕的百名,李德義心中也感慨不已。

回想十年前,倘若京都的人馬支援及時的話,大武皇朝也不至於損失北涼王這一員悍將。

浩浩蕩蕩的皇室隊伍很快來到了陵園入口,百姓見狀紛紛讓出一條道路。

進入陵園,來到北涼王滿門忠烈墓碑前,李德義緩緩轉過身來,大手一揮,道:“宣!”

禮部尚書段天厚點了點頭,先是朝著李德義躬了躬身,隨後展開手中聖旨,朗聲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武曆二十三年,金燕兩國突犯我朝,幸有北涼王於世而出,率領麾下大軍抵禦外敵,救我朝百姓於水深火熱之中。”

“然,北涼王府滿門及麾下北涼軍為我朝江山鞠躬儘瘁,陛下皇恩浩蕩,特赦北涼王府滿門先烈於皇室陵園立下衣冠塚,供我朝百姓祭祀!”

“願北涼王意誌長存,願我朝文武百官秉承其願,精忠報國,護我大武皇朝江山社稷,千年不朽!”

“拜!”

隨著段天厚話音一落,李德義率先跪拜在地,前來參與祭祀的文武百官紛紛緊隨其後,緊接著便是數之不儘的百姓。

人群之中,楚默於子軒兩人此刻也是一臉正色,跪拜在地。因為在這陵園之中所埋葬的是他們的父親。

抬頭看著一眼望不到儘頭,儘數跪拜在地的人影,楚默心生感慨。

“宣,北涼王世子上前祭拜!”

就在這時,段天厚的聲音再次傳來,人群中的楚默聞言,緩緩站起身來,跨越道道身影朝著衣冠塚走去。

來到衣冠塚前,楚默接過一旁大內總管遞來的香燭,雙膝跪地,在一連磕了三個響頭後,方纔將香燭插於香爐之中。

這場祭奠,足足持續了一天的時間方纔結束,至於楚默則是在祭拜之後便在李德義的召見下跟隨文武百官去到了皇宮。

至於於子軒則是一人離去,至於去了哪裡,無人得知。

……

金鑾殿內。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文武百官齊聚一堂,其中也包括太子,十幾位皇子以及公主。

李德義一臉正色端坐其上,緊接著大手一揮讓眾人起身。

隨後,李德義朝著一旁的李斯點了點頭,李斯授意緩步上前,手中拂塵輕輕一揮,朗聲道:“宣,北涼王世子楚默進殿!”

隨著李斯話音一落,在文武百官的注視下,楚默的身影慢慢由遠而近,來到了金鑾殿最前方。

“臣,楚默,參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楚默整理了一下衣衫,跪拜在地。

“平身!”

李德義揮手讓楚默站起身來,一臉笑意上下打量著楚默。

“賢侄,十年未見,當年那個隻會哭鼻子的小鼻涕蟲,如今也成為大人了。不錯,不錯!有你父親幾分神態!”

楚默笑了笑,躬了躬身道:“多謝陛下誇讚!”

李德義點了點頭,隨後神色恢複嚴肅,看著楚默道:“楚默,此次宣你入殿,朕有事要與你說。十年前,北涼王為大武皇朝江山戰死沙場,整個北涼王府除卻你一人之外,全部為國捐軀。時間飛逝,如今,你也到了婚配之齡,為了北涼王府不就此冇落,朕打算賜你一門婚事延續香火,不知賢侄心中可已經有了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