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知行的身子向後仰了仰,他知道上官婉凝的個性,不帶她去她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讓我帶你去也行,但是我們有言在先,不管你看到什麼,你都要冷靜。這裡畢竟不是京城。”

上官婉凝把手指放了下來。

她很少見鄭知行這麼嚴肅,原本就懸著的心更加緊張。

“好。”

鄭知行見上官婉凝答應了,便跟看守的士兵打了招呼,帶著她和孫晉堯往裡走,徑自來到了慕景睿的軍帳前。

“啟稟慕將軍,屬下有事求見。”

“進來。”

這個聲音,聽起來中氣十足,雄厚有利,孫晉堯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似乎……

並冇有生病啊,也冇有內傷。

鄭知行掀起了軍帳的簾子,三人一起走了進去。他環顧一圈,暗叫一聲“好險。”

幸虧那個女人不在,要不然上官婉凝和她說不定能當場打起來。

“什麼事?”

慕景睿頭都冇有抬,眼神始終停留在麵前的地圖上。

他的思緒渾渾噩噩,怎麼也靜不下心來思考。這幾次跟蠻夷的正麵交鋒,幾乎是屢戰屢敗。

問題,究竟在哪裡呢?

“慕將軍,您的朋友來看您了。”

鄭知行的話音剛落,慕景睿便緩緩抬起頭了頭。

他看到女扮男裝的上官婉凝,渾身一怔,隨即便站了起來。

“凝兒?你怎麼來了?”慕景睿上揚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微笑,疾步走到了上官婉凝的麵前。

上官婉凝有些狐疑。

她仔細打量了慕景睿一番。“我聽聞你身染重病,導致無法行軍打仗。我很擔心你,所以就跟堯哥哥一起來看你啊。”

堯哥哥?

上官婉凝和孫晉堯什麼時候開始關係這麼親近了?

慕景睿的心頭冒起了酸水,可是出於男人的風度,他並冇有表現在臉上。

“你怎麼樣?冇事吧?”上官婉凝關切的問道。

“冇事。”慕景睿的聲音頓時就冷了幾分,說道,“這裡畢竟不是女孩子呆的地方。我讓知行送你回城去,你在府衙住幾天,然後就回家。”

“景睿,你……”上官婉凝覺得慕景睿的態度有些奇怪。

這時,軍帳的簾子被再次掀起,從外麵走進來一個麵容清秀的女子,手裡端著一碗藥。

“慕將軍,該吃藥了。”

上官婉凝愣了愣,眼角的餘光看到慕景睿有一絲尷尬。

她想起了剛纔鄭知行的態度,女人的直覺讓她瞬間就明白了是什麼回事。

怪不得,慕景睿那麼著急要讓她走。

上官婉凝看嚮慕景睿,冷笑道:“看來,我千裡迢迢來到這兒,是多此一舉了。既然慕將軍冇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那就不打擾了。告辭。”

“誒,等一下。”鄭知行牽住了上官婉凝的手,轉頭對慕景睿說道,“慕將軍,從這兒回城需要很長的時間,萬一路上再有耽擱,就要在野外露宿了。她冇吃過這個苦。要不,讓她在營地裡住一晚,屬下明天送她走,可以嗎?”

上官婉凝很不滿,她想要甩開鄭知行的手。

但是鄭知行不動聲色的在她的手腕上按了幾下。

他還有彆的話要說?

上官婉凝冷靜下來,目光注視著慕景睿。

“也好。”慕景睿反倒是鬆了一口氣,他也想找個機會跟上官婉凝單獨說一些話。“知行,你安排凝兒和孫公子住下。”

鄭知行拉著上官婉凝走了出去,安排她和孫晉堯在中間空著的軍中裡安頓下來。

“剛纔那個女子,是什麼人?”孫晉堯看似漫不經心的問道。

鄭知行把之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慕將軍就把常青青留在了身邊,貼身伺候著。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就是她留在慕將軍身邊開始,咱們的情況急轉直下,每一次跟蠻夷打仗都會輸。”

上官婉凝漸漸冷靜下來。

以她對慕景睿的瞭解,他絕對不是一個好色成性的人。更何況,常青青的容貌也算不上傾國傾城。

“如果常青青真的有問題,以景睿的機智和敏銳,怎麼會察覺不到?”

鄭知行哼了一聲,不以為然。“色迷心竅唄,哪個男人不是這樣?”

話剛說完,發現自己也是男人,於是又補充了一句:“除了我。”

上官婉凝給了鄭知行一個白眼,若有所思起來。

掌燈過後,鄭知行派人給他們送來了晚飯,隨後便帶隊出去巡邏了。

上官婉凝閒來無事便在營地裡閒逛,來到廚房的時候,看到常青青獨自一人在煎藥。

她略微遲疑便走了上去。

“青青姑娘是在替慕將軍煎藥嗎?”

常青青回過頭來,盈盈一拜,對著上官婉凝行了個禮。“是啊,慕將軍這段時間身體不好,我也希望他快點兒好起來。”

“那可真是辛苦你了。”上官婉凝低頭看了看藥,暗中聞了聞,察覺不到異常。

唉,怪自己道行不夠。

“據我所知,行軍之中,慕將軍的飲食起居應該由貼身士兵照顧,怎麼……會勞煩了青青姑娘?”

常青青低了低頭,臉頰一紅,泛起了一朵紅暈。

這個表情,讓上官婉凝不由得握緊了雙拳。

慕景睿這個傢夥,肯定是做了對不起她的事。

“慕將軍說……喜歡我留在他身邊……”

“那你就好好伺候他吧。”

上官婉凝從廚房出來,氣得鼻子冒煙,很想馬上衝過去質問慕景睿。

她怒氣沖沖的回到軍帳,看到慕景睿坐在裡麵悠然自得的喝茶。

“回來了?”

上官婉凝狠狠瞪了慕景睿一眼,立刻走到另一邊,拿起自己的行李就要離開。

“去哪裡?”慕景睿抓住了她的手腕,柔聲問道,“剛剛纔來,我們還冇好好說句話呢。”

慕景睿伸手去輕拂上官婉凝的長髮,被上官婉凝甩開了。

“無話可說。我本來也不該來。”

“凝兒……”慕景睿加重了手掌的力道,一把將上官婉凝攬入了懷中,湊到她耳邊低聲說道,“不是這樣的……不是你看到的這樣的……”

上官婉凝鼻子一酸,她覺得慕景睿的語氣,完全就是承認了他和常青青有問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