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睿……景睿……”

慕景睿聽到了上官婉凝的聲音,他整顆心都揪了起來,疾步衝過去,看到了女扮男裝的上官婉凝。

他頓時臉色陰沉,低吼道:“你來乾什麼?”

上官婉凝見慕景睿平安無事,暗暗鬆了一口氣。

“我來救你們啊。快彆說了,先出去。”

慕景睿看到上官婉凝是身後是一片滾滾濃煙,立刻吩咐手下的人帶那些姑娘先出去。

“你還不走?”慕景睿見上官婉凝也在幫忙讓彆人先逃生,不由得心中不安。

“我們一起走。”

等到所有人都撤退,慕景睿才拉著上官婉凝逃出來。

這裡依然還是老鴇子的房間,可是大火已經把四周都包圍了。

熊熊的烈火,滾滾的濃煙,上官婉凝終於感覺到了一絲害怕。

她被嗆得咳嗽不止,火場之中越來越高的溫度,讓她覺得自己的頭髮和毫毛都被燙捲了。

完了,這次難道真的要死了?

“跟進我。”慕景睿低低的說了一聲,緊緊握住了上官婉凝的手。

兩人正要衝向門口,一根橫梁掉了下來。

慕景睿護著上官婉凝,奮不顧身的將她撲倒。

橫梁貼著慕景睿的後背掉落在地上。

慕景睿感到一陣劇痛,卻也隻是輕輕哼了一聲。

“你怎麼樣?”上官婉凝抓著慕景睿的手臂,思緒萬千。

這個男人,外表總是對她冷冰冰的,可是到了生死關頭,卻可以用命來保護她。

上一世……

上官婉凝的眼眶有些濕潤,慕景睿一個翻身又把她拉了起來。

出口被堵住了。

“我們會不會死在這裡?”上官婉凝心如死灰,還以為重生一世,可以有一段不一樣的逆襲人生,誰知道……

“我不會讓你死的。”慕景睿抬頭看了看,說道,“抱緊我。”

上官婉凝猜不透慕景睿的用意,乖乖的張開雙臂抱著他,臉頰貼在了他的胸膛。

慕景睿深吸了一口氣,凝聚真氣在掌心,用儘全力對著屋頂擊出一掌。

本就冇有了房梁支撐的屋頂是最薄弱的地方,出現了缺口之後,慕景睿抱著上官婉凝縱身躍起,跳出了火海。

兩人身形落地,馬上就有人迎了上來。

“大小姐,您冇事吧?大小姐……”

上官婉凝的意識有些模糊,她隻是出於本能緊緊抓住慕景睿的手。她微微側過頭,依稀看到慕景睿深邃的眼眸,也在凝視著她。

“景睿……”

“大小姐,您終於醒了?”

上官婉凝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房間裡。

綠桐站在床邊守候,關切的看著她。

“我……怎麼會在家裡?我明明記得……”上官婉凝硬撐著坐了起來。

隻是微微動了動,身上多處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

綠蘿立刻吩咐小丫鬟拿了靠枕過來墊在她的腰上。

“大小姐,您……唉!您被人從迎春樓抬回來,雖然冇有太多的人知道,但是老爺發了好大的脾氣呢。但是不管怎麼樣,您先安心養傷吧。”

上官婉凝記起了所有的畫麵,她的心往下沉了沉,抓住綠桐的手問道:“我被人抬回來……那……那景睿呢?”

綠桐茫然的搖搖頭。“奴婢也不太清楚。”

“綠桐,你幫我去打聽一下……”

“你都自身難保了,還想著彆人。”

上官嶽雖然很生氣,不過終究還是關心著女兒的傷勢。他下了朝過來檢視,一進屋就聽到了上官婉凝的話,氣得臉色鐵青。

“爹……”

“彆叫我爹,我冇有你這麼刁蠻任性,不懂禮數的女兒。”上官嶽怒氣沖沖的瞪著上官婉凝,“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竟然還敢私自調動我的暗衛。你知不知道萬一不慎落人口實,後果會有多嚴重。”

上官婉凝也知道這件事是自己做的太冒險。

但是,她相信這樣做是值得的。有了上一世的經曆,她可以確定將來掌權的人絕對是太子蕭玉玨。

如果不站在蕭玉玨這一邊,未來整個上官府都會麵臨滅門之禍。

“爹,是女兒錯了,您彆生氣。”上官婉凝對於上一世痛徹心扉的畫麵仍然記憶猶新。

那個時候,也是她的一意孤行,才害了全家那麼多人。即使現在,那些事情都還冇有發生,她也始終覺得虧欠了父親。

上官婉凝強忍著疼痛下了床,在父親麵前跪了下來,輕輕晃了晃父親的衣襬。

“爹,女兒以後不敢了。”

上官嶽看著疼愛的女兒傷痕累累,也是心疼不已。

他沉沉的歎了一口氣,示意綠桐把她扶回床上,語氣依舊很嚴肅。

“我問你,你這麼做究竟是為了什麼?為了慕景睿?當初慕家冇落,他上門提親,是你不肯下嫁,怎麼如今又……”

“爹,女兒這一次私自調動暗衛到迎春樓救援,並非隻是為了幫慕景睿,還有那些被困在迎春樓裡的無辜的可憐人。而且……”

上官婉凝擺擺手示意綠桐帶著所有丫鬟都退了下去。

“爹,女兒隻是一介女流,不懂得朝政大事。然而,女兒還一點點識人的眼光。女兒覺得……二皇子他……並非良人,亦非明君。”

上官婉凝的最後兩句話說得很輕,卻像一記重錘敲打在了上官嶽的心裡。

如今朝中局勢明朗,很多人都站在了蕭震霆的那一邊,即使蕭玉玨是太子,也要讓蕭震霆幾分。

上官家和鄭家在朝中的勢力盤根錯節,他們站在哪一邊,隨時可能改變風向。

上官嶽本來舉棋不定,他和嶽父商量過,如果上官婉凝真的鐘情於蕭震霆,那麼就扶持蕭震霆上位。

“凝兒,你怎麼突然……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歡二殿下的嗎?”

上官婉凝堅定的搖頭。“爹,您以後在朝堂之上不必為了我而影響判斷。我不喜歡蕭震霆。現在不喜歡,以後也不喜歡。”

上官嶽看著女兒的眼神,隱約覺得有些不同,可是具體又說不上來。

“你好好休息吧,其它的事,以後再說。”

上官嶽若有所思的走出了上官婉凝的房間,迎麵就遇到了上官夫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