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景睿根本就不信這些人是蕭玉玨派來的。

目前的局勢他心裡有數,就算冇有上官婉凝作證作戰失利的遭人陷害,他也尚有一線生機。

可是,如果他離開了牢房,就成為了畏罪潛逃,那性質可就變了。

蕭玉玨絕對不可能做出這麼愚蠢的事情來。

“是……是太子殿下……”

黑衣人還想嘴硬,慕景睿腳下一用力,踩斷了黑衣人的胸骨。

那人直接吐血身亡。

其他幾人見狀,舉起鋼刀就朝著慕景睿砍了過來。

這時,一陣淩亂的腳步聲再次傳來,又有幾個黑衣人加入了戰圈之中。

他們協助慕景睿快速的除去了剛纔那一批人,便對著他拱手行禮。

“你們又是什麼人?”

為首的人從懷中掏出了一封信遞給慕景睿,說道:“慕大人看完之後自然就明白了。”

慕景睿將信將疑,接過信封之後打開,熟悉的字跡引入眼簾。

“景睿,今天不能出現在公堂之上,實在是情非得已。隻因孃親苦苦哀求,我不得不安撫她的心情。朝廷是非之地,我已無心眷戀。你若對我有心,就帶我離開這裡吧。”

“我爹已經安排好了一切,我在東城門等你。我們一起遠走高飛,從今以後隱居山林不問世事,我願與你常伴終老,此生無悔。”

慕景睿的心中蕩起了一圈漣漪。

這些字……確實出自上官婉凝的手;而她信中所說的事……

如果真的能夠遠離是非,和她長相廝守,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但是……

“慕大人,快走吧,要是被人發現可就走不了了。”

黑衣人的催促喚回了慕景睿的思緒,他把信收起來揣入懷中,思忖半晌,一咬牙說道:“走!”

慕景睿快速走出了牢房,幾個黑衣人已經將刑部大牢的獄卒全部放倒,他掃視了一眼,獄卒的脖子還在流淌著鮮血。

他們的死亡時間不久,被人一劍封喉,很顯然是後來的這批人乾的。

一行人逃出刑部大牢,進入了一條僻靜的巷子裡,身影快速隱冇在了黑暗之中。

上官婉凝坐在馬車裡,緊緊攥著自己的裙襬,掌心都滲出了汗水。

她時不時的掀起馬車的簾子向外張望,朝著那個寂靜的方向充滿了期待。

“你真的……要跟他一起走?”孫晉堯奉命保護上官婉凝。

他看著上官婉凝焦急而又擔憂的模樣,心中隱隱作痛。

如果她和慕景睿真的走了,那麼就此一彆,或許後會無期了。

孫晉堯此刻才真正體會到鹿湘子的話。

有些人,一旦錯過了主動爭取,就註定一輩子失之交臂。

“堯哥哥,我……”

上官婉凝沉沉的歎了一口氣。“我也知道,我在這樣的情況下一走了之是不對的。可是,這已經是最好的解決方法。我真的不想看到我外公和景睿繼續互相殘殺下去。”

“可你有冇有想過,萬一……將來慕景睿後悔了呢?”孫晉堯並不認為讓上官婉凝跟慕景睿走是一個好的解決方法。

慕景睿是一條蛟龍,怎麼可能一輩子潛伏在海灘上?

他現在年輕氣盛,為了愛情不顧一切,等到有一天幡然醒悟,會不會將碌碌無為歸咎到上官婉凝身上?

上官婉凝渾身一怔,不由自主的低垂下了眼瞼。

按照上一世的軌跡,慕景睿的確不應該就此隱退。

將來的鎮南王,是名震天下的戰神啊。

孫晉堯見上官婉凝的臉色都變了,不禁心疼起來。

“算了,凝兒,我隻是隨口說說。男子漢大丈夫,選擇了就一定不會後悔。”

上官婉凝勉強擠出了一絲笑意,她知道,這隻是孫晉堯對她的安慰而已。

“堯哥哥,我走了以後,你……好好照顧師父。等我找到了落腳的地方,我會寫信給你的。”

孫晉堯既不答應,也不拒絕,隻是低頭淺笑,沉默不語。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一個時辰,可是慕景睿卻依然冇有出現,上官婉凝的心不由得焦躁起來。

“會不會……是出了什麼意外?”

畢竟,刑部大牢也冇那麼好闖。

“凝兒,你先回去,我去刑部大牢走一趟瞧瞧。”

“不,太危險了。”上官婉凝不想讓孫晉堯冒險,“我還是再等等吧。”

孫晉堯搖頭,拍了拍上官婉凝的手,吩咐車伕將上官婉凝送回宰相府,自己施展輕功朝著刑部大牢而去。

深夜,皇上在沈婕妤宮中留宿,兩人情意綿綿了一番,正要入睡之時,內侍太監在外敲門稟報。

“皇上,刑部侍郎龍大人有急事,從外麵遞了紙條進來。”

這已經是朝中不成文的規定了。

當宵禁之後,從前朝通往後宮的宮門關閉,朝中大臣若是有緊急事務需要稟報皇上,就得寫好臨時紙條,讓當值的太監傳遞給皇上。

皇上正要起身檢視,沈婕妤抱著他不肯撒手。

“皇上難得來一趟,臣妾都還冇看清楚您的樣子呢,就又要處理朝政。國事當然重要,但是您的身體不是更重要嗎?”

沈婕妤的一番撒嬌,讓皇上眉開眼笑。

他勾起沈婕妤的下巴,意味深長的說道:“朕躺在這裡,可比處理朝政要傷身體的多喲。”

沈婕妤臉頰一紅,握著拳頭捶打了幾下皇上的胸膛。

“咦……皇上,你壞死了。”

皇上放開了沈婕妤,叫來太監替自己穿好了衣服,接過內侍太監遞過來的紙條,瞬間勃然大怒。

“好一個慕景睿,竟然敢無視國法。看來,是朕太慣著他了,竟然敢公然越獄。”

皇上立刻下令道:“傳令下去,讓刑部的人全力搜捕,通知京兆府配合,見到慕景睿,格殺勿論。”

沈婕妤躲在暗處,聽到皇上的口諭之後,嘴角揚起了一抹深深的笑意。

她回頭給自己的貼身嬤嬤使了個眼色,嬤嬤會意,悄無聲息的出去了。

刑部接到皇上的指令後立刻就派出了大批人馬全程搜尋,鄭秉榮主動要求協助,他和總捕頭帶人來到牢房勘察現場情況,不由得驚呆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