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凝負氣回到家中,思量過後氣就消了一大半。

也怪自己當初頭昏眼瞎,為了不嫁給慕景睿鬨出太大的動靜,以至於如今慕家兄妹對她的行為有所懷疑,倒也在情理之中。

如今最重要的是趕快想辦法救出迎春樓裡被關押的那些可憐的姑娘。

既然蕭震霆已經知道有人帶著他的秘密逃了出來,那麼他一定會采取措施,說不定還會殺人滅口。

想到這兒,上官婉凝的後背有些發涼。

“大小姐,您怎麼了?從外麵回來臉色就一直不好。”綠桐帶著兩個小丫鬟,端著清水和點心走了進來,伺候上官婉凝梳洗。

上官婉凝疲憊的搖搖頭,揉了揉太陽穴,若有所思。

“大小姐,夫人讓奴婢提醒您一句,明天早上要進宮向皇後孃娘請安的。”

按照朝廷規製,每逢初一十五,朝中權貴的女眷要進宮問安。

上官婉凝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

第二天一大早,她坐上馬車進宮,在等待皇後孃娘接見的時候謊稱身體不適提前告退。

她讓馬車伕繞道而行,在東直門附近等候。

目光一番搜尋,果然看到了麵無表情的慕景睿,斜靠在牆根角落,深邃的眼眸波瀾不驚,默默的盯著地麵發呆。

“景……”上官婉凝躡手躡腳的走上前,一隻手剛剛搭在慕景睿的肩膀上,一陣劇痛傳來,“疼!”

慕景睿急忙鬆手,眉頭緊蹙。“乾嘛鬼鬼祟祟的?我還以為有人偷襲。”

上官婉凝甩開了慕景睿的手,想到昨天慕景睿的態度,有種新仇舊恨一起湧上心頭的憤慨。

“哼!”上官婉凝一跺腳,轉身就走。

慕景睿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他朝著四周看了看,牽著她走向了另外一個隱蔽的角落。

“找我什麼事?”慕景睿平靜的問道。

上官婉凝暗暗歎息,也不再任性,畢竟正事要緊。

“我昨天晚上想了一夜,想要人贓並獲,就一定要把蕭震霆引到迎春樓去。”

慕景睿冇想到上官婉凝會和蕭玉玨想得一樣。

他雙手環抱在胸前,饒有興趣的看著上官婉凝。“然後呢?”

“我想約蕭震霆出來見麵,到時候……”

“你是想救迎春樓裡的人,還是想要跟蕭震霆約會?”慕景睿臉色一沉打斷了上官婉凝的話。

上官婉凝一怔。

她在慕景睿的眼中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怒火。她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

“你想約蕭震霆是你自己的事,不需要在我麵前找藉口,也不需要跟我交代。不過,迎春樓的事,你最好彆插手。”

慕景睿的態度一下子就冷了下來。

上官婉凝深吸了一口氣。“你覺得我約蕭震霆……隻是想要見他?”

慕景睿把頭扭到了一邊冇有說話。

上官婉凝有些心酸,她正要反駁,慕景睿拉著她朝著馬車走去,將她推回了馬車裡。

“帶你們家大小姐回去。”慕景睿說完又看向了氣呼呼的上官婉凝,聲音有所緩和,“會有危險。不讓你管,是為了你好。”

慕景睿說完,轉身離去。

夜深人靜,新月如鉤,迎麵吹來的晚風帶著一絲絲的微涼。

幾道黑影翻過迎春樓的院牆,打暈在後院巡邏的護院,在後院柴房附近放了一把火。

“著火了……著火了……”

驚慌失措的高喊聲打斷了前廳的歌舞昇平,醉生夢死,一股腦兒往外衝。

那些原本沉浸在溫柔鄉裡的男女們,也衣衫不整的跑了出來,整個迎春樓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

慕景睿一身黑衣勁裝,以黑巾遮麵,帶著蕭玉玨交給他的幾個高手,按照慕景言的記憶路線直奔枯井。

“被封了?”

慕景睿推了兩下推不動,乾脆就放棄了。

因為慕景言說過,密道的出口在老鴇子的房間裡。他立刻帶著其他人趕了過去。

迎春樓的對麪茶樓裡,蕭震霆坐在二樓的包間,悠然自得的品著女兒紅,看著從迎春樓逃出來瑟瑟發抖的人,嘴角勾起了一抹猙獰的笑。

“二殿下,他們已經快要進去了。”侍衛低聲稟報道。

“哼,我要他們進得去,出不來。”蕭震霆的手指微微用力,手中的酒杯被捏成了碎片。

慕景睿帶著手下的人,很輕易就打退了密道口的看守,手持火把走了進去。

不知道為什麼,慕景睿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好像,進來的太容易了一些。他的心頭始終縈繞著一股不祥的預感。

“找到了。”

不遠處,手下的人傳來了訊號,慕景睿立刻就衝了過去,眼前的場景讓他的心都不由得顫抖了一下。

幾十個女孩髮絲淩亂,衣衫襤褸。她們抱團蜷縮在角落裡,看到突然出現的人,都嚇得大哭起來。

“我們是來救你們的,跟我們出去。”慕景睿有點兒受不了交織在一起的哭聲,他說完之後便給手下人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帶著這些姑娘跟上。

眾人重新回到出口,卻發現已經打不開了。

“怎麼會這樣?”

果然,剛纔的不安似乎應驗了。

慕景睿嘗試了很多方法,都打不開。

“你們有冇有覺得……越來越熱了?”

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慕景睿立刻警覺起來。

他的手輕輕的貼著牆,炙熱的溫度已經給了他答案。

怪不得,他們進來的這麼容易。原來是蕭震霆有心放水,目的是請君入甕。

“怎麼辦?我們會不會死在這裡……我不想死……”

“我也不想死,我爹孃還在等著我回去呢……”

幾十個女孩哭得更加大聲了。

慕景睿的腦子裡快速閃過迎春樓的格局。他們現在身處的密道其實是幾間廂房的隔層,如果蕭震霆在四麵八方防火,他們……

必死無疑。

溫度越來越高,就算大火不燒進來,他們也會被蒸熟的。

慕景睿暗暗凝聚真氣在掌心,決定放手一搏。

隱隱約約中,他好像聽到了一陣怪異的響動。

“嘩啦”一聲,一麵牆被人鑿開,十幾個青壯年衝了進來。

慕景睿急忙衝上前,將那些女孩們護在了身後。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