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呀。”

房門被推開,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走了進來,將端在手中的湯放在桌上。

“醒了?”

“景睿?真的是你?”

上官婉凝的唇角揚起了燦爛的笑,她急忙下了床,仔細的打量了他一番。“我還以為是我昏倒前的錯覺呢。對了,你怎麼會在那裡?”

慕景睿看到上官婉凝的笑,心間蕩起了一圈圈的漣漪。他強壓下那份欣喜,若無其事卻又有些心虛的避開了她的目光。

他跟隨蕭玉玨回城,為了保護蕭玉玨的安全,因此格外留意街道上的狀況。

醉仙樓的路段適合埋伏襲擊,他四處檢視時不經意間看到了探出腦袋張望的綠桐。

雖然她女扮男裝,可是慕景睿一眼便認了出來。

他立刻聯想到上官婉凝就在其中,交代手下保護好蕭玉玨後便悄悄進了醉仙樓,這才從綠桐口中得知上官婉凝跟蹤陌生人而去。

幸虧慕景睿當機立斷追了出去,否則……

想到上官婉凝差一點兒被人掐死,他的心底湧上了一陣寒意,直到現在都有些後怕。

“把湯喝了,一會兒我送你回去。”

慕景睿麵無表情,上官婉凝也習慣了他的冷漠,坐下來端起湯喝了一口。

甜甜的,是她最喜歡的味道。

上官婉凝忽然之間想起,上一世,他將她禁錮在身邊,雖然冇有過什麼溫暖的言語,但是衣食住行,樁樁件件都顧及著她的喜好。

如今回想起來……

或許,他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照顧她,保護她。

“景睿,我跟蹤的那個人呢?”

“我殺了。”

上官婉凝渾身一怔。

殺人,從慕景睿的口中說出來,竟然是如此的雲淡風輕。

“他一定要死。”

似乎是看出了上官婉凝的於心不忍,慕景睿解釋道:“這個人是孫太傅的隨從跟班。有一次太子殿下去孫太傅府中拜訪,我見過他一次。我不確定他還記不記得我。以防萬一,他一定要死。”

上官婉凝拿著湯勺的手微微顫抖了一下。她深吸一口氣,很快就釋懷了。

這本來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在皇權爭奪的路上,不是贏就是輸,回報和代價就是生與死。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上官婉凝的眼神多了幾分冷意,問道:“孫太傅的人和劉貴妃的貼身太監在一起,由此看來……孫太傅已經站在了二皇子的那一邊。”

“應該不會錯了。上次我跟蹤孫晉堯,就是懷疑孫家和刺殺太子的事情有關。”

上官婉凝眉頭微蹙,這讓她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她對於上一世的很多事都記得十分清楚。

孫太傅是蕭玉玨和蕭震霆的老師,可是在上一世,孫太傅對蕭震霆似乎格外的偏愛。

皇上之所以對蕭震霆的喜愛勝過蕭玉玨,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孫太傅在皇上麵前竭力讚賞。

加上孫太傅總是對外宣稱,蕭震霆聰明伶俐,蕭玉玨資質平庸,這才導致了朝中一些大臣把天平傾斜到了蕭震霆那一邊。

“為什麼……孫太傅會那麼喜歡二皇子?”

“大概是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和權勢吧。”慕景睿不想上官婉凝過多介入朝政鬥爭之中,轉移了話題,問道,“頭上的傷怎麼回事?”

上官婉凝這纔想起自己的額頭還抱著紗布呢。

她下意識的輕輕碰了碰傷口,露出了一絲意味深長的笑。“不小心撞了一下。冇事的,很快就會好。”

她的腦海之中再次浮現出了那條讓她接連幾個晚上都做噩夢的蛇。

如今,慕景睿回來了,她暫時也冇有什麼事需要擔心了,那就……好好的整治整治“家賊”吧。

上官婉凝端起碗把湯喝完。“我該回去了。”

“走吧。”

慕景睿盤算著送上官婉凝回去以後再去孫府檢視一番,眼角餘光看到上官婉凝身子一斜朝著他倒了過來。

他急忙伸手去接。

“怎麼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頭還是很暈。”上官婉凝的臉貼著慕景睿的胸膛,他身上的氣息,讓她心如鹿撞。

慕景睿眉頭緊蹙。“你被掌風所傷,我雖然為你運功療傷了,但是你本身冇有武功底子,恐怕要多休息幾天才能恢複。”

“那現在怎麼辦啊?我怎麼回去啊?”

上官婉凝有些著急,她再不回醉仙樓,綠桐大概要急瘋了。

慕景睿一把就將上官婉凝抱了起來。

“哥,我……”

慕景言興沖沖的推門進來,一眼就看到兄長懷裡抱著一個男人,兩人舉止親昵。

她愣住了。

許久,慕景言回過神來,頓時滿臉通紅,憤憤的跺了跺腳。

“哥,慕家可就隻剩下你一個男丁了,你怎麼能……爹孃泉下有知,會傷心難過的。”

“你在說什麼?”慕景睿看著妹妹漸漸泛紅的眼眶有些莫名其妙。

他隻是抱了抱上官婉凝而已,也不是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啊。本來,她就是他的未婚妻,早晚也是他的人。

“你好自為之,如果……如果你不改的話,我就不認你這個哥哥了。”

慕景言說完,轉身跑了出去。

“小言……”

慕景睿追了兩步,看了看懷裡的上官婉凝又選擇了放棄。

看著他迷惘又焦急的樣子,上官婉凝忍不住輕笑出聲。

現在,即使是在將來,能讓人人聞風喪膽的戰神如此緊張,也就隻有一個慕景言而已。

“這丫頭,也不知道怎麼了……”

“她以為你喜歡男人,當然緊張了。”

上官婉凝一語道破,慕景睿恍然大悟,哭笑不得。

他低頭看了看懷中一身男裝,卻依然難掩傾城之姿的上官婉凝,心神一陣盪漾。

他暗暗做了個深呼吸,抱著上官婉凝翻牆離開,將她送回了醉仙樓,並暗中護送她和綠桐回到宰相府。

上官婉凝換回了女裝,坐在梳妝鏡前努力回憶著那天落水的每一個細節。

一張略顯陌生的臉浮現在了眼前。

她放下了手裡的梳子,說道:“綠桐,你去把我院子裡所有的丫鬟嬤嬤都叫來。包括廚房幫工在內,我有話要說。”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