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時辰之後,院內一眾嬤嬤和丫鬟全部到齊,站了半個院子。

上官婉凝坐在亭子裡,手持扇子輕輕搖著,淡漠的目光一一掃過每一張臉。

“大小姐,請用茶。”綠桐把茶水放在上官婉凝觸手可及的地方,那邊退後兩步站在了一旁。

上官婉凝把扇子放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慢條斯理的說道:“這些日子我身體不適,你們也是知道的。綠桐伺候我有些忙不過來,我想著再挑幾個機靈能乾的留在身邊。”

“我也不想費那個功夫到外頭重新買,就在你們中間挑選好了。你們儘管放心,隻要是周到體貼的,我必定不會虧待。”

上官婉凝起身從一群下人麵前緩緩走過,挑選出了兩個年長的嬤嬤,和兩個原本在花園裡修剪花草的使喚丫頭。

“你們兩個叫什麼名字?”綠桐帶著她們進了屋子後問道。

“奴婢小冬。”

“奴婢阿靈。”

綠桐多看了阿靈幾眼,說道:“你長得倒也清秀,以後你就跟著我伺候大小姐。你要記住,大小姐雖然宅心仁厚,從不朝打暮罵,但是也要格外的仔細,知道嗎?”

“是,奴婢明白。”

一連幾天,上官婉凝都留在家裡養傷未曾出門。

傷勢漸漸痊癒,但是額頭上卻始終能夠見到一個淺淺的傷痕。這讓她覺得十分懊惱。

“大小姐,二皇子來了。”綠桐走進來稟報道。

上官婉凝有些厭惡的皺起了眉頭,讓綠桐找了一塊輕紗遮擋住容顏,來到了花園之中。

“參見二皇子。”

“快起來。”蕭震霆看著風姿綽約的上官婉凝,心中便忍不住湧上一陣陣的悸動。“我聽說你前幾天落水受傷了,很是擔心。奈何……畢竟男女有彆,不能馬上來看你。今天好不容易找了藉口來拜訪你爹才能見到你。你不會怪我吧?”

上官婉凝低垂眼瞼微微一笑,輕輕搖了搖頭。

“這是宮中禦醫配置的藥,專門用來祛疤的,你肯定用得上。”

“多謝二皇子的一番好意。”

上官婉凝使了個眼色,綠桐上前去把藥接了過來。

“唉。”蕭震霆沉沉的歎了一口氣。

“二皇子長籲短歎,可是有心事?”

上官婉凝的話,正中蕭震霆的下懷,他看著上官婉凝清澈的眼眸,開始大吐苦水。

“凝兒,你大概也聽說了,皇兄打了勝仗回來。這些日子在朝中風頭正盛呢。那些見風使舵的小人,一個個都上前巴結討好。我……我就快要被逼得冇地方站了。”

“太子殿下凱旋而歸,是朝廷的一件大喜事。二皇子不是也應該替他高興纔對嗎?畢竟,你們是親兄弟啊。太子殿下也是為國效力。”

蕭震霆一怔,有些疑惑的凝視著上官婉凝。

以前,他在上官婉凝麵前抱怨這些事,她都會給他溫柔的安慰,甚至願意去父親和外公麵前替他說好話,讓他儘快挽回頹勢。

怎麼這一次……她變得無動於衷了呢?

蕭震霆也說不清楚,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上官婉凝對他的態度開始不同了。

“凝兒,皇兄打贏回來,我自然也是為他高興的。我隻是一時感慨,世態炎涼罷了。而且……”

蕭震霆低頭歎息著,說道:“我原本想著,若是我能夠多得到父皇的喜愛,就能夠配得上你,也好讓你爹同意你我的婚事。否則,我終究隻是皇家庶出的皇子而已。”

這些話,是多麼耳熟啊。

以前,蕭震霆不止一次用這樣的語氣,這樣的神態來表達對她的心意。

現在想想,一個想要依靠女方孃家勢力去爭權奪勢的男人,怎麼可能值得托付終身。

上一世怎麼就瞎了眼呢。

麵對蕭震霆的深情款款,上官婉凝的態度要冰冷得多。

“二皇子,自古以來,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既然我爹孃一直都不同意我們倆在一起,凝兒大概也是冇有這個福分站在您的身邊了。”

上官婉凝起身行了個禮,輕聲說道:“凝兒身體不適,想要回房休息,告退。”

“誒……”蕭震霆看著上官婉凝離去的背影,目光之中流露出了憤怒和陰狠。“上官婉凝,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蕭震霆正要拂袖而去,卻看到上官筱筱朝著她走了過來。

“二皇子,姐姐她不識好歹,您彆生氣。”

蕭震霆的臉色很難看,他能夠感覺到上官筱筱對他的情意。

這女人長得不錯,眉宇之間跟上官婉凝有幾分相似,夜深人靜之時,倒是也能望梅止渴一番。

可惜,她是上官婉凝的庶妹。如果他就這樣收了她,恐怕會影響大計。

“二皇子,這滿園的花卉開了,不如……讓筱筱陪你賞賞花散散步,也好寬慰您的辛愁。”

上官筱筱見蕭震霆冇有拒絕,便壯著膽子往前走了一步,想要去挽住蕭震霆的胳膊。

蕭震霆淩冽的眸光一動,將上官筱筱震懾住了。

“你若是真想幫我……”蕭震霆聲音驟冷,“就離我遠點兒。讓你乾點什麼事都乾不好,冇用的廢物。”

說完,揚長而去,留下上官筱筱站在原地,屈辱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上官婉凝回到房中,剛剛摘下麵紗,新挑選在身邊伺候的李嬤嬤便端著茶水走了進來。

“大小姐,剛纔您跟二皇子在花園聊天的時候,二小姐就躲在假山後麵偷偷看著。您走後他們還說了幾句話,不過似乎不是很愉快,二皇子怒氣沖沖的就走了。二小姐在花園裡哭了一會兒呢。”

上官婉凝冷冷一笑,對這個庶妹是既可憐又可恨。

“大小姐,”小冬快步走了進來,紅彤彤的臉上帶著些許的緊張,“阿靈剛纔悄悄出去了,奴婢跟著她到了二小姐的院子,但是……奴婢進不去。”

“我心裡有數了,你們做得很好。”上官婉凝對著綠桐使了個眼色。

綠桐會意,走到梳妝鏡邊拿出了幾兩銀子賞給李嬤嬤和小冬。

“以後安心幫大小姐辦事,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