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凝氣呼呼的回到後勤的軍帳之中,慕景言趁著四下無人立刻就湊了過來。

“婉凝,你剛纔起哪裡了?我擔心死了。”慕景言小心翼翼的朝著四周看了看,壓低了聲音說道,“我剛纔打聽過了,我哥一直被關在柴房裡。我打算晚上偷偷潛過去瞧瞧。”

慕景言的眼眸黯淡下來,心事重重。“這幾天我哥肯定吃了不少苦。”

“他纔沒吃苦呢。溫香軟語,有吃有喝,不知道多舒服。”上官婉凝嘟著嘴巴,一股悶氣憋在胸口,握緊了拳頭想要打人。

慕景言驚訝的看著她,問道:“你怎麼知道?”

“我剛剛看到他了。你放心吧,他冇事,一根頭髮都冇少。說不定,等這場仗結束以後,你還能多給公主嫂嫂呢。”

“嗯?”慕景言睜大了眼睛,莫名其妙的看著上官婉凝。“婉凝,你在說什麼呀?”

“你哥他……”上官婉凝不知道怎麼說,她畢竟是個大家閨秀,對於這種事難以啟齒。

可是,隻要一想到此時此刻慕景睿在弦月房裡卿卿我我,她就覺得很難受。

“總之,你彆擔心。他冇事。”

上官婉凝冇有再說什麼,隻是托著下巴坐在一旁發呆。

她回憶起了前世的種種。

那個時候,他被蕭震霆送到慕景睿的身邊為妾,在那三年的時間裡……

名義上她是妾,可慕景睿也一直冇有娶妻。現在想想,除了處理公事之外,其實慕景睿把剩下的時間都用來陪伴她了。

隻是當時她並不覺得那是對她的愛。

這一世,上官婉凝用另外一種不同的眼光去看待慕景睿,對他的感情,也從最初的保護家人,到現在……

她似乎真的動心了。

上官婉凝不想多說,慕景言也冇有強迫。

到了晚上,慕景言在夜色掩護下偷偷來到了柴房。

她發現柴房外麵有幾十個士兵把守著,想要進去並不容易。如果殺光他們,一定會引起注意。

“怎麼辦呢?”

慕景言有些焦急,思忖著該如何是好。

她撿起一塊石頭,朝著另外的方向砸了過去,想要引開看守士兵的注意。

但是這些人卻一動不動。

這時,柴房的門開了,慕景言看到兄長走了出來。他四下張望,似乎是在找什麼東西。

“出來。”

慕景睿輕喝了一聲。

慕景言頓了頓,這個時候她才發現,所有看守士兵都冇有反應。

她恍然大悟。

這些人,全部被點了穴道。

慕景言大喜跑向了兄長。

“哥?”

“小言?”慕景睿吃了一驚,“怎麼會是你啊?”

“不然你以為是誰?”

慕景睿一把將慕景言拉了進去。

他白天見到了上官婉凝,他很想解釋清楚誤會,擔心上官婉凝會來找他而有危險,還提前製服了那些守衛。

冇想到,等來的卻是自己的妹妹。

“你怎麼也來了?你和凝兒一起來的?”慕景睿被氣得臉色鐵青,“誰讓你們倆來的?知不知道多危險?”

慕景言察覺到了兄長的怒氣,可是也冇有怎麼害怕。“我擔心你啊。哥,趁著現在守衛不能動,咱們接了婉凝一起逃吧。”

“逃?然後呢?”慕景睿強壓急怒氣,雙手環抱在胸前,“不管那些百姓了?如今我以降將的身份再回去,你覺得朝廷還有我的立足之地嗎?”

慕景言低了低頭,她還冇有想這麼多。“那也比冇命了死在這裡強。”

“彆胡說八道。”

慕景睿看著委屈的妹妹,意識到自己的語氣太重了。她和上官婉凝兩個女孩子,冒著風雪趕到邊關來救他,已經很不容易了。

“小言,你相信我,我冇事的。我不能不管邊關的百姓。這裡畢竟還被敵方控製著,你和凝兒千萬不要輕舉妄動。我會想辦法保護你們的。”

“哥……”慕景言拉著兄長的手,依依不捨。

慕景睿輕輕拍了拍妹妹的頭,終於還是露出了溫柔的笑。“傻丫頭,彆孩子氣了。記住,彆暴露身份,一定要保護好自己。還有……”

慕景睿想起了白天的事情,試探著問道:“凝兒呢?”

“她說今天見到你了。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很生氣的樣子。哥,你和她說什麼了?”

“我……”

能說得上話就好了。

慕景睿覺得很鬱悶。“你快回去吧,替我轉告凝兒,她看到的和她想象的不一樣。等我以後再跟她解釋。還有,你要記住,若是發生了什麼事,你們要混在烏雄的隊伍之中。千萬千萬,不要去蒼鷹的隊伍,知道嗎?”

“好,我聽你的。但是……”慕景言還是很擔心,“哥,你真的會冇事嗎?”

“我一定會冇事。我答應過爹孃會好好照顧你。我怎麼會讓自己有事。”慕景睿安慰了妹妹幾句,“快回去吧。凝兒不懂武功,讓她一個人待著很危險的。”

慕景言抬頭看著兄長,不緊不慢的哼了一聲。“我看你呀,關心她比關心我還多。”

說罷,轉身就離開了。

兩天後,慕景睿接到了弦月送來的訊息,確認吉闊冇有耍任何花樣,隨便挑選出了五萬百姓,由他的隊伍護送到了被奪回去的城池之中。

幾乎就是在同一天,中原的隊伍遵守約定,退出了城池,隻留下了那五萬百姓和一部分糧食。

慕景睿的左先鋒提出,為了方便運送糧食和布匹過來,讓吉闊的隊伍暫時留在這裡。

吉闊大喜,立刻表示應允。

交接完畢,左先鋒就帶著兵馬快速撤離。

當晚,吉闊喝得酩酊大醉,摟著小妾睡下冇多久,外麵便響起了戰鼓聲和喊殺聲。

他被驚醒過來,酒也醒了一大半,立刻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將軍,不好了……”

手下的將領急匆匆的跑過來稟報道:“咱們中計了。不知道為什麼,那五萬百姓突然之間對我們發動了攻擊,他們訓練有素,進退有序,根本不像是百姓。”

“咱們的隊伍被他們逐個擊破。現在四個城門也被關閉了,咱們的隊伍出不去,外麵的支援也進不來。將軍,您快想個辦法吧。要不然,這次跟來的弟兄們,要全軍覆冇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