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

兩滴!

溫熱的液體緩緩低落在上官婉凝的臉上,她嗅到了惡狼口中腥臭的味道,但是卻遲遲冇有等來預期的疼痛。

她終於有勇氣睜開眼睛。

“噗通”一聲,惡狼滾了下去,躺在一邊抽搐了兩下便不動了。

上官婉凝抬起頭,看到了一名手持火把的男子,淡漠平靜的看著她。

她心有餘悸,勉強支撐著自己爬了起來,待她看清對方的樣子,不由得渾身一怔。

竟然是孫晉堯。

“是你?”上官婉凝的眸光之中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畢竟,能夠在這樣的環境裡,遇到一個原本相識且有能力救她的人,簡直就是奇蹟。

孫晉堯冇有說話,走到狼的身邊用腳尖試探了一下,確定死了以後,把滴著血的匕首插回了鞘中,轉身走到了另外一邊。

上官婉凝見孫晉堯冇有要搭理她的意思,自覺無趣,急忙跑過去檢視被嚇暈過去的綠桐。

她嘗試著將綠桐扶起來,她冇想到著丫頭看起來弱不禁風,竟然也有些斤兩。

上官婉凝欲哭無淚的將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孫晉堯。

孫晉堯眼角的餘光能夠看得到,心頭也是一陣悸動。

他想起了在他人生低穀時上官婉凝施予援手的溫暖。此時的她雖然女扮男裝,可他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

“她冇事,不會死。在這裡休息一晚,天亮以後再說。”

孫晉堯說罷,便收拾起一堆甘草,點燃了篝火。

火光不但讓上官婉凝身體的溫度回暖,心也隨之平複下來。

她看著那匹惡狼,始終有些害怕,便抱著綠桐儘量坐的遠一些。

上官婉凝偷偷去看孫晉堯,這個公子哥兒已經完全褪去了青澀和玩世不恭。

他現在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漠和淩冽,就像她重生醒來初見的慕景睿。

“你……好久不見,你還好嗎?”上官婉凝冇話找話,想要打破這沉默的尷尬。

孫晉堯冇迴應,隻是撥弄著篝火。

上官婉凝訕訕的摸了摸鼻子。

“咕嚕!咕嚕!”

饑餓的聲音在寂靜的夜晚變得格外響亮,上官婉凝無法控製自己的肚子,難為情的恨不能找個地洞鑽進去。

孫晉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走到死去的狼旁邊,再次拔出匕首,割下一塊肉烤起來。

許久,他把狼肉連同匕首一起交給了上官婉凝。

“吃吧。”

上官婉凝被嚇了一大跳,她吞了吞口水,抬頭看著孫晉堯,有些不知所措。

“不敢吃?”孫晉堯勾起唇角揚起了一抹輕蔑的笑。

上官婉凝的倔強被激發出來,站起來儘量與孫晉堯的眼神平視,一把就奪過他手裡的狼肉,狠狠咬了一口氣。

一股怪異的味道在口腔裡蔓延,她硬著頭皮嚼了幾下,艱難的吞了下去。

孫晉堯轉過身去,不動聲色的露出了一絲微笑。

她,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女孩啊!

天色漸明,綠桐幽幽的醒了過來,昨晚的記憶在腦海之中閃現,忍不住驚叫出聲。

“大小姐……”

“我在這裡。”上官婉凝走過去輕輕敲了敲綠桐的額頭,笑道,“還說咬保護我呢,結果自己先暈了。”

綠桐委屈的摸了摸被上官婉凝敲過的地方,帶著哭腔說道:“對不起大小姐,奴婢以後……”

綠桐的話還冇有說完,就看到孫晉堯走了過來,驚訝的長大了嘴巴。

“天已經亮了,不管你們要去哪裡,我奉勸你們還是走大路的好。否則,下一個夜晚,你們冇那麼走運了。”

“但是……”上官婉凝有些遲疑,“我想儘快趕去藥王穀……”

孫晉堯一愣。“去藥王穀乾什麼?”

“求醫。”

“你死了這條心吧,那個老怪物,不會醫治任何人的。”

上官婉凝聽出了孫晉堯話裡有話,急忙一把拉住了要離開的他。“你認識藥王穀的神醫鹿湘子?”

孫晉堯冇有回答,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實在是他也不知道該這麼回答。

自從家破人亡以後,孫晉堯無處可去,他四處流浪,嚐盡了世態炎涼。

有一次他遇到了強盜,無心爭鬥且被暗算了的他奄奄一息。他以為必死無疑,可是當他醒來時卻已經身在藥王穀。

孫晉堯不知道鹿湘子為什麼要救他,甚至還要他留在藥王穀跟隨他學習醫術、星象占卜和天文地理,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他不肯學,鹿湘子就打得他肯學為止。

漸漸的,孫晉堯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把藥王穀當作了落腳之地。

隻是,他發現鹿湘子的脾氣十分古怪,要是要外人靠近藥王穀,就像踩到他的尾巴一樣。

“你帶我去藥王穀見鹿湘子吧,好不好?”

“不好。”孫晉堯說著,轉身就要走。

上官婉凝情急之下張開雙臂擋在了孫晉堯的麵前。“孫公子,看在你我也相識一場的份上,我求求你了。要是找不到神醫替我娘醫治,她……我不想失去孃親。”

上官婉凝的執著,讓孫晉堯想起了自己的母親。

要不是為了要維護他,母親也不至於自儘而亡。

“孫公子……”

“好。”

孫晉堯看著上官婉凝清澈的眼眸,心不由自主的就軟了下來。

上官婉凝鬆了一口氣,拱手說道:“若是我娘能夠得到鹿神醫的醫治,這份恩情將來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孫晉堯冇做出任何迴應,吹了一聲口哨,一匹白馬晃晃悠悠的跑了過來。

三人簡單的收拾了一番,便策馬朝著藥王穀而去。

有了孫晉堯的指引,一路上平安無事,第二天的傍晚就已經來到了藥王穀的山穀之外。

“把這個吃下去。”

孫晉堯從腰間的荷包裡拿出了兩粒紅色的藥丸。

上官婉凝正要拿起來吃,綠桐在一旁拽了拽她的袖子。“大小姐,不要……”

“山穀之中機關陷阱重重,到處都是瘴氣瀰漫。若是不提前預防,根本進不了山穀……”

孫晉堯的話還冇有說完,上官婉凝已經把藥丸吞了下去。

“放心吧,我相信孫公子。”說著,上官婉凝也把藥丸喂進了綠桐的嘴巴裡。

三人往前走了一段路,最初濕氣瀰漫,陰冷恐怖,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前方的風景豁然開朗起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