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夷族入侵,已經連續攻下關內八座城池,連傷十二名邊關守將,將士傷亡慘重。

皇上看著被呈遞上來的八百裡加急公文,龍顏大怒,狠狠的將奏摺扔在了地上,掃視了一圈滿朝文武,嗬斥道:“堂堂天朝大國,竟然被區區蠻夷小族欺負至此,你們這些人還有臉在朝為官嗎?”

朝堂之上鴉雀無聲,每個人都戰戰兢兢的不敢說話。

慕景睿低垂眼眸思忖著。

在此之前,兵部竟然冇有接到任何邊關起了戰事的訊息,直到接連丟掉城池,到了損失無法挽回的地步,奏摺才直接被送來給了皇上。

這本身就不正常。

“皇上,眼下當務之急是加派兵馬支援邊關,收複失地。”上官嶽身為宰相,發生這麼大的事,也是憂心忡忡。

皇上的怒氣稍微平複了一些。

其實,他早就想到了問題。隻是,由誰出征,成了最大的難題。

換做是以前,最好的人選是鄭秉泓。

他不但性格沉穩內斂,還擁有豐富的作戰經驗,幾乎是百戰百勝。

但是……

皇上在這個時候卻有些拉不下臉麵。

畢竟,他纔剛剛因為一些莫須有的小事將鄭秉泓打入大牢,朝中上下個個都是人精,誰能看不出來他的這點兒小心思。

義勇侯府的人也不傻,自然知道。

如果此時派遣鄭秉泓或者鄭家任何一個人處斬,豈不是在告訴所有人,他確實離不開鄭家嗎?

皇上有些不甘心。

再說了,鄭秉泓和蕭卿瑜纔剛剛成親,新婚燕爾,哪有心思打仗?他的寶貝妹妹肯定也不答應。

“這一點,朕自然是知道的。那麼,眾位愛卿覺得,朝中有誰可以擔此重任,領兵出征?”

氣氛再一次陷入了沉寂。

上官嶽有心推薦另外兩個小舅子,但是話到嘴邊還是吞了回去。

這個敏感時期,少說少錯吧。

“皇上,臣請命前往。”

一個洪亮的聲音想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慕景睿的身上。

他是神機營的將軍,身兼兵部尚書職位,是朝中最年輕的高層官員。

他剛剛纔上位,朝廷裡的老狐狸們都對他抱著觀察的態度。誰也搞不清楚,那麼快晉升上來的慕景睿,究竟是哪一個派係的人。

“你?”皇上認真的打量著慕景睿。

他彷彿在慕景睿的身上,看到了他父親的影子。

“你可知道此次前往邊關會有多危險?”

“臣自然知道。”

慕景睿畢竟年輕,把兵權交到他的手中,皇上還是有些不放心。

“皇上,臣十幾歲開始便跟隨先父在上陣殺敵,最清楚戰爭殘酷。臣請命前往收複失地,若是不能凱旋而歸,願意以身殉國。”

慕景睿擲地有聲的話,讓所有人都對他刮目相看。

皇上沉吟半晌,決定冒一次險。

畢竟,他需要有人能夠取代或是抗衡義勇侯府在朝中的勢力。

“好,朕現在就封你為天下兵馬大元帥,掌管朝中兵馬,一路所過之處所有守軍供你調遣,並且帶兵朝中兵馬二十萬,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收複失地。”

“臣,遵旨。”

上官嶽看著慕景睿領了旨,眉頭深鎖起來。

慕景睿即將帶兵出征蠻夷族的訊息,像一陣風,不過一個早上的時間,就傳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

“哥,你真的不讓我跟你一起去嗎?”慕景言整個早上都像一條尾巴一樣跟在慕景睿的身後,死纏爛打。“我可幫你扛旗,可以幫你做飯,我還……”

“你還是乖乖留在家裡,等我回來。”慕景睿的心思有些飄忽,他的腦海之中時不時的會閃現出上官婉凝的身影。

這件事……該怎麼跟她交代呢?

“我不,萬一你有什麼事……”

“我若是真的有什麼事,就算你在我身邊也改變不了什麼。小言,這次如果不幸我回不來,朝廷也會有撫卹金給你。以後,你自己做主,找個好人家嫁了就是。”

慕景言氣得幾乎跳腳。

“大人,上官小姐來了。”管家走進來稟報道。

慕景言看到兄長的臉上閃過一絲無奈,突然覺得很解氣。

“你不肯跟我好好交代,好了,現在能收拾你的人來了,我看你怎麼辦。”

慕景言說完,轉身就回了內堂。

其實,她有點兒不敢麵對上官婉凝。因為她知道,那天在長公主府,上官婉凝肯定知道她和蕭玉玨躲在假山後麵。

她多少還是有些難為情。

上官婉凝出門替母親購買燕窩,聽到大家都在討論著這件事,不由得怒火中燒,緊緊握著手帕,臉色都變得有些蒼白。

她顧不上女孩該有的矜持,直接就上門來質問。

“來了?”

本來慕景睿有些慌張,但是在見到上官婉凝的一瞬間,反而變得很淡定。

他揮揮手遣退了伺候在側的下人,輕輕握住了上官婉凝的手。

上官婉凝的賭氣的把手抽了回來。“慕大人請自重。”

慕景睿哭笑不得。

“生我的氣了?”

“你為什麼主動請纓去收複失地?”上官婉凝生氣的問道。

“你覺得,我這樣做不對?”

上官婉凝一時語塞。

其實,好像也冇什麼不對。

“凝兒,我知道你擔心我,怕我出征會有危險。可是,我身為武將,本來就肩負著保家衛國的責任。如今,外族入侵,我怎麼能置身事外呢?”

上官婉凝看著慕景睿,不禁有些發愣。

上一世,她和慕景睿的接觸是在蕭震霆登基以後。在她的印象裡,慕景睿性格冷漠,甚至有些殘暴。

她很難把眼前這個充滿正義感和抱負的男人,跟前世嗜殺成性的戰神重疊在一起。

“更何況,”慕景睿上前一步,再次握緊了上官婉凝的手,“我也希望待我凱旋而歸,能風風光光的迎娶你過門。到時候,我要你做誥命夫人。”

上官婉凝低垂眼瞼,羞澀的掩藏著幸福的微笑。

“誰要嫁給你……”

慕景睿溫柔一笑,將上官婉凝攬入了懷中。“由不得你。你要是不答應,我就帶兵去宰相府把你搶出來。”

上官婉凝靠在慕景睿的胸膛,心中有些傷感。

“景睿,你一定要平安回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