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睿為了不讓妹妹傷心,最終還是答應了她嫁給蕭玉玨。

皇上到了這個時候才發現,原來一直以來慕景睿都是蕭玉玨的人。

他冇想到慕景睿的城府這麼深,連他都被欺瞞了。他有想過要立刻整治慕景睿,可是靜下心來一想,現在絕對不是時候。

因為,他需要用慕景睿來製衡義勇侯府和上官嶽。

為了表示對慕景睿的重視和嘉獎,皇上特意下旨讓慕景言成為蕭玉玨的側妃,而不是侍妾,並且賞賜了許多金銀珠寶作為陪嫁。

蕭玉玨也給足了慕景睿麵子,一向低調的他,為了迎娶慕景言大擺宴席,宴請朝臣。

慕景睿為了籌備妹妹的婚禮,每天忙得焦頭爛額,腳不沾地。每當夜深人靜,他的心就會隱隱作痛。

很多次他都忍不住想要去探望上官婉凝,但是……

“大人,宮裡傳了信出來,傳召您進宮一趟。”管家敲門進來稟報道。

慕景睿放下了手裡的書,眉頭微微皺了皺。“我下午纔剛剛從禦書房回來,皇上又要召見?難道是有什麼緊急的事?”

“不是,傳召您進宮的是太後。”

慕景睿的思緒頓了頓,瞬間警覺起來。

他和太後一直以來都冇有任何的交集,怎麼突然之間要見他?

收斂起疑惑的心思,慕景睿換了衣服便去了慈寧宮,在內侍太監的指引下來到了禦花園。

遠遠的,慕景睿就看到蕭玉玨也站在太後的麵前。

聽不清他們在說些什麼,不過蕭玉玨的臉色看起來似乎不太好。

“臣參見太後。”

“平身吧。”太後看著身形修長,英姿挺拔的慕景睿,微笑著點了點頭。“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哀家這這段日子經常聽到有人提起,新上任的兵部尚書年輕有為。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多謝太後。”慕景睿眼角的餘光看向了蕭玉玨,看到蕭玉玨眉頭緊鎖,就連跟他交流的心思都冇有。

“慕大人如此優秀,想必家風極好。慕家的小姐肯定也是端莊秀麗,賢淑大方之人,怪不得,太子會鐘情於她。”

慕景睿覺得太後說了這麼多誇獎他們兄妹的話,都隻不過是鋪墊而已。

他冇接話,隻是靜靜的站立在原地。

“哀家知道,三天後就是太子和慕姑娘大婚之日了。哀家很替太子高興。其實這些年來,哀家對太子的關愛實在太少,以至於太子身邊伺候的人,來來去去就隻有那麼三五個。”

“哀家想著,趁著這次太子迎娶側妃的契機,乾脆就把婚禮辦得再隆重熱鬨一些吧。”

慕景睿有些詫異。

迎娶側妃,其實就是納妾。

再隆重……恐怕就要僭越了。到時候落了話柄在有心人手中,對蕭玉玨和他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

“太後的厚愛,臣感激不儘。隻是,臣怕妹妹擔當不起。”

太後聽完,笑意更濃了。

“慕大人,哀家的意思是說,想要再給太子尋一個側妃,一起把婚禮辦了。”

慕景睿渾身一怔,這才明白過來蕭玉玨的臉色為什麼這麼難看。

“太子年紀也不小了,膝下卻並無子嗣,這可不是一件好事。都怪他房裡的人太少了。哀家有個侄孫女,今年十六了。不敢說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也略識得幾個字。就讓她給慕大人的妹妹做個伴,如何呀?”

慕景睿低頭不語,腦子快速轉動著。

其實,這種事太後根本不需要詢問他的意見,一道懿旨下來,他們就算不樂意也得遵從。

隻是這樣一來,就太委屈自己的妹妹了。

若是兩人一起進門,太後孃家的姑娘,地位肯定比她的妹妹要高。新婚之夜,新郎隻有一個啊。

慕景睿的心頭莫名的湧上了一陣憤怒。

皇家分明就是仗勢欺人,明著是問他的意見,其實隻是通知而已。

“太後的好意,孫兒心領了,隻是……”蕭玉玨拱手說道,“如果一來,孫兒怕是會同時辜負了兩位姑娘。還請太後能夠收回成命。”

太後的臉色一沉,端在手中的杯子重重的被放回了石桌上。

“收回成命?太子的意思,是讓哀家的侄孫女退出,還是要取消跟慕大人妹妹的婚約?”

慕景睿這個時候才明白過來太後召見他的另外一層意思。

太後和蕭玉玨一直都不怎麼親近,這些年蕭玉玨的日子過的再怎麼艱難,太後也隻是冷眼旁觀。

如今要把侄孫女許配給他,隻是想要多押一份籌碼而已。

不過,她大概也猜到了蕭玉玨有可能會拒絕,所以,她想讓他來勸蕭玉玨接受。

畢竟,這個時候,是體現慕景睿大度的時候了。

他勸了,蕭玉玨接受了,皆大歡喜。

慕景睿在心中暗暗冷笑,偏偏他就不是那種任人擺佈和拿捏的人。

因此,不管太後用什麼樣的眼神注視他,他隻是站在一旁靜靜的不說話。

他絕對不會為了討好太後,而委屈了自己的妹妹。

“太後,孫兒跟慕姑娘一起經曆過生死,兩情相悅。孫兒答應過她,一定會好好照顧她愛護她。若是大婚之日同時娶了彆人,恐怕會傷了她的心。請太後成全。”

太後冇想到蕭玉玨這麼不給她麵子,她主動要把孃家的侄孫女嫁給他為側妃,他居然不答應。

豈有此理。

“你可要想清楚。你若是錯過了這次機會,恐怕……”

太後把侄孫女許配給蕭玉玨,意思很明確,將來奪嫡路上就會站在他這一邊了。

“孫兒想得很清楚,求太後收回成命。”

“哼!”太後氣得渾身發抖,衣袖一揮將石桌上的點心和茶水掃落在了地上,憤憤的揚長而去。

四周陷入了一片寂靜。

蕭玉玨一聲長歎,轉頭看嚮慕景睿,滿臉的無可奈何。

“殿下,其實……你有冇有想過,你放棄了一個擴大勢力的好機會。”

“怎麼冇想過?不過,我不後悔。以前,不管我做什麼都是為了能在夾縫中求生存。我什麼都犧牲了。但是現在……我不能委屈了我最心愛的人。”

蕭玉玨抬頭看著天空,歎息著說道:“若是連小言都保護不了,就算我得到了江山,又能怎麼樣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