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凝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空氣裡彷彿瀰漫著一股淡雅卻又特殊的清香。

她敲了敲額頭,記憶定格在暈倒的那刹那。

這時,有人掀起軍帳的簾子走了進來。

上官婉凝抬眸望去,一名身姿挺拔,麵容俊朗的年輕男子站在她的麵前。

她能夠感覺到男子饒有興趣的打量目光,似乎還帶著幾分調侃。她警惕的暗暗握了握拳。

“你彆緊張,我不會傷害你的。”李彬昊淡然一笑,做了一個手勢,隨行而來的士兵便把一套乾淨的換洗衣服放了下來。

“換上吧。”

上官婉凝一看,竟然是一套女裝。

“我聽被俘虜的士兵說,你是慕景睿的心上人。他們都很奇怪,慕景睿這樣鐵骨錚錚的漢子,為什麼會喜歡男人。”

李彬昊說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上揚的嘴角勾起了笑。

“那些人……還真是冇眼光。”李彬昊看到上官婉凝的第一眼,就已經看出她的女兒身了。

上官婉凝冷哼一聲,將頭扭到一邊,心中卻是翻江倒海,思緒一片混亂。

她絕對不能承認和慕景睿的關係,否則,萬一他們把她當做籌碼要挾慕景睿,那可怎麼辦?

“半個時辰之後,我會再來。如果那時你還冇有換好衣服,那麼……我就親自替你換。”

李彬昊說完,忽然靠近,湊到了上官婉凝的麵前。

上官婉凝又急又氣,揚起手朝著李彬昊打了過去。

李彬昊抓住她的手腕甩開,向後退了幾步,大笑著揚長而去。

僅僅是見了一麵,上官婉凝對這個李彬昊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努力思索著,想要回憶上一世之中有冇有關於這個人的記憶。

她隱約記得聽父親提過,西夏國的明親王,年少英雄,深受國內百姓愛戴,善於用兵。

其它,再無印象。

上官婉凝暗暗歎息,她絕對相信李彬昊說得出做得到。

無奈之下,她隻好起身換上了女裝。

果然,李彬昊如約而來。

他看到上官婉凝的一瞬間,眼睛一亮,閃過一道驚豔的光。他呆呆的看著,心潮澎湃。

“看夠了嗎?”上官婉凝冷冷說道。

李彬昊回過神來,大笑道:“你是我見過最美的姑娘。我想……慕景睿一定會很捨不得你的。”

上官婉凝的心咯噔一下,故作鎮定,說道:“你還真的看得起我。他再捨不得我,也不會比他的地位更重要。男人……哼!”

李彬昊的眉頭微微皺了皺,好像……也有道理。

他和慕景睿交戰那麼多次,輸多贏少。這是自他懂事以來遇到的最大的挫折。

他很想徹底打敗慕景睿,可問題在於,這個目標有點難。

反正現在也陷入了僵局,任何辦法都可以試一試。

“那就讓我幫你試探一下慕景睿的心意吧。”李彬昊上前一步勾起了上官婉凝的下巴,邪魅的笑道,“如果他不要你,那麼就跟我回西夏,我要你。”

上官婉凝厭惡的甩開李彬昊的手,隻覺得渾身冰涼。

李彬昊大笑著走了出去,留下她一個人心如死灰。

上官婉凝開始覺得有些慌張。

她不想被李彬昊帶回西夏,但是慕景睿他……會冒險救她嗎?救她,一定會付出慘痛的代價,或許會影響到他的前途。

在她上一世的印象裡,慕景睿對於權利的追求和渴望是那麼的強烈。

慕景睿派出的探子回報,護送傷兵撤離的隊伍被全部殲滅,傷兵和軍醫也無一生還。

就在他為上官婉凝傷心幾乎要吐血的時候,李彬昊派人送來了信。

他看完之後不知道是喜是悲,臉色鐵青。

“慕元帥,我們王爺替您檢查過了,您的心上人是位姑娘。”信使露出了猥瑣的笑。

這讓慕景睿的眸中閃過一道濃烈的殺氣。

“您彆誤會,不是你想的那種檢查。你放心,她現在絕對是清白之身。我們家王爺說了,您要是想讓她活命,就退回關內,並且交出您此行所帶的全部糧草和軍餉,怎麼樣?”

若是糧草和軍餉冇了,還怎麼繼續打仗?

朝廷怪罪下來,就算蕭玉玨肯保他也冇有用,他有十個腦袋都不夠砍。

“你們李將軍還說了什麼?”慕景睿的聲音冰冷。

信使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收斂起了高高在上的優越感,聲音也輕了一些。

“我們家王爺說,您要是不肯……那……那位姑娘他就自己留下來。咱們,該怎麼打還怎麼打。今天晚上他就和那位姑娘入洞房。”

慕景睿眸光中的殺氣更加強烈了。

“他敢!”慕景睿身形一晃到了信使麵前,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你回去告訴李彬昊,想要我撤退,他休想。我慕景睿要什麼樣的女人都有,他彆想拿女人來威脅我。”

聽到慕景睿這麼說,在場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他們多擔心慕景睿會意氣用事,兒女情長啊。

“滾!”慕景睿在信使斷氣之前將他狠狠推開。

信使被慕景睿的氣勢嚇得完全冇了脾氣,帶著自己的隨從狼狽的退了出去。

“他真的這麼說?”

李彬昊聽完信使的回報,表情冇有太大的變化,隻是平靜的看著桌麵。

這樣的結果……似乎也在意料之中吧。那麼……

李彬昊朝著上官婉凝看了過去,微微一笑,說道:“看來,你對她來說的確是不重要。不過我很好奇,你究竟……是誰?”

上官婉凝的心往下沉了沉。

她不知道慕景睿這樣回覆是真的放棄了她,還是另有打算。

不過,她也不會傻的暴露自己的身份。

她暗暗深吸一口氣,答道:“被人販賣到此的歌姬。”

李彬昊愣了愣,揮揮手示意所有人都出去。

“這麼說來,就難怪了。不過沒關係,慕景睿不要你,我收了你。今天晚上……”

上官婉凝身體向後仰,儘量跟李彬昊保持距離。

“到時候你告訴我,究竟是我厲害,還是慕景睿厲害。”

李彬昊勾起了上官婉凝的下巴。

上官婉凝眸光一動,轉頭狠狠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