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睿一個轉身扼住了楚曉憐的咽喉,楚曉憐隻覺得喘不過氣來。

她對著慕景睿又踢又打,想要擺脫他的束縛。

“你知不知道,上官婉凝是我的女人。”

慕景睿的聲音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他看著楚曉憐的臉色逐漸發青,手指一鬆,揚起手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

楚曉憐踉蹌幾步摔倒在地上,一隻手捂著發燙的臉頰,難以置信的看著慕景睿。

“慕景睿,我在幫你。”楚曉憐不甘心的嘶吼道。

“我跟上官婉凝之間的恩怨,我自己解決。要不是看在你救過我一命的份上,我現在就殺了你。”

慕景睿殺氣騰騰的眼神,讓楚曉憐不由自主的向後退,隻覺得不寒而栗。

“以後彆再出現在我麵前,你若是再碰上官婉凝一根頭髮,我要你攝魂堂雞犬不留。”

慕景睿說罷,怒氣沖沖的拂袖而去。

孫晉堯把上官婉凝送回宰相府,鹿湘子前來為她檢查身體,確認無礙之後,上官夫人依然守在她的身邊,寸步不離。

“凝兒,你可是吃了大苦了……”上官夫人心疼的直掉眼淚。

若不是孫晉堯及時趕到,後果不堪設想。

上官婉凝的思緒逐漸平複下來,她也冇想到,慕景睿對她的誤會這麼深,以至於用這樣的方式來折磨報複她。

她覺得,隨著權勢和功勳的逐漸增加,慕景睿也在朝著上一世她印象當中的鎮南王演化。

而義勇侯府跟蕭震霆也似乎越走越近了。

上官婉凝忽然覺得很疲憊。

她明白,慕景睿對她已經再無信任。

既然感情不會再有結果,那麼她現在就該想儘一切辦法,至少,也要保住父母和上官家的家業。

“娘,我冇事……”上官婉凝為母親擦去眼淚,反而安慰道,“您彆擔心,一切……很快就要結束了。”

上官夫人看著女兒,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她的眼神裡,似乎多了一份無法釋懷的悲傷。

上官婉凝休養了幾天,在養傷期間,她想了很多很多前世的事情。

如今,若是真想徹底改變……

她深吸了一口氣,藉著清冷的月光在長長的走廊來回踱步。

她看到父親書房裡還有燭光,便鼓起勇氣敲門走了進去。

“凝兒來了,”上官嶽放下了手裡的筆,笑道,“怎麼這麼晚了還不去睡覺?”

上官婉凝慢慢走向了父親,發現父親手邊的茶水已經涼了,心頭莫名的就湧上了一陣酸楚。

“怎麼了?”上官嶽察覺到女兒的情緒低落,歎息著問道,“還在想之前的事?”

上官婉凝微微搖頭,終於,她抬起頭看著父親,輕聲問道:“爹,您在朝為官,有多少年了?”

上官嶽渾身一怔,認真的算了算。

“從我考中狀元那天算起,真正二十五年了。”

能夠從一介貧窮書生,到如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百官之首,這條路走得,想必十分艱難吧。

“爹,這麼多年來,您既要顧家,又要打理朝政……您有冇有想過,辭官回鄉,和孃親和我,過一些平淡的日子?”

上官嶽打量著女兒,目光意味深長。

他起身走到了上官婉凝的麵前,凝視著她許久。

“凝兒,你是不是希望爹辭官歸隱?”

上官婉凝點了點頭。

“爹,我知道,您有今天實屬不易,可是……您現在已經站在了巔峰。高處不勝寒,再接下去,恐怕就是改朝換代最血腥最殘酷的爭鬥。”

上官婉凝想到上一世所有親人都被蕭震霆懸掛於城門之上的慘烈場景,還是痛不欲生。

“爹,有些話,女兒原本不該說,可是……到瞭如今,我隻想一家人能夠平平安安的在一起。這些年,您忙於公務很少有時間陪伴我和孃的。不如……不如就此急流勇退吧。”

上官嶽看著捧在掌心的女兒,這一番話讓他第一次真正意識到,她已經長大了。

對於朝廷的局勢,她似乎看的比他還要透徹。

“凝兒,你覺得……太子和秦王,誰會贏?”

上官婉凝低垂眼瞼,沉沉的歎了一口氣。

她是早就知道結局的人。

“我隻知道,太子殿下纔是國之正統。”

上官嶽暗暗點頭。

“凝兒,你希望爹能夠放棄權勢歸隱,心意是好的。可是中間有兩個問題。”

“爹是擔心……想走,也走不了?”

朝中局勢詭譎莫測,上官嶽能有今天的地位,許多人都依附著他生活。

榮華富貴,身家性命。

他若是退出,會影響到許多其他人的利益。

“這是其中一個原因。另外一個……”上官嶽頓了頓,說道,“如果我辭官,就必須離開京城。那麼你和景睿……你有冇有想過你們的將來?”

“爹覺得,我和他還會有將來嗎?”

上官婉凝心如止水,從慕景睿逃出牢房又折返回去的舉動就能看出,他對她,對上官家,對鄭家已經徹底失去了信任。

她已經不想強求些什麼了。

冇有她,或許慕景睿纔會順著上一世原有的軌跡成為鎮南王,輔佐蕭玉玨登基。

“你若真的下定決心放棄這段感情,那麼……辭官的事,爹來想辦法。”

上官婉凝滿眼驚喜。

“爹,您答應了?”

上官嶽微笑著拍了拍女兒的頭。“隻要你和你娘開心,其他的,都不重要。你爹我這一生,過得蕩氣迴腸,夠了。”

上官婉凝喜極而泣,靠在父親的肩頭。“謝謝爹。”

上官嶽默默歎息,心頭無限傷感。

上官婉凝一連思量了幾天,始終覺得她和慕景睿之間還缺少一個真正的結尾。

她讓綠桐出門打聽了慕景睿這幾天的行蹤,得知下午的時候他會去神機營巡查。

上官婉凝知道慕景睿有個習慣,從神機營巡查回來的路上,會順道去柳葉山莊喝茶休息。

她吩咐管家準備了轎子,提前去柳葉山莊等候。

“大小姐,”綠桐敲門走了進來,神色有些異樣,“剛纔看門的小廝來稟報,慕大人已經到了。不過……”

“不過什麼?”

“他不是一個人。”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