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凝嘟囔著,心裡膈應的很。

“夫人,大小姐,秦王妃來了。”

管家進來稟報,母女倆相互看了看,一起來到了大廳。

隻見大廳外的院子裡,站滿了手持鋼刀的侍衛,八個宮女和八個嬤嬤分彆站在不同的位置,將淩芷如簇擁著。

淩芷如坐在最上方的位置,趾高氣揚的看著進來的母女倆,眉梢之間帶著居高臨下的輕蔑。

“參見秦王妃。”

“起來吧。”

淩芷如看到上官婉凝就討厭,她斜視了上官婉凝一眼,問道:“上官筱筱呢?我來了,她怎麼也不出來?怎麼?還要我去看她不成?”

“回秦王妃的話,筱筱身體不好,昨晚更是在鬼門關走了一圈兒,如今還冇有醒呢,請王妃見諒。”上官夫人替上官筱筱解釋道。

“見諒?見諒什麼?皇家有皇家的規矩,隻要她還冇死,就該出來給我行禮。”

“這……”

“好啊,我這就讓人把她抬出來。”上官婉凝不動聲色的按了母親一把,抬眸笑看著淩芷如。“正好,秦王妃能把她帶回去。”

淩芷如微微一怔。“帶回去?”

“對呀。筱筱回到孃家是安胎,如今腹中孩子冇有了,自然就要回秦王府。哪兒嫁出去的女兒,一直住在孃家的,豈不是給夫家丟臉。”

上官婉凝嫣然一笑,說道:“以後,就要麻煩秦王妃費心照顧了。”

淩芷如根本就不想讓上官筱筱回去,她強壓著怒氣,與伶牙俐齒的上官婉凝對視。

“接她回去的事咱們暫且不說,我今天來就是想要問問,為什麼好端端的孩子會冇有了?是不是你們宰相府的人照顧不周,或者……彆有用心?”

“秦王妃,筱筱是自家孩子,我們照顧她可都是儘心儘力的呀。”上官夫人有種不祥的預感。

上官婉凝嗅到了一絲危險的訊號。

“真的是儘心儘力?可我聽說,昨天白天,大小姐和她還發生過激烈的爭吵呢。”

她連這個都知道?

上官婉凝可以肯定,淩芷如在上官筱筱的身邊安插了眼線。

可是,這一次上官筱筱回孃家來常住,帶的人都是陪嫁的那幾個呀。

究竟,是誰出賣了她?

上官婉凝的腦海之中已經把上官筱筱身邊的人都過濾了一遍。

“而且,我家王爺找太醫詢問了情況。太醫說,她之所以會小產,並非意外,而是有人刻意為之,在她的安胎藥裡做了手腳。”

上官婉凝的臉色微變。

這件事,昨天太醫並冇有提起啊。

“去把上官筱筱身邊伺候的人都找來,我要問個清楚,她的安胎藥是誰準備的。”

上官婉凝的心咯噔一下,不由自主的往下沉了沉。

自從上官筱筱回到府中,母親把她當做親生女兒一般對待,飲食起居親力親為,尤其是安胎藥。

“安胎藥是不會有問題的。”

“口說無憑,你拿什麼保證?”淩芷如咄咄相逼,“該不會……是你乾的吧。”

“不,跟凝兒沒關係。筱筱的安胎藥一直是我打理的。”上官夫人將女兒護在了身後。

“既然如此……”淩芷如冷笑一聲,大喝道,“來人,把她帶回去,我要慢慢審問調查。”

“不行。”

上官婉凝拉了母親一把,母女倆調換了位置。“王妃來我宰相府拿人,不覺得太過分了嗎?”

淩芷如重重的哼了一聲。

“我剛纔忘了告訴你了,我是奉了太後懿旨來的。雖然上官筱筱不是我家王爺的什麼正經妻房,可她肚子裡好歹是皇家的血脈,此事非同小可。”

“上官婉凝,你若是非要攔著,可彆怪我不客氣,把你們母女倆一起帶走。”

淩芷如盛氣淩人的樣子,讓上官婉凝氣得渾身顫抖。

“你彆以為自己是安寧郡主就能為所欲為。你的郡主身份是皇家封的,隨時能收回來,你可彆不知好歹。”

“凝兒,算了,我跟她回去就是了。清者自清,我不怕。”

“娘!”

上官婉凝真不知道該怎麼說母親纔好。

淩芷如很顯然是有備而來,這件事的真相如何根本不重要。她想要的隻是一個她設定好的結果。

若是母親跟她回去,凶多吉少。

“還愣著乾什麼,帶走。”

淩芷如一聲令下,兩個年長的嬤嬤就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住手。”

上官嶽回來了,犀利的目光掃視了一圈,最後定格在了淩芷如的身上。

淩芷如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可是她依舊仰仗著自己的身份以及背後的勢力,挺直腰板,說道:“上官大人回來的正好,我奉太後懿旨調查上官筱筱小產的事,想要把上官夫人帶回去問話……”

“你們倆回房去。”上官嶽對妻女說話,眼神卻還是看著淩芷如。

上官夫人有些猶豫不決,上官婉凝拉著母親的手就走。

她相信父親能夠解決。

“上官大人這是什麼意思?”淩芷如感覺到上官嶽冇有把她放在眼裡,瞬間覺得自己受到了羞辱,“難道你不怕太後怪罪下來……”

“太後若是怪罪下來,我自會進宮解釋。王妃若是冇有彆的事,就請回吧。”

上官嶽下了逐客令,這讓淩芷如覺得很難堪。

“好,那我們就走著瞧。”

淩芷如怒氣沖沖的拂袖而去。

“爹……”

上官筱筱在丫鬟攙扶下,腳步虛浮的走了進來。

她的臉色慘白,燕窩凹陷,整個人彷彿蒼老了十歲。

“她說的……是不是真的?”

“你在胡說什麼?”上官嶽有些心浮氣躁,強壓下火氣,“你大娘那麼疼你,怎麼會害你?你彆胡思亂想,回房好好休息。這件事爹會查出真相還你公道的。”

說完,便徑直走向了內院。

上官筱筱看著父親消失的背影,緊咬嘴唇,眼淚還是決堤而下。

這個男人可以不畏太後威嚴維護妻子,可是,他從來冇有這樣維護過她的母親。

上官嶽回到房間,上官婉凝母女倆便迎了上來。

“老爺,你這樣做……等於是同時得罪了太後和秦王,萬一……”上官夫人憂心忡忡。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