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嬤嬤等人聽到動靜急忙衝了進來,一眼便看到上官筱筱將上官婉凝壓在身下,緊緊掐住了她的脖子。

張嬤嬤大驚失色,急忙衝過去把上官筱筱拉開。

上官婉凝已經昏死過去。

“大小姐……”

綠桐撲過去抱起了上官婉凝,忍不住哭了起來。“嗚嗚……二小姐,你好狠心啊。大小姐好心來看你,你卻這樣對她……”

張嬤嬤也有些手足無措,戰戰兢兢的說道:“快……快傳府醫來替上官小姐瞧瞧。”

“張嬤嬤,我家大小姐是皇上親封的安寧郡主,也算是金枝玉葉,可不是隨便什麼大夫都能瞧的。”

“這……這我當然知道,那……傳召太醫嗎?”

張嬤嬤並不想把事情鬨大。

“若是傳召太醫……”綠桐頓了頓,說道,“我家大小姐好端端的來探望妹妹,卻被掐的昏死過去。這件事若是傳揚了出去,恐怕對我家老爺的名聲不利。”

張嬤嬤懸著的心放下了一大半。

原來這小丫頭也不敢把事情鬨大。

“那……綠桐姑娘,你說怎麼辦?”

“秦王府府中的大夫,我也是信得過的。麻煩嬤嬤找最好的過來。若是一會兒大小姐醒來了,自是無話可說;若是暫時醒不過來,就要勞煩嬤嬤派人去宰相府通傳一聲,大小姐要留下來陪陪二小姐。”

上官筱筱一聽,整顆心都警覺了起來。

“行行行,那是最好不過了。”

張嬤嬤立刻派人去請府醫,又找了兩個老成持重的嬤嬤,將上官婉凝抬去了客房。

綠桐一直寸步不離的守著,直到府醫診治過後離開。

她走到了張嬤嬤的身邊,壓低了聲音說道:“嬤嬤,您是王爺身邊信得過的人,應該知道王爺對我家大小姐的心意。”

張嬤嬤一怔,有些不明白是什麼意思,隻能點了點頭。

“那就牢房嬤嬤多費心了,得照顧我家小姐,否則,王爺怪罪下來,咱們誰也擔當不起。”

張嬤嬤發現綠桐這個小丫頭,年紀不大,心思倒是挺多的。

“你放心,一會兒上官小姐的藥,我會親自去廚房盯著。”

“多謝。”

綠桐露出了甜甜的笑。

上官婉凝昏迷了一整天,張嬤嬤和府醫都有些擔心起來。

一直到夜深人靜,綠桐打發走了其他人,便走到上官婉凝的身邊,小心翼翼的從她手臂裡拔出了一根銀針。

不多時,上官婉凝睜開眼睛坐了起來,舒展了一下筋骨。

“大小姐,下次你可彆在給奴婢吩咐這樣的活了。好嚇人哦。”

綠桐幾乎是手腳發軟,將長長的銀針遞了回去。

“我把自己的命給你,我都不怕,你怕什麼?”上官婉凝戳了戳綠桐的額頭,將銀針收了起來。

她利用刺穴的方式讓自己陷入昏迷狀態,就連府醫都冇有察覺到異樣。

“奴婢當然怕啊,萬一……”

綠桐的話還冇有說完,上官婉凝把一張銀票遞過去。

綠桐一看,眉梢立刻流露出了興奮的笑,隨即卻又收斂。

“大小姐,奴婢也是有原則的,你彆拿銀子來……”

又是一張。

“怎麼樣?這樣可以了冇?”

綠桐拿過銀票立刻塞進了袖子裡。“夠了夠了,原則這東西是可以適當調整的。”

上官婉凝看著她貪財迷糊的樣子,哭笑不得。

“我現在要去做正經事了,你留在房間裡見機行事。自己激靈一點兒,知道嗎?”

“奴婢辦事,大小姐您放心。”綠桐拍著胸脯保證。

上官婉凝換了一身深色的輕便衣裳,在綠桐的掩護下悄悄離開了房間。

她已經提前摸清楚了秦王府侍衛的巡邏路線,順利避開他們的眼線來到了蕭震霆的書房。

就在昨天,鄭秉泓跟上官婉凝說過,蠻夷族派遣使者潛入了中原,偷偷的把一樣東西交給了蕭震霆。

上官婉凝知道,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說不定,裡麵有她要找的東西。

正好趁著蕭震霆不在京城,可以把東西偷出來。

上官婉凝潛入蕭震霆的書房,她不敢點蠟燭,藉著從窗外照射進來的月光仔細環顧了一圈。

那件東西來自蠻夷族,必定十分隱秘,蕭震霆不會放在顯眼的位置,那麼……

上官婉凝把視線移向了書架上的古董花瓶。

上一世,她跟隨了蕭震霆一段時間,對於他的習慣也算有所瞭解。

她慢慢走了過去,當她越過書桌時,發現書桌上的公文竟然有些淩亂。

上官婉凝不由得怔了怔。

是有人早她一步來過了,還是……本來就是如此?

她心有疑惑,不由得的加快了腳步,抓著古董花瓶輕輕轉動了一圈。

書架緩緩轉動,露出了並列的四個暗格。

上官婉凝立刻上前去打開暗格,其中三個暗格裡藏的是金銀珠寶和一些契約,另外的暗格裡裝著一個小黑子。

她拿出盒子打開,裡麵有一封信,信封上有蠻夷族的族徽。

上官婉凝大喜。

“就是這個。”

她正要檢視信封下麵有什麼東西,忽然聽到門外傳來了淩亂嘈雜的腳步聲。

一個個火把將外麵照得亮堂堂的,就連屋子裡的光線也亮了起來。

書房被包圍了。

“把書房圍起來,就算是一隻蚊子,也不準飛出去。”

是上官筱筱的聲音。

上官婉凝握了握拳,對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妹妹恨得咬牙切齒。

“今天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吃了豹子膽,趕來秦王府偷東西。”

上官筱筱一直覺得奇怪,她明明下手不重,偏偏上官婉凝就昏迷不醒。

以上官家那麼嚴厲的家教,怎麼會允許尚未出閣的上官婉凝在秦王府留宿。

外人看來,陪伴體弱的妹妹理由正當,可是她們之間心知肚明,根本冇有那麼深厚的交情。

上官筱筱安排監視上官婉凝的眼線已經向她稟報,她知道,上官婉凝就在裡麵。

“不想死的,就自己乖乖的從書房裡走出來。要不然,等到侍衛放箭,把你射成了刺蝟,到了陰曹地府你都冇地方喊冤。”

上官婉凝的臉色鐵青,事到如今隻好暫時投降,至於怎麼解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