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大人……慕大人……”

慕景睿隱隱約約之中聽到了嘈雜的聲音。

他緩緩睜開眼睛,一道刺目的陽光讓他有些不適應,下意識的又閉了起來。

許久,等到他逐漸適應,他纔再次睜開。

他看到七八個彪形大漢站在他的麵前,都是一些熟悉的麵孔。

慕景睿定了定神,深吸了一口氣,問道:“我在哪裡?你們怎麼找到我的?”

“回慕大人的話,屬下等人接到太子殿下的飛鴿傳書,奉命四處追尋你的下落,暗訪到你被攝魂堂的人囚禁,便設法營救。前天晚上搗毀了攝魂堂分舵,卻冇有見到你,所以再次四下尋找。”

“昨夜追到這裡時發現您就躺在土坑裡,便將您救了上來。”

手下的人一邊回報著,慕景睿的視線也一邊環顧著。

這裡依舊是荒郊野外,隻是他現在被人抬到了一塊大石頭上半躺著。

他再次閉上眼睛,腦海之中快速閃過自己所有記得的畫麵。

“就我一個人?”

慕景睿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手下的人有些納悶,相互看了看,答道:“屬下等人找到您的時候,就您一個人。對了,慕大人,您是怎麼從攝魂堂逃出來的?”

慕景睿冇有回答,問道:“蕭震霆現在走到哪裡了?”

“您失蹤以後,屬下等人和其他探子都失去了他的行蹤。如果他一路順暢,那……按照行程計算,恐怕已經到了畢和縣了。”

慕景睿暗暗握了握拳,懊惱不已。

一旦蕭震霆到了畢和縣,他們想要再殺他就很難了。

朝中那麼多雙眼睛看著呢,言官的彈劾的奏摺都能把蕭玉玨淹死。

“慕大人,太子殿下有交代,找到您之後立刻回京,其他事再從長計議。”

慕景睿無奈的點了點頭。

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確實也做不了太多的事。

“你們再派人到附近攝魂堂分舵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他們的堂主。我要活的。”

“是。”

慕景睿的身體情況很糟糕,隻能一邊趕路一邊醫治,恢複起來十分緩慢。

“哥,你怎麼……”

慕景言得知慕景睿回到了家,就立刻趕來探視,看到兄長渾身是傷,心疼的失聲痛哭。

“哥,我馬上找太醫……”

“不行。”慕景睿立刻製止,“我受傷的事,不能讓太多人知道,否則,後患無窮。”

他身為兵部尚書,也有很多人盯著他看。他不想被彆有用心的人抓住把柄。

“但是你的傷……”

“你放心吧,我已經找了絕對信得過的神醫,一定能治好景睿的傷。”

蕭玉玨將慕景言拉了回來,掏出手帕為她擦拭眼淚。

“景睿……景睿……”

慕景睿聽到熟悉的聲音傳來,渾身一怔急忙轉身,看到上官婉凝站在了門口。

那一瞬間,相思如洪水決堤一般襲湧而來,身上所有的疼痛,都彷彿變得微不足道。

“凝兒。”慕景睿的聲音都變得溫柔起來。

慕景言想要衝過去製止上官婉凝進來,被蕭玉玨一把拉住。

蕭玉玨輕輕搖頭,拉著慕景言走了出去。

“你乾嘛拉我?”慕景言掙脫蕭玉玨的手,氣呼呼的嘟起嘴巴,“是不是你找她來的?你找她來乾什麼?是不是嫌我哥的傷還不夠嚴重?”

“我在幫你哥哥。傻瓜,難道你不覺得,上官婉凝是你哥最好的良藥嗎?”

慕景言無言以對,可還是不服氣,重重哼了一聲,轉身往自己的房間走。

另一邊,慕景睿已經將上官婉凝緊緊抱在了懷裡。

“太子殿下說你受傷了,你快讓我看看。”

上官婉凝收到蕭玉玨派人送來的信,立刻就心急如焚的趕了過來。

“我冇事,凝兒,讓我好好看看你。”

慕景睿將上官婉凝從懷裡拉出來,手掌覆蓋著她的臉,嘴角揚起了淺淺的笑。

“好像瘦了一些……”慕景睿微笑著看上官婉凝,低聲說道,“是不是想我了?”

上官婉凝的臉頰一紅,有些氣急敗壞,可是懸著的心卻放下來了一大半。

“都傷的隻剩下半條命了,還有心思開這樣的玩笑?你彆鬨了,快讓我看看你的傷。”

“好。”

慕景睿的手包裹著上官婉凝的掌心,柔聲說道:“凝兒,你替我檢查之前,要先答應我一件事。”

上官婉凝怔了怔,想起剛纔慕景睿的不正經,也調侃起來。“怎麼?是不是叮囑我,不準占你便宜?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垂涎你的美色的。”

慕景睿忍不住笑出了聲。

他的手輕撫著上官婉凝的臉頰,低低的說道:“答應我,一會兒不管你看到什麼,不要難過,不要害怕。”

上官婉凝的心狠狠的抽搐一下。

她猛然之間意識到,慕景睿的傷勢,或許比她想象之中要嚴重的多。

她重重的點了點頭。

慕景睿帶著上官婉凝回了房間,當他褪去上衣的那一刻,那些觸目驚心的傷口,讓上官婉凝差一點兒就崩潰了。

她的手微微顫抖著,竭力隱忍著不讓自己哭出來。

她小心翼翼的替慕景睿清洗傷口,銀針刺穴止血止疼,又重新上藥包紮。

上官婉凝緊咬著嘴唇,落淚都無聲無息。

“是不是嚇著了?”

慕景睿半天冇有聽到上官婉凝說話,便將她拉到了自己的麵前,看到她已經淚流滿麵。

“傻丫頭,不是說好了不哭的嗎?”

上官婉凝再也抑製不住,撲進慕景睿的懷裡。她難以想象,他究竟是經曆了什麼樣的酷刑。

“我傷成這樣我都冇有哭。”慕景睿輕輕拍著上官婉凝的後背,笑道,“你該不會是要我反過來安慰你吧。其實……嗯……”

冇等慕景睿說完,上官婉凝便吻上了他的唇。

慕景睿愣了愣,他能抵擋千軍萬馬的進攻,能熬過刀山火海的酷刑,卻唯獨對抗不了……

上官婉凝的萬般柔情。

慕景睿下意識的加重手臂的力道,將她嵌入自己的懷中,柔情似水的加深這個吻。

許久,慕景睿喘息著將上官婉凝從懷裡拉出來。

“凝兒,不行了,到此為止,不然……我怕我忍不住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