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上官婉凝身著一襲白衣,青絲垂落,發間的步搖熠熠生輝,朝著慕景睿緩緩走來。

所有人都很自覺的為上官婉凝讓出了一條路。

空氣裡,都彷彿飄散著一股火藥的味道。

那些與慕景睿有過結的人,都暗暗幸災樂禍,等著看他的笑話。

“慕大人新婚,怎麼也不給我送一份請帖?”

上官婉凝走到了慕景睿的麵前。

慕景睿隻是呆呆的看著她。

她的眼中,依舊佈滿了紅色的血絲,即使她用妝容遮掩,也能看出憔悴的痕跡。

“慕大人是怕我送不起禮,還是擔心我會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情來?”

慕景睿低頭避開了上官婉凝的視線,沉默不語。

上官婉凝心中憤慨,她恨慕景睿到了現在還在迴避。

她做了個手勢,隨行的侍衛雙手捧過一個狹長的盒子。

上官婉凝輕輕打開,從裡麵拿出了一把劍。

她緩緩拔出,劍鋒閃爍著清冷犀利的光。

在場的每個人都緊緊盯著上官婉凝的手,幾乎就要屏住呼吸。

“慕大人覺得這把劍如何?可還看得上眼?”

上官婉凝的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

慕景睿凝視著他,心在不斷的往下沉。

“很好。”

他的聲音沙啞,就像是從牙縫裡擠出來一樣。

“我冇有什麼東西能夠送給慕大人,就以寶劍相贈,可好?”

慕景睿的胸膛起伏著,他竭力隱忍著隨時都會爆發的情緒。

“凝兒……”

慕景睿下意識的向前一步,上官婉凝的眸中閃過一道淩厲的光。

她舉起長劍對著慕景睿,抵在了他的胸口。

圍觀的賓客發出了一陣陣的唏噓。

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上官婉凝的手腕。

慕景睿心如死灰,他願意死在上官婉凝手裡,無怨無悔;

上官婉凝悲痛欲絕,她想要慕景睿給她一個解釋,哪怕,隻是一句抱歉。

兩人對峙了良久。

“你動手吧。”慕景睿望著上官婉凝,竟然露出了淺淺笑意。

“你以為我不敢?”上官婉凝的聲音都變得冰冷。

慕景睿不回答,依然隻是看著上官婉凝。

他想牢牢記住她的樣子,就算到了奈何橋,就算喝了孟婆湯,他也不要把她忘記。

那一句虧欠她的“對不起”隻好來生再說了。

“郡主,求你手下留情。”

一旁的殷語情實在忍不住了,她顧不上禮義廉恥,一把扯下了紅蓋頭,抓住上官婉凝的衣袖哀求。

“我知道,是我家相公對不起你,可是……感情的事不能勉強。事已至此,你就彆再為難他了。”

上官婉凝的腦子“轟”的一聲就炸開了。

她猛然之間意識到,她已經不再是慕景睿的唯一,甚至,她失去了站在他身邊的資格。

她以為能夠改變做他侍妾的命運,誰知……

“郡主,我求求你了。”

殷語情見上官婉凝無動於衷,而慕景睿也絲毫冇有要反抗的意思,她無奈之下隻好跪了下去。

“郡主,隻要你能放過我相公,我願意做牛做馬報答你。”

相公?

上官婉凝低頭看著殷語情,她不知道殷語情和慕景睿是否早就揹著她在一起,或者……

一切,都彷彿冇有那麼重要了。

“慕景睿,我隻問你一句,你當著所有人的麵回答我。為什麼……我們成親當天,你冇有來?”

“因為……”

慕景睿很想把事實的真相說出來,可是,慕景言還冇回來。

他緊握雙拳,痛苦的閉了閉眼睛,最終,輕聲說道:“我無話可說。”

上官婉凝徹底絕望了。

她怎麼也冇想到,將來赫赫有名,威震四方的鎮南王,在感情上居然是個懦夫。

上官婉凝心如死灰,她瞬間覺得整個世界都暗了下來。

慕景睿在上官婉凝的眼中看到了生無可戀,他絕對不能讓自己深愛的女人,繼續沉淪。

“我會給你一個交代……”

慕景睿話音剛落,向前走了一大步。

眾人頓時驚呼。

上官婉凝手中的長劍,刺穿了慕景睿的胸膛。

鮮血,一滴一滴的落下來。

侍衛見狀終於忍住衝了上來。

慕景睿做了一個手勢,示意所有人不準上前。

他抬眸與上官婉凝彼此凝視著,低聲說道:“我把的我的命給你,我……”

上官婉凝懵了。

她真的有想過要殺了慕景睿泄憤,但是真的看到他身受重傷,她卻還是忍不住心疼。

為什麼?

上官婉凝隻覺得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就向前傾倒。

慕景睿想要去接住她,一陣掌風襲湧而來,他下意識的凝聚真氣回擊,卻又怕傷到了眼前的上官婉凝,隻能使出一半的功力。

本就受了傷的慕景睿被震退了幾大步,眼前一道人影晃過,穩穩的接住了上官婉凝。

“你不配碰她。”

熟悉的麵具,熟悉的聲音。

孫晉堯抱起昏死過去的上官婉凝就要走,兩撥侍衛都上來阻攔。

他灑出一把粉末,侍衛紛紛後退,他趁機帶著上官婉凝躍窗而去。

“凝兒……”

慕景睿忍痛拔出長劍想要去追,突然手腕一緊。

他回頭看到了殷語情含淚拉著他。

“彆去,求求你……彆扔下我……”

慕景睿甩開殷語情的手,隻追了幾步,就感覺丹田處血氣翻滾。

外傷加內傷,讓他渾身炙熱,就像要爆炸了一樣。

他猝不及防的吐了一大口的鮮血,視線逐漸模糊,終於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恍恍惚惚中,上官婉凝似乎感覺到有微涼和煦的風拂過臉頰,清甜的液體慢慢的滲入她的口腔,耳邊,傳來了悠揚動聽的笛聲。

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等到再次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裡。

空氣中,瀰漫著心曠神怡的幽香。

“你醒了。”

“堯哥哥……”

上官婉凝還未開口說話,就已經哽咽起來。

“我已經派人送信給你爹孃,告訴他們你很安全。放心吧。這裡環境清幽,無人打擾,適合你靜養療傷。”

孫晉堯把一碗小米粥吹涼了遞到上官婉凝的麵前。“吃點東西,不管你以後有什麼打算,想做什麼,想去哪裡,我都會陪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