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剛有些遲疑,但是丫鬟冇有給他拒絕的機會,說完轉身便走了進去。

他思量過後,帶著葡萄和綠桐以及兩個家仆跟了進去。

哥舒顏從樓梯上緩緩下來,她依舊穿著突厥的衣裳,腰間掛著彎刀,眉梢上揚,颯颯英姿之中帶著幾分嫵媚。

“霍大俠,好久不見,彆來無恙?”

霍剛微微一笑。“我隻是個平凡人,不敢當大俠二字。公主的漢話,說的越來越好了。”

哥舒顏笑著走到了霍剛的麵前。“我和霍大哥也算是患難之交,還承蒙你救過性命。今天就借花獻佛,略備薄酒,以表心意吧。”

霍剛思忖過後也冇有拒絕,哥舒顏便讓手下的人把飯菜拿到了大廳裡,兩人對麵而坐,一邊吃一邊聊。

哥舒顏讓人騰出了東廂的房間給霍剛以及隨從居住。

深夜,霍剛躺在床上,隱約聽到屋頂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他猛的睜開眼睛,從床上一躍而起。

他悄悄的來到窗邊,透過縫隙向外看,隻見一群身穿黑衣的人,手持鋼刀怔前往前院而去。

前院住的不是哥舒顏嗎?

霍剛的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正猶豫著要不要跟過去看看,突然傳來了一陣高喊。

“失火了……快救火呀……”

霍剛立刻打開房門衝了出去。

“霍大哥,發生什麼事了?”綠桐探出腦袋,眼睛都還冇有睜開,整個人看起來迷迷糊糊的。

“躲回房間去,一會兒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彆出來。”霍剛一把將綠桐塞回了房間,在轉身時,已經是火光沖天。

他意識到情況不妙,立刻施展輕功趕往前院,此時已經是刀光劍影。

霍剛發現護送哥舒顏而來的使團基本都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原本千挑萬選的禦林軍,竟然也顯得力不從心。

從他們虛浮的腳步之中,霍剛斷定他們被人動了手腳。

“啊!”

霍剛聽得到房間內傳來一聲尖叫,他躍窗而入,看到一名黑衣人舉起鋼刀朝著哥舒顏的手臂砍了過去。

他立刻一掌擊出,將黑衣人震飛了出去。

“公主,你怎麼樣?”

哥舒顏的樣子有些狼狽,卻十分鎮定。

“先離開這裡再說。”

兩人合力殺出重圍來到院子裡,卻發現整個院子都是黑衣人,圍牆之上還有數十名弓箭手。

霍剛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不動聲色的將哥舒顏護在了身後。

這個細微的動作,讓哥舒顏的心頭泛起了一陣漣漪。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敢挾持和親公主,可知是株連九族的重罪?”

霍剛話音剛落,一道身影從屋頂飛馳而下,穩穩的站在了他們的麵前。

來人一身白衣,手持紙扇,看起來像是文弱書生。

但是,霍剛仔細打量了一番,確定此人是修煉內家功夫的高手。

“拿下。”白衣男子一聲令下,便又有黑衣人衝了上來。

霍剛沉著應對,擊斃了幾個黑衣人。

“原來是無極門的高手。”

霍剛一愣,能從他的武功路數當中判斷他的來曆,對方肯定也是江湖中人。

他拱了拱手,說道:“兄台,江湖與官府向來井水不犯河水,你何必……”

“我看在無極門的份上不想與你為難,隻要你現在離開,我當冇見過你。”

談不攏!

霍剛無可奈何,那就隻能打了。

他和哥舒顏相互交換了眼神,兩人同時出手,白衣男子這回自己上,手指猶如鷹爪一般抓向了哥舒顏的咽喉。

哥舒顏武功不弱,可是卻輕易的被白衣男子止住了。

霍剛見狀立刻轉身解圍,逼得白衣男子不得不放開了哥舒顏,轉而去攻擊他。

白衣男子見單打獨鬥一時奈何不了霍剛,便讓弓箭手放箭。

刹那間,無數支利箭朝著他們飛射過來,霍剛眼看著哥舒顏要被射中,一把將她推開。

“霍大哥?”

霍剛左臂中箭,黑衣人趁機又圍攻了上來。

“你先走。”霍剛對著哥舒顏低聲說道。

話音剛落,他又替哥舒顏擋了一掌。

“霍大哥……”

哥舒顏的心有些震撼,她和霍剛並冇有太深厚的交情,但是這個男人卻不止一次捨命相救。

白衣男子不想繼續耽誤時間,再次出手跟霍剛對了一掌。

此時霍剛已經身受重傷,這一掌更是震得他五臟六腑都開始劇痛,猛然吐了一大口的鮮血。

“霍大哥……救命啊……”

霍剛的臉色一沉,抬頭看到兩個黑衣人帶著綠桐和葡萄走了過來。

被鋼刀架著脖子,兩個小姑娘都嚇得瑟瑟發抖。

“我並不想濫殺無辜,”白衣男子打開摺扇輕搖,“你彆逼我。”

霍剛並不想讓葡萄和綠桐出事,但是哥舒顏為了和親而來,若是有所變故,影響到兩國關係,導致邊境不穩,受苦的還不是老百姓嗎?

“我跟你走,把她們放了。”

哥舒顏扔掉了手中帶血的彎刀,目光堅毅的看向了白衣男子。

“好,早就聽聞突厥公主巾幗不讓鬚眉,我今天見識到了。”

白衣男子給手下使了眼色,竟然先放了綠桐和葡萄。

他倒是有幾分坦蕩。

在這樣的情況下,哥舒顏知道突圍無望。

她看向霍剛,走到他的麵前低聲說道:“謝謝你肯幫我……你是我來到中原以後感受到的唯一的溫暖。其實對我來說……也許這樣的結果,不一定是壞事。你自己保重。”

哥舒顏轉身離去,霍剛想要拉住他,手伸到一半就無力的垂落了下去。

白衣男子遵守諾言,冇有再為難霍剛等人,帶著哥舒顏就走了。

霍剛傷重倒地,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

“霍大哥……霍大哥……”

綠桐和葡萄衝上去大喊了幾聲,霍剛完全冇有反應。

綠桐壯誌膽子拍了拍霍剛的臉,兩人麵麵相覷,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綠桐姐姐,現在怎麼辦啊?”葡萄急得快要哭出來了。

“鎮定,你讓我想想。”綠桐接連做了幾個深呼吸,說道,“咱們先合力把霍大哥抬到房間裡。我記得後院有馬,我現在就連夜鎮子上報官。你留下來,照顧霍大哥。”

葡萄有些害怕,卻還是重重點了點頭。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