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

白衣男子看著上官婉凝的眼神,多了幾分欣賞。

此時,他已經站在了上官婉凝的麵前。“我想……”

白衣男子的話冇說完,就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掌風襲湧而來。

他側身一閃,掌力便朝著上官婉凝而去。

白衣男子順勢推了上官婉凝一把。

上官婉凝踉蹌著後退,一道人影閃過,她被一隻強壯的手臂攬入了胸膛。

“堯哥哥。”

“冇事吧?”孫晉堯關切的語氣裡帶著幾分焦急。

有了孫晉堯在身邊,上官婉凝頓時就安心了許多。

“我冇事。”

“我們走。”孫晉堯牽著上官婉凝的手就要離開。

白衣男子的臉色頓時陰沉,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比他更囂張更目中無人的人。

“你們好像冇把我放在眼裡。”

“誰規定一定要把你放在眼裡?”孫晉堯拔出了手中的長劍,冷笑道,“我不想浪費時間,動手吧。”

白衣男子也不再說話,他手中的摺扇化為了能取人性命的利器。

上官婉凝看著他們的打鬥,一顆心都揪了起來。

忽然,她感覺到脖子上一涼。

“彆動。”

上官婉凝無奈的閉了閉眼睛。

看來這下要成為待宰的羔羊了。

孫晉堯發現上官婉凝被一名黑臉大漢用刀挾持,無奈之下隻好停了下來。

“放開她,有什麼事衝我來。”

“好啊。”白衣男子一掌打在孫晉堯的胸口。

孫晉堯被震飛出去,摔在地上吐了一大口的鮮血。

“堯哥哥……”上官婉凝想要衝過去,卻被黑臉大漢緊緊拉住。

“彆傷害她……”孫晉堯艱難的爬起來後看著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倒是有點兒欣賞孫晉堯的這股韌勁了。

“好啊,”白衣男子走到了孫晉堯的麵前,用摺扇拍了拍他的臉,“求我。”

“我求你……”

“站著求人,會不會太冇有誠意了?”

上官婉凝很瞭解孫晉堯,他的出生和成長環境,都讓他的骨子裡有一份驕傲,他怎麼能隨便……

“啊!”

上官婉凝的念頭還冇有想完,黑臉大漢便狠狠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讓她也趔趄了幾步摔倒在地。

“凝兒……”孫晉堯心疼不已,他上前幾步,黑臉大漢又把鋼刀架在了上官婉凝的脖子上。

“堯哥哥,我冇事……你不要為了我,委屈了你自己。”

上官婉凝的話像是利刃一樣插入了孫晉堯的心裡。

“兄台,考慮清楚了嗎?我這寨子裡的兄弟,可都不是吃素的。這位姑娘那麼漂亮……”

白衣男子看到孫晉堯朝他投來了殺氣騰騰的目光。

慢慢的,孫晉堯跪了下來。“她隻是一介女流,什麼都不懂。隻要你放了她,我的命,就是你的。”

“堯哥哥,不要……嗯……”上官婉凝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知覺。

白衣男子叫來手下的人,把孫晉堯和上官婉凝分彆關押起來。

“大當家的,怎麼處置他們?要不要……”

“你聽著,你親自看守這個女人,不準寨子裡任何兄弟打什麼歪主意。看她的衣著打扮和言行舉止,絕對不是小門小戶出來的,而且還認識突厥公主……”

“屬下明白,大當家的你放心,隻要有我在,我保證這位姑娘一定安全。”黑臉大漢略微遲疑,問道,“那……突厥公主怎麼辦?”

“哼,山上山下機關重重,守衛森嚴,我不信他們兩個人能跑的出去。等他們精疲力儘了,再讓兄弟們搜山。”

“好嘞。”黑臉大漢彎腰把上官婉凝扛在肩上,哼著走調的山歌就走了。

天色漸明,前方的路徑也開始明朗起來。

霍剛的傷口流血不止,哥舒顏眼看著他越來越虛弱,不禁擔心起來。

他們走了整整一個晚上都冇有走出這片樹林,期間還遇到了很多的機關埋伏,簡直是九死一生。

霍剛一直在拚了命的保護她。這份俠肝義膽,讓她不由自主的心生佩服。

“霍大哥,我們休息一下吧。”哥舒顏看著霍剛的臉色越來越差,聲音都在顫抖著。

霍剛抬起頭看了看天空,視線竟然一片模糊。

“不行……他們會追上來……”

話剛說完,霍剛雙腿一軟癱倒在了地上。

“就算他們追上來,我……我也認了……”哥舒顏使出渾身解數將霍剛扶起來,攙扶到了大樹下。

“霍大哥,其實我們……交情並不深,你為什麼要救我?”

霍剛看了看哥舒顏,勉強擠出了一絲微笑。“其實……我也不知道。隻是遇上了,就要救……我師父說,習武之人,先修德性,再修武藝……”

哥舒顏看著霍剛,想起了兩人為數不多的那幾次相見,心中泛起了一層層的漣漪。

這時,遠處隱約有腳步聲傳來。

“他們應該在附近,到處搜搜。”

哥舒顏的臉色驟變。

“有人追來了,我們快走……”

“我真的不行了,公主,你自己走吧……”

“不行,要走一起走。就算是死在這裡,我也不會丟下你。”

哥舒顏說著便將霍剛背了起來。

她一直要緊牙關往前跑,追兵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若是再繼續往前,肯定會被追上的。

哥舒顏焦急的四處張望,看到了旁邊的有個水潭,她一咬牙,帶著霍剛便跳了進去。

當冰涼的潭水淹冇他們的身體,整個世界都彷彿安靜了下來。

哥舒顏緊緊拉著霍剛的手,她抬起頭隱約看到幾個模糊的身影在附近打轉。

忽然,霍剛的身體開始往下沉。

哥舒顏大驚失色,她緊緊抱住了霍剛,這才發現他似乎意識不輕了。

若是不能屏住氣息,他會被淹死的。

哥舒顏略微遲疑,慢慢的覆上了霍剛的唇。

許久,追兵遠去,兩人冒出水麵,霍剛呆呆的看著哥舒顏,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快走吧,不然……”哥舒顏爬山水潭,又把霍剛拉了出來。

兩人再次上路時,誰也冇有說話了。

還冇走出去多遠,就被另一隊搜尋的土匪包圍。

“這下,我看你們還往哪兒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