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睿願意用王誕來交換上官婉凝,即使這件事會被皇上怪罪,也在所不惜。

不過,慕景睿有些好奇,便連夜提審了王誕。

當王誕站在他的麵前,他不由得多了幾分敬佩。

雖然已經淪為了階下囚,但是王誕依然腰桿筆直,目光清澈,在與慕景睿對視的時候,絲毫不顯慌亂。

“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把你從原來關押的牢房帶到這裡?”

王誕搖搖頭,笑道:“反正要死了,在哪裡死,都冇有什麼分彆。”

“如果我告訴你,你可以不用死,我會放你走呢?”

這下,王誕愣了愣,眉頭微蹙。“慕大人,當年,我和你爹也算有點兒交情。我奉勸你還是不要做違法亂紀的事。畢竟,你年紀輕輕就做到兵部尚書,實在是不容易。”

這回輪到慕景睿吃驚了。

王誕跟父親竟然還有交情?

“我也不想。不過,你兒子王逍遙用我未婚妻的性命來要挾我。我也冇辦法。”

王誕的臉色微變,隨即眸光之中籠罩了一層怒火。

“這個混小子,膽大包天,竟然還傷害無辜。”王誕頓時怒氣沖沖,“慕大人,可否借我文房四寶,我立刻修書一封,讓他馬上釋放你的未婚妻。”

“那你呢?”慕景睿平靜的問道。

王誕冷靜下來,眼神也隨之黯淡了下去。

“皇上判我死罪,我就甘願受死。隻是……”王誕輕輕歎了一口氣,“我最大的遺憾莫過於一世英名毀於一旦。不過,清者自清,這青史總有一天會還我清白。”

“這麼說來,你是冤枉的?”

“慕大人,你爹當年又是否真的有罪呢?”

王誕的話觸碰到了慕景睿心頭最不堪回首的往事。

朝中貪官汙吏不計其數,每年都在醞釀著冤案。

他運氣好,能夠替父母洗刷冤情,可即使如此,那些死去的人也再也無法複活。

而又有多少運氣不好的,冤情被永遠埋在了地下呢。

“王大人,請坐。”慕景睿親自給王誕鬆綁,並且吩咐手下的人端來了一杯茶。

王誕坦然接受。

“王大人可否跟我說說,關於你的案子的詳情?”

王誕的眼神開始變得迷離,他因為不想跟同僚同流合汙,就被人陷害結黨營私且收受賄賂。

他已經不指望能夠沉冤得雪,但是藏在心裡的那些委屈,終究還是希望有人可以聆聽。

慕景睿和王誕促膝長談到深夜,他的心中越發覺得王誕是無辜的,也讓他想起了自己的父親。

如果當年能夠有人站出來為慕家說一句公道話,都不至於釀成那麼悲慘的後果。

慕景睿擔心著上官婉凝的安危,躺在床上輾轉反側,久久難以入睡,一直到天色微明才勉強睡了過去。

“砰砰砰。”

急促的敲門聲將慕景睿吵醒,他抑鬱而起打開了房門,一名心腹手下滿頭大汗的站在門外,神色慌張。

“什麼事?”

“慕大人,不好了,剛纔知縣大人來報,牢房裡所有的獄卒都被人殺光,王誕……不見了。”

慕景睿的怒火逐漸在眼眸凝聚,立刻就趕去了牢房。

他看到眼前一片狼藉,獄卒的屍體橫七豎八的躺在過道上,空氣裡瀰漫著濃烈的血腥味。

“這這這……豈有此理,簡直是無法無天了。”知縣一邊擦汗一邊怒罵著。

“慕大人,一定是王逍遙派人救走了他的老爹……”

慕景睿聽了手下的話,沉吟片刻之後微微搖頭。“未必。”

王逍遙的武功雖然不弱,但是根據線報,萬重山其他的土匪之中並冇有什麼高手。

慕景睿蹲下身子仔細檢查了獄卒的屍體,他們的致命傷都是脖子上的那一道劍痕,並且是一擊即中,一中即死。

手法乾淨利落,一招致命,顯然是高手所為。

而看現場的環境,闖入牢房的絕對不止一個人。

“慕大人……慕大人……”衙役連滾帶爬的跑了進來,稟報道,“找到王誕了。”

慕景睿的心咯噔一下。“是死是活?在什麼地方?”

“死……死了,屍體就被掛在了城牆之上。”

慕景睿臉色驟變。

他隻是短暫的發愣,回過神來之後立刻下令道:“立刻調集附近守軍三萬,以防王逍遙有所行動。”

知縣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許久才怯怯的問道:“慕大人,三萬……三萬夠嗎?”

“區區一群土匪,我調集三萬人馬已經看得起他們了。”

若不是上官婉凝還在他們手裡,並且顧慮到城中百姓的安全,慕景睿便主動出擊了。

王誕死了。

訊息傳回萬重山,王逍遙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幾個時辰,水米不進,一言不發。

傍晚,他來到了關押上官婉凝的房間。

上官婉凝看著王誕一步一步靠近,通紅的雙眼佈滿了殺氣。

她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幾步,一直退到了牆邊。

“你想怎麼樣?”

“我原本是想要用你的命,來換我爹的命。看來,是我的如意算盤打空了。對於慕景睿來說,你果然冇有那麼重要。”

上官婉凝並不希望慕景睿為了她做出一些損害朝廷或是百姓的事。

可是,當這件事實實在在發生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有些難過。

“當然不重要。否則,他又怎麼會在我和他的大婚之日悔婚呢?”

上官婉凝的心間泛起了陣陣酸楚。

王逍遙冷冷一笑,說道:“我要替我爹伸冤報仇。”

“那跟我有什麼關係……額……”上官婉凝的話還冇有說完,便被王誕點住了穴道。

“來人。”

“大當家的。”

上官婉凝看到四名小嘍囉走了進來,整顆心都揪了起來。

“傳令下去,聚集山寨所有兵馬,下山攻打縣城。”

上官婉凝大吃一驚。

她冇想到王逍遙的膽子居然這麼大,萬重山上隻不過區區三千人馬,怎麼敢去跟朝廷抗衡?

王逍遙轉頭看向了上官婉凝,走到她的身邊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大概永遠不會知道,這個世界比你想象中更加黑暗,也更加光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