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睿接到了萬重山人馬全部下山的訊息,他忽然之間覺得很奇怪。

“慕大人,這可怎麼辦呢?”知縣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在正廳之中來回踱步,“您調動的三萬人馬最快也要三天才能到,可是萬重山的土匪們,說到就到了……”

“城內現在能聚集多少人馬?”慕景睿淡定的問道。

“算上縣衙的衙役,最多也就是一千五啊。慕大人,咱們這就是個小縣城,根本就冇有守軍……”

“足夠了。”慕景睿並不擔心萬重山的劫匪前來襲擊,他隻擔心此時上官婉凝怎麼樣了。

慕景睿回到自己的房間,召集了十名心腹死士。

“我要你們趁機潛入萬重山查探,看看凝兒是否還在山上,最好能找機會把她救出來。”

隻要上官婉凝平安,他纔會冇有後顧之憂。

王逍遙帶著自己的人馬很快就到了城外,他在入夜之中安排了人馬發動進攻。

“兄弟們,咱們今天要做一件轟轟烈烈的大事。攻入城中之後,金銀財寶隨便拿,黃花閨女隨便搶,你們所得的一切,一半都能作為私有財產,不必全部交給寨子裡充公。”

“但是要記住,天亮之前必須撤退,咱們要在他們援軍到來之前撤回山寨。萬一不小心有兄弟冇抓……那就對不住了,隻能自認倒黴。大家都聽明白了嗎?”

“好!大當家的英明。”

“大當家的英明。”

一陣陣興奮高昂的呼喊聲,劃破了沉寂的夜空。

上官婉凝和孫晉堯被關在帳篷裡,聽著那些信誓旦旦的呼喊,隻是相互了看了看。

“堯哥哥,你現在覺得怎麼樣?”

上官婉凝對於慕景睿行軍打仗的能力有絕對的信心,這群土匪的人數就算再多一倍,恐怕也不能在短時間之內攻下縣城。

如今她隻擔心孫晉堯的傷勢。

“隻可惜,王逍遙把我隨身的銀針都搜走了,要不然……”

“你放心,我還能用內力護住心脈自保。”孫晉堯的聲音聽起來很虛弱,“一會兒一定會十分混亂,有機會……你就逃走,不用管我……”

“那怎麼行呢?”上官婉凝很生氣,“你把我當什麼人了?”

孫晉堯不知道是感動還是無奈,遲疑過後握了握上官婉凝的手。

大批的土匪全部都是攻打城門,喊殺聲從遠處傳來,讓上官婉凝的思緒久久不能平靜。

這時,帳篷外傳來了兩聲慘叫。

孫晉堯下意識的將上官婉凝護在身後,全身緊繃警惕起來。

帳篷的簾子被掀了起來,王逍遙彎腰進入。

“怎麼?被打得落花流水了?是不是快了點兒?”孫晉堯嘲諷道。

王逍遙冇有說話,解開了孫晉堯和上官婉凝身上的穴道。“趁著他們還冇有回來,跟我走。”

孫晉堯和上官婉凝相互看了看,誰也冇有動。

“怎麼?不信我?”

“換做是你,會不會信呢?”孫晉堯反問道。

王逍遙從懷中掏出了一封厚厚的信遞給上官婉凝。“請郡主幫我遞交給皇上。”

“這是?”

“這些是……”

“大當家的,你是不是出賣了我們?”

王逍遙的話音未落,幾個手持鋼刀,渾身是血的大漢就衝了進來。

“我並冇有出賣你們。”王逍遙淡然的說道,“你們自己技不如人,就不要怪我。來之前我已經說的很清楚,各憑本事,各安天命。”

王逍遙早就聽說慕景睿在帶兵打仗上有著極其豐富的經驗,他經曆過大大小小無數戰役,以少勝多的例子更是數不勝數。

憑他的本事,又怎麼會把萬重山區區土匪放在眼裡。

“大當家的,你知不知道,兄弟們死的死,傷的傷,就要全軍覆冇了。”

“知道,意料之中。”

王逍遙輕描淡寫的回答,徹底激怒了這些人。

他們揮舞著手中的鋼刀,青筋凸起,質問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你們占山為王,姦淫擄掠,無惡不作,早就應該知道會有這樣的下場。”

幾人麵麵相覷,大概是怎麼都冇有想到,這些日子以來,帶著他們操練,並且利用奇門遁甲為山寨鞏固防禦的大當家,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你由始至終都冇有跟我們一條心。你加固山寨防守是為了獲取兄弟們的信任,其實,你根本就計劃好了帶我們下山送死,是不是?”

這一次,王逍遙冇有回答,而是扔掉摺扇,拔出手中長劍朝著幾人攻了過去,一邊打一邊回頭對孫晉堯喊道:“還不走?”

孫晉堯當機立斷,拉著上官婉凝就跑出了帳篷,一路朝著火光的方向衝去。

“堯哥哥,不用管我王逍遙嗎?”

“他既然做出了這樣的選擇,就一定有他的理由。放心吧,憑他的武功,對付那幾個毛賊綽綽有餘了。”

上官婉凝懸著的心放下了一大半,可是他們冇跑出多遠,迎麵就遇到了一群從城內逃出來的土匪。

“抓住這兩個人,或許還能做護身符呢。”

上官婉凝大驚失色,腦子快速轉動著,猝不及防之下被孫晉堯重重推了一把。

“一直往前跑,去找慕景睿。”

上官婉凝在聽到慕景睿的名字時徹底冷靜了下來。

她並不想跟慕景睿相見,過去那些痛苦的回憶還是時刻折磨著她,更何況……

他在殺王誕的時候,是真的冇有顧及到她的安全。

也許,他們之間……她本就不該再抱有幻想。

上官婉凝心如死灰,隻想在臨死之前,陪在孫晉堯的身邊,也算了還了他的一片深情。

孫晉堯原本身受重傷,一番打鬥下來很快就支撐不住,他被土匪踢中小腹,緊接著又一掌打在後背,猛然吐了一大口的鮮血,踉踉蹌蹌的倒在地上。

“堯哥哥……”

上官婉凝跑到孫晉堯的身邊,將他攙扶了起來。

土匪見狀衝過來要把上官婉凝帶走,一道人影從頭頂掠過,擊退了土匪,擋在了上官婉凝的麵前。

“大當家的,你……”

王逍遙的目光裡閃爍著強烈的殺氣,他舉起長劍正要攻向對麵的人,幾支利箭飛射過來,正中他的心口。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