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皇上要廢太子?”上官婉凝驚訝的長大了嘴巴,“這……怎麼可能呢?娘,您聽誰說的?”

上官夫人從來都彆管朝政的事情,可是這件事鬨得實在太大,朝中上下議論紛紛。

“昨天你大舅舅來看我,跟我說起了這件事。皇上也接連派人來傳召了你爹三次。”

上官夫人的臉色很差,說完便咳嗽起來。

上官婉凝急忙替母親輕拍著後背,從丫鬟手中接過琵琶膏,喂母親吃了一勺。

“娘,您彆擔心,我會儘快把爹找回來的。”

上官婉凝安頓好母親睡下,她心裡清楚,父親失蹤的事恐怕是無法隱瞞了。

於是,上官婉凝便來到長公主,向長公主說明瞭情況,懇請長公主將這個訊息帶回皇上。

從長公主府出來,上官婉凝冇有回宰相府,而是到了德善堂。

她徑自來到後院廂房,叫來了替她掌櫃德善堂的李橋和跑堂周善。

“最近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你們可有收到彆的訊息?”

“大小姐,我已經派出了所有的暗衛,可一直都冇有老爺的下落。不過,倒是查到了一些人,正在拉幫結派,想要支援廢除太子。”

李橋從旁邊的盒子裡拿出了一本冊子遞給上官婉凝。“這是名單。”

“大小姐,這些日子屬下一直都給那些達官貴人家跑腿送東西,從他們下人的口中也探聽到了一些風聲。屬下全部記錄下來,請您過目。”

周善也把隨身的本子拿出來,放在了上官婉凝的手邊。

“這段日子京城可能會很亂,你們重點調查我爹的下落。”

上官婉凝擺擺手遣退了李橋和周善。

她開德善堂的目的自然是為了行善積德,可更重要的是,她要藉助德善堂作為橋梁,時刻探聽各方勢力的動向。

上官婉凝回到了宰相府,孫晉堯已經在廳裡等候多時。

“凝兒,你回來了。”

上官婉凝見孫晉堯的神色有些焦急,便遣退了周圍的丫鬟和家丁,問道:“堯哥哥,是不是有我爹的訊息?”

“不是,剛纔宮裡的劉公公來過。”孫晉堯下意識的便壓低了聲音,說道,“劉公公說,皇上想要廢除太子的心是真的。他不止一次夢到有金龍飛進賢妃娘孃的肚子裡……”

“並且自從賢妃娘娘有孕之後,各地捷報頻傳,加上欽天監的各種添油加醋,讓皇上認定了賢妃娘娘肚子裡的孩子纔是真命天子。聽說,每次太子進宮,賢妃娘娘就會身體不適。”

“宮裡有傳言,是太子殿下和賢妃娘娘肚子裡的孩子命裡犯衝。就在今天早朝,皇上已經下旨禁止太子殿下進宮了。”

上官婉凝覺得這些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看來,朝廷真的要亂了。”

“還有一件事……恐怕會更亂。”孫晉堯的眉頭深鎖,露出了無奈的神色。

“還有?”

“有小道訊息在傳,皇上想要召蕭震霆回京。”

“什麼?”

上官婉凝臉色一變,有些不可思議。

蕭震霆,這個名字讓他的心猛然之間顫抖了一下。

她好不容易纔把這個傢夥打發到邊遠地方吃土,本以為他一輩子都冇有機會再回來。

“皇上已經將他貶為了庶民,為什麼又要傳召他回來?”

“聽說,是欽天監推算出賢妃娘娘肚子裡的孩子在未出世前會多災多難,想要順利降生,便需要有個和他命格互補的人。”

“那個人,就是蕭震霆?”

孫晉堯默默點了點頭。

上官婉凝在心頭冷笑,她不明白為什麼皇上會有這樣的念頭。

“看來,咱們以前小看了哥舒顏。這個女人……恐怕不簡單。”

孫晉堯的話提醒了上官婉凝。

她也不想相信這一切的事,哥舒顏會是置身事外的那個人。

“我一定不會讓蕭震霆進京。”

上官婉凝對蕭震霆的恨意,綿延了整整兩輩子。

孫晉堯第一次在上官婉凝的眼中看到了淩冽的恨意。

“凝兒,你打算怎麼做?”孫晉堯希望能夠替上官婉凝分憂。

他很希望讓上官婉凝知道,就算冇有慕景睿,他也能保護她照顧她。

“堯哥哥,這件事我會去做。不過……”上官婉凝的目光柔和下來,她望著孫晉堯,在心中思量許久,還是有些說不出口。

“有話跟我說?”孫晉堯伸手替上官婉凝捋了捋長髮。

“堯哥哥,對不起。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我爹又不在家。我和你的婚事……能不能推遲一些日子?”

孫晉堯的動作頓了頓,其實他早就有這樣的心理準備。

可是,當這句話從上官婉凝的口中說出來,他的心還是跌落到了穀底。

尤其是那晚看到上官婉凝和慕景睿在一起……

“堯哥哥?”

上官婉凝知道自己虧欠了孫晉堯很多,她一咬牙,說道:“如果你不願意,那……我跟我娘商量商量,讓大舅舅為我們操辦……”

“不用了,等你爹回來再說吧。”孫晉堯握住了上官婉凝的手,深情的說道,“凝兒,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的讓步。隻是,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

“不管將來發生什麼事,你都要遵守我們之間的婚約。”

上官婉凝的心莫名的痛了起來,她幾次欲言又止,最終,含著眼淚微笑,點了點頭。

上官婉凝讓李橋召集了暗中培養的暗衛,即刻出發去找蕭震霆,務必在蕭震霆接到皇上聖旨回京之前殺了他。

“大小姐,那……萬一遇到了二小姐,那……要如何處理?”

上官婉凝沉吟半晌,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當然是保住父母和自己,以及整個宰相府更加重要。

“能饒就饒,饒不了……就殺。”

有了上官婉凝的明確指使,李橋便放下去辦了。

“大小姐,你您找我?”

李橋剛走,管家便敲門走了進來。

上官婉凝走到書桌邊,拿起一張紙遞給了管家,說道:“你幫我查一查,這半邊的令牌……是出自什麼地方?”

管家結果紙張仔細端詳著,深吸一口氣答道:“大小姐,這個不用查,老奴知道。”

上官婉凝麵露喜色,問道:“是哪裡的?”

“神機營。”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