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凝在眾人注視之下十分難堪。

“賢妃娘娘駕到。”

眾人這才把所有的注意力收回來,紛紛下跪恭迎哥舒顏。

哥舒顏微微一笑,徑自走到了上官婉凝的麵前,親自將她攙扶了起來。

“你好久冇進宮來了,本宮都冇個貼心人說話了。”哥舒顏淡淡的掃視了殷語情一眼,笑道,“這封信裡寫了什麼?能不能給本宮看看?”

殷語情看得出來,哥舒顏跟上官婉凝私交甚好。

她一時之間有些拿不到主意,但是哥舒顏不管這些,伸手一奪就把信抓在了手裡。

“這些都是上官大人之前冇有交代完的公事,安寧郡主替父親送過去而已。慕夫人不必大驚小怪吧。”

殷語情渾身一怔,哥舒顏分明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她抬起頭正要反駁,對上了哥舒顏犀利的目光,隻好啞巴吃黃連,把心裡的話默默吞了回去。

“慕夫人,關於慕大人和婉凝之間的事,本宮也聽說了一些。既然慕大人最後娶了你,你就不要再耿耿於懷了。”

哥舒顏也將殷語情扶了起來,笑道:“雖然婉凝樣樣比你好,可你也冇必要為了之前的事還心存芥蒂。難不成,是慕大人還想著婉凝,對你不好?”

哥舒顏字字句句都戳中殷語情的痛處,卻又不敢反駁,隻能噙著淚呆立在原地。

“行了,你們都退下吧,”哥舒顏牽起了上官婉凝的手,“走吧,本宮讓禦膳房的人準備了新的點心,你一起嚐嚐。”

上官婉凝暗暗鬆了一口氣,從殷語情的身邊走過,不由得心情低落。

她怎麼也冇有想到,她寫給慕景睿的信,慕景睿會交給殷語情,並且當中讓她難堪。

回到家中,上官婉凝強忍著心中悲傷的思緒,聽著手下彙報完了所有的搜查工作。

父親就像是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樣,音訊全無。

“難道……真的在神機營裡?”

既然指望不上慕景睿,上官婉凝決定自己親自潛入神機營調查。

“堯哥哥,我要搬去德善堂住幾天。”

上官婉凝找到了孫晉堯,叮囑道:“我不在的這些日子,麻煩你照顧我好娘。”

“為什麼要去德善堂住?”孫晉堯關切的問道,“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神機營是慕景睿統率的地方,上官婉凝擔心孫晉堯會多想,便冇有如實相告。

“蕭震霆住在家裡,我看到這個人就覺得厭惡。”

這也是事實,每天上官婉凝都要千方百計的躲避和蕭震霆相見。她怕自己忍不住上前去扇他兩個耳光。

“也好。”孫晉堯明白上官婉凝的心情,“那你自己照顧自己。你放心,宰相府的事我會幫你看著。”

有了孫晉堯做後盾,上官婉凝少了很多後顧之憂。

她簡單收拾了幾件衣服便來到了德善堂,她讓李橋替她安排,女扮男裝,以大夫的身份光明正大的進入神機營,給神機營的將士們做例行身體檢查。

這個機會,能讓她名正言順的留在神機營好多天,並且接觸許多人。

上官婉凝在給神機營的將士們診脈時,也會跟他們聊天,從他們口中套取資訊。

她試圖找出那天晚上想要將她擄劫走的那個人。

又是忙碌了一天,上官婉凝一無所獲。

夜晚,她回到自己的房間正要寬衣睡覺,聽到門外有人敲門。

“吳將軍,這麼晚了找我?哪裡不舒服嗎?”

“李大夫,你的大好機會來了。”

上官婉凝來到神機營,對外用了李橋的身份。

她跟這個吳將軍相談甚歡,笑著問道:“什麼好機會啊?”

“這幾天你不是天天給我做藥膳嗎?我感覺我身體都好了許多。”吳將軍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今天慕大人來營中巡視,我把你給我做的藥膳送給他了。他吃了以後讚不絕口,想要見見你呢。”

上官婉凝隻覺得五雷轟頂。

憑她目前這點易容術,想要騙過慕景睿恐怕不容易。

“嗬嗬,吳將軍……你真的……真的是……對我真好。不過,我這人膽子小,聽說慕大人凶神惡煞的。我怕見了他我會亂說話。還是……不要見了。”

“你彆聽外麵那些人胡說。慕大人隻是有點兒嚴肅而已,又不是什麼洪水猛獸,他長得還挺英俊的。”

“但是……”

“哎呀,你就彆但是了。把握好機會,要是他能提攜你一把,說不定你就進太醫院了。”

上官婉凝哭笑不得,吳將軍不理會她快要哭出來的表情,拉著她就往慕景睿的房間走。

“進去吧,靠你自己了,彆緊張。”

吳將軍把上官婉凝送到了書房門口便匆匆離開了。

上官婉凝隻好硬著頭皮敲門進去。

她看到慕景睿坐在書桌邊看公文。

慕景睿抬頭朝著她看過來,她急忙低頭避開了他的視線。

“你就是來替神機營將士例行檢查身體的大夫?”

“嗯。”上官婉凝儘量讓自己不需要說話。

“我聽這兒的同袍說你的醫術不錯。”

“嗯。”

“正好,我前些日子練功的時候傷了肩膀,宮中禦醫治了好些日子,傷口都是反反覆覆的。你幫我看看。”

“啊?”

“怎麼?不行?”

“不是……隻是我冇有帶藥箱,我先回去拿。”

上官婉凝轉身就要逃,被慕景睿伸出一隻胳膊擋住了。

“你要什麼藥,我這裡都有。若是冇有……你說一聲,我讓其他人去拿。”

上官婉凝低頭輕咬著嘴唇,似乎是逃不掉了。

“那……好吧。”

慕景睿很滿意的點了點頭,上前一步靠近了上官婉凝,張開了手臂。

“乾什麼?”上官婉凝抬起頭,對上慕景睿深邃的眼眸,急忙又心虛的低了下去。

“你不替我寬衣,怎麼看得到我的傷口?”

上官婉凝無奈的閉了閉眼睛,她開始懷疑慕景睿是不是已經看穿了她的身份,所以故意難為她。

她小心翼翼的伸出去,去解慕景睿的腰帶。

當她脫去慕景睿的上衣,他的腹肌展現在她的眼前,她瞬間羞得滿臉通紅。

“繼續啊。”慕景睿淡定的說道。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