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景睿一手托著慕景言,一手拉住上官婉凝縱身閃躲。

寂靜悠長的小巷,兩頭都被手持鋼刀的蒙麪人堵住。

昏暗的月光拉長了所有人的身影,微風輕輕吹過,揚起了髮絲拂過臉龐。

一共八個人。

慕景睿從他們的呼吸之中判斷出,全部都是一流的高手。

他有些擔心會嚇著上官婉凝,但是眼角餘光卻看到她十分鎮定。

慕景睿放下了慕景言,交給上官婉凝照顧,眼中的淩冽掃過那些黑衣人。

“小心啊。”上官婉凝低聲叮嚀,說完便扶著慕景言走到了一旁的角落裡。

兵刃交接,刀光劍影。

上官婉凝看著慕景睿手起刀落的殺伐果斷,她彷彿又看到了當年戰場上戰無不勝,令敵人聞風喪膽的戰神。

但是……

上官婉凝的心裡並不好受。

她能夠察覺到,重生後她的生活軌跡發生了變化,雖然現在還在可以掌控的範圍,可她不確定以後會怎麼樣。

萬一,她還是控製或者融化不了慕景睿,那該怎麼辦?她絕對無法接受,眼睜睜的看著族人再死一次。

“走。”

慕景睿殺了八個黑衣人,提著滴血的長劍走到了上官婉凝的麵前。

她這纔回過神來。

他的衣袍上沾滿了血跡,頭髮略微淩亂,眼中殺氣未退。

這樣的他,她太熟悉了。

“你冇事吧?”

“冇事。彆人的血。”

上官婉凝情不自禁的朝著那邊看了過去。

慕景睿身形一晃擋住了她的視線。

“彆看了,走。”

上官婉凝覺得,慕景睿大概是想要保護她內心世界的純潔,不想讓她看到太血腥的畫麵。

“景言被打傷了,必須儘快找個大夫醫治。你打算怎麼安頓她?”

慕景睿頓了頓,眼神逐漸黯淡下來。

他已經被貶為賤民,就算現在跟隨著太子,也同樣改變不了。自身難保的他,還怎麼保全妹妹?

“上官家在城郊有一座宅子,平日裡冇什麼人去。隻有幾個家丁和丫鬟在看守打掃。先把景言送過去,其它的再從長計議。”

上官婉凝不等慕景睿再提出異議,便又將慕景言推了回去。

慕景睿略微遲疑,便跟隨上官婉凝去了城郊的宅子。

他們半夜到來,讓這裡的下人措手不及。

上官婉凝吩咐下人準備熱水和換洗衣服,讓丫鬟替慕景言重新梳洗,找了大夫醫治。

“她的外傷倒是也不太嚴重,不過就是身體太虛弱了。幸虧有功夫底子,換做平常人早就撐不住了。”

大夫也覺得詫異,一個看起來柔弱的小姑娘,居然有那麼強烈的求生意誌。

“隻不過,她臉上的紅斑……我暫時也想不出來是什麼原因。”

“不要緊,我們再想辦法。有勞了。”上官婉凝讓下人送大夫出去,並打賞了銀子封住他的嘴。

慕景睿走到窗邊看著昏迷不醒的妹妹,沉沉的歎了口氣。

“看來……得再找其他大夫……”

“不用。她隻是過敏,過幾天就冇事了。”上官婉凝嫣然一笑,看著慕景睿調侃道,“虧你還是和她從小一起長大的大哥,難道你不知道,景言吃了桃子會過敏嗎?”

“她吃了桃子?你怎麼知道?”

“迎春樓這種地方,是紙醉金迷的消金窟,哪個不是貪得無厭。”我也是怕老鴇子不肯放人,所以才以防萬一,提前收買了哪裡的姑娘,給景言吃了桃子。隻是冇想到,她性格那麼剛烈,竟然……”

慕景睿忽然之間發現,其實他並不瞭解上官婉凝。

現在回想起來,她在迎春樓裡鬨出那麼大的動靜,除了要教訓趙旭以外,也是吸引了彆人的注意力。

就像那天她讓綠桐給他送信去接,卻遇到了蕭玉玨被刺殺。似乎每一步,她都計算的精準無誤。

這樣的心機,恐怕連男人都望塵莫及。

“你也累了一個晚上。我讓下人給你準備了換洗衣服,不如你先去……”

“為什麼幫我?”

慕景睿的視線從妹妹身上轉向了上官婉凝,帶著懷疑和探究,深邃的彷彿一池子死水,冷得讓人打顫。

“我……不應該幫你嗎?”

上官婉凝想到上一世鬼迷心竅,在慕家落難,慕景睿上門提親時她又哭又鬨不肯下嫁的場景,也難怪慕景睿會對她有所懷疑。

“冇有應該不應該……你本來就不願意嫁給我,何況現在……”

“但是你我之間的婚約也不算正式取消。你娘給我的髮簪我還留著,那是我們的信物。”

上官婉凝前後態度差距太大,慕景睿始終難以釋懷。

他原本就是多疑的人,上官婉凝為了打消他的疑慮,邁著步子向前幾步,扯了扯他的袖子。

“你還記不記得我被綁匪綁架的那一晚?”

慕景睿的腦海之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了一些讓他麵紅耳赤的畫麵。

那時的她,抱著他,呼喚著他的名字,還……

現在想起來,他依然渾身炙熱。

“在我遇到危險的時候,是你保護我救了我。你對我有救命之恩,所以,我要還你這個人情。至於我們的婚約……”

上官婉凝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有冇有愛過慕景睿。畢竟,上一世的經曆讓她不堪回首。

“不管怎麼樣,你救了景言,我們慕家欠你一個恩情。將來有機會我會報答你的。”

上官婉凝暗暗鬆了一口氣。

有了這份交情,將來若是再發生什麼她控製不了的事,至少,也能讓慕景睿有所念想了。

“我要趕在天亮之前回去,不然會落人口實。”上官婉凝朝著窗外的夜色看了看,似乎是若有所思。

她臨走之時吩咐下人好好照看慕景言。

慕景睿護送上官婉凝回城,到了相府後門,上官婉凝推了推門,竟然紋絲不動。

“怎麼了?”慕景睿看出了上官婉凝的臉色微變。

“可能出事了。綠桐冇有給我留門。”

慕景睿盯著門看了一會兒,輕聲說道:“門後有人。”

上官婉凝瞬間眉頭深鎖。

“看來……我偷偷出門的事被髮現了。”上官婉凝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她抓著慕景睿的手腕,說道,“你能不能幫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