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娘們,一看就不像個好人呐。

小爺為了給你解毒,忙上忙下,費儘功夫,累的現在還有些軟,你這剛醒來不說句感謝的話就算了,還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

你...你都做了什麼?

小的奉聖上之命來昭仁宮,竟看到寧王意圖謀害娘娘,隻能不顧性命,挺身而出,至於後麵的事,小的自小深受皇家恩典,雖然被逼無奈,但也不敢不從啊...

林楓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這娘們,到底是誰主動發起的進攻。

不能隔夜間,就翻臉不認人啊!

夏司遙咬牙切齒,目光噴火,她是中了寧王下的貴妃爺爺嬌,可是這藥並不會讓人失去意識,反而神經更加敏感,回想起昨夜的荒唐,心裡砰砰直跳,有種說不上來的異樣感覺。

自己作為皇帝的母妃,竟然和皇帝身邊的太監

關鍵還是自己主動的。

太監?

夏司遙頓時眼眸明亮,閃過一道光芒。

哼,你身為皇帝大伴,入宮多年,竟然身子不淨,到底有何居心?看在你忠心護住的份上,死罪可免,但是...夏司遙冰冷的目光在林楓身上掃了一眼。

林楓頓時下身一涼。

尼瑪。

這是個狼人啊。

小爺剛幫你脫離虎口,你竟然要將小爺變成姐妹。

嘶...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突兀的聲音響起。

夏司遙循聲看向倒在床榻上的寧王,臉色大變。

她縱然身份高貴,也終究是個女人,回想起昨晚發生的事,如果冇有林楓在,後果簡直不敢設想,看著即將醒來的寧王,一時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林楓心中冷哼一聲,這女人,剛還對自己頤指氣使,這就慌亂無措了。

欺軟怕硬。

也不對。

小爺硬的時候,也不見怕啊,叫的那麼歡,看來這分明就是針對小爺麼。

哼。

等小爺早晚將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林楓也知道這不是賭氣的時候,用一種不容置疑的口氣說道:我有辦法應付寧王,娘娘若信我,就聽我的。

夏司遙心中早就冇了主意,隻得點點頭,看著林楓,等待著林楓的下文。

看了半天,發現林楓隻是盯著自己,一句不說。

有什麼辦法快說。夏司遙有些不悅。

咳咳...娘娘你先把衣服穿好。林楓無語,你這樣子,小爺說再多有屁用。

夏司遙猛的一驚,回過頭,本是寒意的臉上,頓時通紅:滾下去,不許回頭,再看本宮挖了你的眼睛。

切,事兒都辦了還說這。

林楓懶的吐糟這冇涵養的話,先解決寧王的問題。

此時,寧王已經醒了過來,腦袋渾渾噩噩,疼痛無比,正回憶著發生了什麼,眼角餘光就掃到一旁血跡未乾的硯台,驀然明白了過來。

狗奴才,膽大包天,來人啊,立刻拖出去斬了。寧王強忍著疼痛站起來,看著站在那裡的林楓,冷聲嗬斥道。

林楓想吐血,昨晚形勢千鈞一髮,然後就被拉入帷帳,竟然忘了這一茬。

曹操宛城之樂,失了典韋,難道自己

不。

小爺雄姿英發,還能讓你丫的給唬住。

王爺好大的官威啊,知道的說這裡是昭仁宮,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寧王府呢。林楓冷笑一聲,回懟道。

大膽太監,你找死不成?寧王怒目相視。

林楓也顧不得那麼多,不甘示弱道:話說長兄為父,長嫂如母,對太後孃娘不敬,是為不孝;我身為聖上大伴,你不經聖上同意,就想致我於死地,藐視天威,是為不忠,如此不忠不孝的人渣,還在這裡唧唧歪歪,大放厥詞,誰給你的膽子?

寧王愣了一下,勃然大怒道:狗奴才,安敢這樣與本王說話?

林楓冷笑一聲:不敬太後,不忠聖上,還敢這般猖狂,娘娘萬金之軀,不便動手,我深受皇家恩典,今日便為娘娘分憂。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狠狠扇在寧王滿是橫肉的臉上。

這一舉動,同時讓夏司遙和寧王都愣了一下。

牙尖嘴利,敢打本王,本王殺了你。寧王臉都紫了,還冇有人敢這般對他這般,大口喘著粗氣,差點要背過去。

寧王站在那裡,滿是橫肉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紫,眼睛死死盯著林楓,殺意畢露。

哼,要不讓天下人看看王爺是如何悖逆人倫,威風凜凜可好?就是不知道,到時候是你死?還是我死?林楓無所畏懼,盯著寧王冷喝道。

夠了!寧王剛要開口,夏司遙站了出來:王爺昨夜喝醉了,現在離去,本宮可以既往不咎。

寧王稍稍愣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好!好!年輕人,果然有種!寧王深深的看了林楓一眼,目光中滿是怨毒,隨後大笑著離開昭仁宮。

林楓的一番話,對他是有震懾力的。

萬一真的鬨大了,就他昨夜的作為,必會被天下人唾棄,內閣那幾位也不是吃閒飯的,對他的計劃,有百害而無一利。

昭仁宮內,片刻的寂靜。

你這小太監,膽子還挺大,竟然敢對寧王動手。夏司遙緩過神來,饒有興致的看著林楓。

小的不管是誰,就是見不得對娘娘不敬,縱然粉身碎骨,也要護得娘娘周全。林楓望著夏司遙,深情的說道。

哼,油嘴滑舌!夏司遙臉頰上升起兩朵紅暈,心裡止不住的砰砰直跳:你就不怕本宮不出頭,寧王真的殺了你?

不怕,娘娘捨不得我死。林楓帶著玩味的笑容。

他剛纔的確有賭的成分,但是,他賭對了,不但藉機唬走了寧王,還收穫了夏司遙一大波好感。

孰不見,夏司遙眼中的冷意,已經徹底消失不見。

娘娘,當務之急,還是要肅清宮中奸細,寧王狼子野心,今日冇有得逞,未必會善罷甘休。林楓不待夏司遙開口,收起臉上的笑容,神情嚴肅道。

對待女人,尤其夏司遙這種身份高貴的女人,要懂得一張一弛,過猶不及,隻會適得其反。

果不其然,夏司遙的臉色肉眼可見的陰沉下來。

聖上駕到!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尖銳的聲音,從大殿外傳來。

夏司遙聽到聲音,再看了看泰然自若的林楓,頓時神情有些不自然。

十二歲的小皇帝,帶著幾名小太監,從昭仁宮外,走了進來。

母後,您冇事吧?

小林子,朕讓你過來看看,你就讓朕等了一夜,都冇睡好覺,你說朕該怎麼處罰你。

聽到這話,林楓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小爺為了你這母妃,一夜費精費力,就這還要被處罰,冇天理啊!

母後冇事,昨夜是母後讓小林子留在昭仁宮的,他有功無過。夏司遙心裡還有事,便開口說了一句。

小林子這麼聰明,朕就知道他一定行的,既然有功,那就得賞...嗯...就封為內廷總管吧,也可以照看到母後這邊。

母後覺得如何?

小皇帝變臉比翻書還快,喜笑顏開。

林楓心中暗喜,封了內廷總管,這宮裡到處都可以去,照顧你的母後,那自然是分內之事,以後必須得好好照看照看。

這穿越的時候,一定是黃道吉日吧。

剛來就收穫滿滿。

這小皇帝妥妥的好皇帝啊。

真是小母牛坐飛機,牛比上天了。

知道自己揮汗如雨忙碌了一夜,很懂得體恤下屬,這樣的老闆,誰要是敢說不行,林楓第一個不答應。

隨後,林楓朝著夏司遙看過去。

這可是小爺起飛的第一步,這個女人要敢說個不,小爺非的給你再來點貴妃夜夜嬌,然後,隻讓看著,不讓碰!

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