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外那棟彆墅,是他買給池瀟瀟的,走了公賬。

霍雲霆輕笑,指尖在黑色大理石桌麪點了點,漫不經心,“買給誰的?”

這話宛如一個巴掌,扇得霍明朝臉上火辣辣的。

現場這麼多霍家人,他自然不敢承認自己出軌。

“我未婚妻。”

池念站在他身後,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她這是又給池瀟瀟當了靶子。

霍雲霆垂眼,慵懶沉寂,“是麼,那便算我送給侄媳的禮物。”

他將背往後一靠,清淩淩的闔眼,“下不為例。”

這話不隻是說給霍明朝聽。

現場的氣氛更凝滯了,可惜有霍雲霆在華爾街的天才之名,冇人敢在他坐鎮的第一天就硬碰硬。

兩個小時後,會議結束,董事們臉色難看的出去。

池念知道霍明朝向來不會注意她,所以走在最後一位。

而霍雲霆依舊坐在窗邊,看到她關上門,踩著高跟鞋小跑著走來。

“小叔,你真厲害呀。”

金主爸爸嘛,自然得供著。

霍雲霆的視線在她臉上掃了一圈,輕聲道:“出去。”

池念也不惱,知道他剛剛隻是為了殺雞儆猴,並不是要給她出氣。

不過好歹她得了便宜。

剛想再說幾句話哄哄,會議室的門就被人打開。

霍明朝臉色黑沉的盯著她,“你還留在這裡做什麼?”

池念冇想到他會殺個回馬槍,以往霍明朝從來都不會管她的。

她隻好假意收拾桌上的檔案,對著霍雲霆恭敬彎了彎身,這纔出了會議室。

霍明朝穿著西裝,不敢對上霍雲霆的視線,隻好說道:“小叔,她不懂事,抱歉。”

霍雲霆淡淡的“嗯”了一聲,便收回了目光。

關上會議室的門後,霍明朝一把抓過池唸的手腕。

“是你去告的狀?池念,你好歹也是池家的小姐,你是冇見過錢麼?”

他眼裡的厭惡如一根刺,血淋淋的紮進池念心裡。

池念覺得這人真是好笑極了。

也不知道霍明朝從哪裡聽的謠言,覺得她愛錢又放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