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樾不是自幼鐘情於她嗎,春日宴上他明明剛跟自己求過親,怎麼會又向彆人提親?!

蘇雲黎什麼都顧不得了,她翻身上馬,直奔太尉府。

她不惜以血為祭逆天改命,才能重新回到他身邊。

他怎麼可以連補償的機會都不給她,就要娶彆人?!

蘇雲黎剛到太尉府,就看到一群人喜氣洋洋的走了出來。

為首的,正是她心心念唸的男人!

“時樾!”一聲呼喊,跨越兩世,飽含深情。

被呼喚的男人神色一僵,眼底的笑意瞬間化為冰鋒。

“臣,拜見公主!”

蘇雲黎顧不得有人在看,上前一步,拉住了男人的手:“時樾,你為何要娶趙小姐?”

秦時樾薄唇微動:“趙小姐宜室宜家,是良配。”

蘇雲黎心中驀然一痛,不可置信地喃喃:“那我呢?”

秦時樾單膝跪地,眼中風霜肆虐:“臣婚期已定,六月初六,還請九皇子和公主前來觀禮。”

蘇雲黎臉色蒼白,嘴唇不可抑製的顫抖:“不,你不能……”

“男婚女嫁,天經地義。”

男人冷酷的話語,讓她差點忍不住淚灑當場。

蘇雲黎伸手去扶秦時樾,卻被他躲過:“男女有彆,請公主自重。”

他左一句公主,右一句公主,聽起來有禮有節,卻將兩人的距離越拉越遠。

“你以前從不這樣叫我。”蘇雲黎終於忍不住紅了眼眶,“時樾,你不是說過要娶我的嗎?”

春日宴,他親自摘了開得最盛的桃花贈予她。

“雲黎,待到中秋,我向陛下求親可好?”

言猶在耳,可中秋未至,他竟然要另娶他人!

秦時樾瞳孔一縮,周身散發出陣陣冷意:“公主金枝玉葉,臣高攀不起。”

“高攀不起?”蘇雲黎喃喃,如墜冰窖。

她負了他,害他慘死。

可她也曆經輪迴之苦,隻為能跟他再續前緣。

到頭來,卻隻換來他一句高攀不起。

難道這就是她的報應嗎?!

尖銳的疼痛從胸口迅速蔓延全身,蘇雲黎喉頭泛起陣陣腥甜,被她強行壓下。

也罷,如果這是他想要的,那她願意祝福他!

“既然將軍心意已決,那我就祝將軍和未來的夫人永結同心,早生貴子。”

秦時樾聞言,下頜猛然收緊,起身抱拳:“臣多謝公主。”

說完,他轉身離去,翻飛的袍角映紅了蘇雲黎的眼。

蘇雲黎心痛如絞,再也壓製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摔倒在地。

“來人!救公主!”

急促的呼喊令秦時樾腳步一滯,他自幼習武,耳力驚人,自然知道身後發生了什麼。

胸口處有什麼東西躁動著要噴薄而出,他握緊雙拳,眼神複雜。

秦時樾,不要對她心軟,你忘了上一世她是怎麼對你的嗎?

這個女人慣會做戲,難道你還要繼續被她耍得團團轉?!

秦時樾閉了閉眼,再睜開時,眼中已恢複了之前的冷漠。

他決然離去,從始至終都冇有回頭。

蘇雲黎昏迷之前,看到的最後一幕就是他決絕的背影。

他真的,不要她了!

……

蘇雲黎做了一個夢,夢中光怪陸離。

一會是秦時樾七孔流血,慘死在她麵前。

一會是他冷著臉:“公主金枝玉葉,臣高攀不起。”

她想叫住他,卻無論如何都張不開口。

混沌中,國師上輩子說過的話再次響起。

“公主,如若有幸再見將軍,他若不能釋懷,見一次,你的心會痛一次,直到疼痛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