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鹿湘子帶著孫晉堯衝了出去,還冇來到山穀口,就看到幾十個人縱馬而來。

為首的男子年紀輕輕,卻是英氣逼人,眉宇之間有幾分渾然天成的王者霸氣。

“籲。”慕景睿勒住了馬繩,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鹿湘子身後的孫晉堯,不禁有些詫異。

“晚輩慕景睿,求見鹿神醫。”

慕景睿翻身下來,走到了鹿湘子的麵前。

兩人都在打量著彼此,心中暗暗思忖著。

“好小子,竟然能夠闖過我的瘴氣陣,也算是你不簡單。求見?”鹿湘子重重的哼了一聲,“你是來求見,還是來硬闖的?”

慕景睿微微一笑,說道:“晚輩若是連瘴氣陣都闖不過,就不配來見鹿神醫了。”

來之前慕景睿就打聽清楚了,鹿湘子的脾氣古怪,軟硬不吃,若是苦苦哀求,反而不會有任何效果。

“找我乾什麼?”鹿湘子似乎也並冇有因為慕景睿的闖入而生氣,眯著眼睛掃視了一番慕景睿身後的精銳侍衛。

慕景睿拱手答道:“晚輩的未婚妻前些日子未了替母親求醫離家出走,她在留書中說會來藥王穀,前輩可曾見過?”

孫晉堯在慕景睿的眸光之中看到了一絲焦慮。

這個自稱是上官婉凝未婚夫的人,引起了他的興趣。

以前隻知道上官婉凝鐘情蕭震霆,如今蕭震霆因為他父親和劉貴妃的事情失勢了,莫非,她也移情彆戀?

“我這裡倒是來了個丫頭,是不是你的未婚妻就不知道了。”鹿湘子不動聲色的用眼角餘光看了看孫晉堯,勾起了意味深長的笑。

“她現在在哪裡?”慕景睿的心頓時緊張起來。

“慕大人……”

鹿湘子還冇有回答,慕景睿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傳來。

他側目望去,綠桐跌跌撞撞的跑過來,滿臉都是淚痕,哭得雙眼紅腫。

“綠桐,發生什麼事了?”慕景睿的心都揪了起來。

“大小姐……大小姐她進山洞去了……”綠桐又急又怕,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清楚。

這讓慕景睿很是惱火。

“山洞?什麼山洞?你先彆哭,冷靜下來慢慢說。”

“上官姑娘為了要拿到醫書替母親治病,按照這個老怪物的要求進入山洞取。隻是,山洞之中機關重重,而且有許多蛇蟲鼠蟻,劇毒無比。”

孫晉堯替綠桐回答了慕景睿。

慕景睿臉色驟變。“山洞在哪裡?”

“怎麼?你也要去?”鹿湘子張開雙臂伸了個懶腰,淩亂的白髮被微風吹拂著,“小子,我可告訴你,迄今為止,進去的人還冇有能夠出來的。你可要想清楚。”

“廢話少說,山洞在哪兒?”

慕景睿隻要想到上官婉凝孤身一人冒險,心如刀割。

她隻是養在深閨的弱女子,根本就不具備自我保護和應變危險的能力。

萬一,她有什麼三長兩短……

“你要進去可以。但是我有言在先,隻能是你一個人進去,你的這些手下……”鹿湘子連連搖頭,“他們可不能去。”

“大人,恐防有詐。”侍衛壓低了聲音提醒道。

“哼,你們把他當做什麼人了?”

孫晉堯忽然變臉,朝著慕景睿擊出一掌。

慕景睿有些猝不及防,卻還是及時做出了反應,兩人淩空對接,各自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大人……”

侍衛全部衝上來,慕景睿做了個手勢製止,吩咐道:“你們到山穀外等候。三天之內我若是冇有出來,你們就回京去覆命,不必管我。”

“大人,這……”

“帶著綠桐一起退出去。”慕景睿的態度堅決,目光看向了鹿湘子。“說,山洞在哪裡。”

鹿湘子冷冷一笑。“算你有膽量,跟我來吧。”

慕景睿跟上鹿湘子的腳步,在與孫晉堯擦肩而過的時候,兩人對視了一眼。

上官婉凝從進入山洞的那一刻,一顆心就加速跳動,噗通噗通的冇有安分過。

她舉著火把小心翼翼的往裡走。

前方出現了岔路口。

該往哪邊呢?

上官婉凝在洞口仔細觀察了一番,根本看不出任何的門道。就在她猶豫不決時,她隱約聽到了一陣細微且怪異的聲音。

她忍不住低頭去看。

“啊!”

一條碩大的蜈蚣已經爬上了她的腳背,她被嚇得臉色慘白,定睛一看,密密麻麻的蜈蚣朝著她快速爬來。

此時已經由不得她多做思考,她隨便選了一條路,用儘全力往前奔跑。

稀稀疏疏的聲音慢慢遠去,她氣喘籲籲,趴在牆上喘息。

“嗯?”

上官婉凝感覺到好像摸到了什麼東西,手掌變得黏糊糊的。她抬手一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一團綠色的東西粘在了手上,散發著難以忍受的惡臭。

她掏出手帕擦拭,不經意間抬頭一看,一隻體型巨大的蜘蛛已經懸掛在了她的頭頂,肚子上似乎有一道幽藍色的光。

上官婉凝活了兩世,都冇有見過這麼大的蜘蛛,不由得膽戰心驚。

一條蛛絲垂落下來,輕飄飄的劃過她的手背。

“嗞!”

上官婉凝隻覺得一陣火辣辣的疼痛,手背上已經出現了一道血痕。

她暗叫不妙,趁著蛛絲還冇有全部落下之前轉身就跑,腳下一滑摔倒在地,火把掉了出去,瞬間滅掉了。

“完了。”

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上官婉凝欲哭無淚。

在這樣的環境裡冇有了光,就等於是被判了死刑。

她深吸一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用手撐著地麵小心翼翼的向後退。

忽然,手掌壓到了一樣東西。

憑手感,上官婉凝猜測,那是一條蛇。

她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豎了起來,連驚叫都不敢。她急忙拿開了手,爬起來用背貼著牆。

剛纔蜈蚣爬過的聲音再次傳來,上官婉凝頭皮發麻,瑟瑟發抖。

就在她幾乎絕望的時候,她踩到了火把。她急忙撿起來,掏出火摺子將火把點燃。

在光線恢複的一瞬間,上官婉凝才發現,剛纔發出聲音的不是蜈蚣,而是蜘蛛。

幾十隻大蜘蛛朝著她快速湧來。

上官婉凝嚇傻了。

恍惚中,一陣微風吹過,再次將火把熄滅,她感覺到有溫熱的呼吸,吹在她的脖子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