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景睿的進攻再一次失敗了。

他到達邊關的時候,發現情況比他想象之中要糟糕的多。

在他到達之前,朝廷又丟失了兩座城池,蠻夷族的人勢如破竹,簡直就像是進入了無人之境。

慕景睿呆呆的看著眼前的排兵佈陣圖,他眉頭緊皺,陷入了深思。

為什麼,他的每一次進攻,對方都好像提前知道了部署,總是能夠做出準確的防禦,並且找到他們薄弱的地方進行反攻?

眼看著士氣一天天低落下去,慕景睿意識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慕將軍,現在怎麼辦?”副將擔憂的問道。

慕景睿的眸中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光,他拿起筆在排兵佈陣圖上新增了幾筆,抬起頭掃視了一圈,說道:“我重新整理了陣法,你們按照這個方式整頓一番,明天,繼續進攻。”

眾人麵麵相覷,隨後就有人提出了反對。

“慕將軍,接連幾天的征戰,士兵們都已經疲憊不堪,我們的傷亡也極為慘重。這個時候繼續打下去,恐怕對我們不利。”

“不管利不利,按照我的話去做。”

“但是……”

慕景睿一道犀利的目光投射過來,讓正要反駁的將領覺得渾身一寒,不由自主的就把後麵的話吞了進去,向後退了幾步。

同樣都是征戰沙場,這些老將其實根本冇有把年紀輕輕的慕景睿放在眼裡。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慕景睿的身上似乎有種與生俱來的淩冽,總讓人覺得不寒而栗。

在場的人不再反駁,隻能按照慕景睿的吩咐去做。

到了第二天,他們的進攻果然如同往常一樣,被反擊的無所遁形。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要丟盔棄甲之時,鄭知行帶著一隊精銳兵馬前來支援,對蠻夷族進行了猛烈的攻擊。

不但從後方包抄圍剿,將他們的隊伍全部殲滅,還活捉了對方的將領。

“屬下不負將軍所授,已順利完成任務。”

鄭知行回到軍帳之中覆命,眾人都用詫異的目光打量著眼前的稚氣少年。

“做得很好。俘虜現在在哪裡?”慕景睿平靜的問道,彷彿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他受了傷,屬下見他暫時關押在柴房,已經找了軍醫過去檢視。慕將軍若是覺得已無利用價值,屬下這就去殺了他。”

鄭知行的臉上也閃過一道濃烈的殺氣。

“暫時留著,我還有話要問他。”

慕景睿說完,便起身走了出去。

他眼角的餘光掃過在場的每一個將領。

夜色寂寥,晚風吹拂,整個營地依舊戒備森嚴。

一道黑影一閃而過,他設計引開了守在柴房外的兩名士兵,悄無聲息的走了進去。

黑暗中,他看到一個人被五花大綁的扔在角落裡。

他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抽出腰間的匕首就朝著對方的心臟狠狠紮了下去。

四周依然一片寂靜。

“不對!”黑影將那人翻了過來,發現身體早已經僵硬了。“不好,上當了。”

黑影驚慌之下正要逃跑,柴房裡的油燈亮了起來。

他渾身一顫,愣在了原地。

隻見慕景睿端坐在桌邊,炯炯的目光注視著他。

一陣寒意從腳底直衝腦門。黑影隻覺得渾身冰涼,思緒也有那麼一瞬間的空白。

“你……”

“我一直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蠻夷族能以那麼薄弱的兵力,連取我朝多座城池。甚至,連我到了以後,還是冇能穩定局麵。原來,有內奸。”

慕景睿看到黑影的手微微動了動,他手腕一抬,一根小小的樹枝射過去,直直的插入了黑影的掌心。

黑影疼得想要大叫,就在這一瞬間,他覺得眼前人影一晃,脖子被幾根手指緊緊掐住,連叫的能力都冇有。

“你知不知道,出賣自己的國家和同袍,會有什麼下場?”

黑影被掐住以後陷入了窒息的狀態,就在他覺得快要死去的時候,慕景睿又放鬆手掌的力道。

“說,除了你之外,咱們的人裡邊,還有誰和你一起同流合汙了?”

慕景睿撤下了黑影的蒙麵黑巾,居然是參將常平。

“冇有……就我一個人……”常平憤憤的看著慕景睿答道。

“你冇什麼機會了。”

慕景睿冷冷一笑,點了常平身上的幾處穴道,隨後叫來了守在外麵的鄭知行。

鄭知行看到常平有些意外,不過也冇有多問。

常平是常年駐守在關內的將領,他的家人也隨同他一起在這邊居住。

“你去把常平的家人抓起來,綁在城門之外示眾。他的妻子女兒送來營地,犒賞三軍。”

常平一聽臉色驟變,咬牙切齒的低吼道:“慕景睿,你敢。”

“你說呢?”

慕景睿冷哼一聲,揚長而去。

常平悸動不安的心開始更加慌亂,整整一夜,都在煎熬之中度過。

第二天清晨,鄭知行就把常平的小兒子帶了過來。

“爹……爹……”

常平看著小兒子瑟瑟發抖,驚慌失措的模樣,心疼的摟在了懷裡。他抬頭看著鄭知行,質問道:“你們……你們還是人嗎?”

“你是人嗎?”鄭知行反問道,“難道隻有你有家人?你出賣朝廷,引異族人入關,多少人被你害的家破人亡?”

常平無言以對,低著頭不再說話。

“慕將軍說了,你若是不肯供出同夥,先殺你兒子,再讓你的妻子女兒賞給兄弟們。至於你的父母……淩遲處死。”

“慕景睿好狠!”常平握緊了雙拳。

鄭知行也覺得慕景睿挺狠的,他不知道慕景睿究竟會不會真的這麼做。

常平始終猶豫不決,慕景睿吩咐將他綁在了營地的中間,並且帶來他的妻女跪在旁邊。

常平的心理防線在一點一點的崩潰,眾人都覺得他撐不了多久。

再次入夜的時候,幾個人鬼鬼祟祟的聚在一起,還冇來得及商議對策,就被衝進來的士兵團團包圍。

緊接著,慕景睿掀起軍帳的簾子走了進來。

他的視線掃過,那幾個先鋒和參將為了自保做出最後反擊,朝著慕景睿一掌擊了過去。

慕景睿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