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怎麼樣。”慕景睿提出了質疑,“若是真有這樣的辦法,你之前為什麼不說?”

“因為,操作起來會有難度。”聖子說到這兒停了停,伸出一隻手抓住了欄杆。

慕景睿觀察著他的神色,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手指彎曲,關節泛白,似乎正在隱忍著劇烈的痛苦。

“什麼難度?”

“必須要讓這位姑娘跟隨我回到蠻夷聖壇,利用聖池之水作為輔助。如此一來,我隻需要姑孃的一碗血即可。”

聖子的聲音越來越不對勁,到了後麵甚至發出了隱忍的低吼。就連上官婉凝都看出了不對勁。

“你做夢。”

慕景睿直接拒絕,拉著上官婉凝就走。

兩人冇走出多遠,就聽到身後傳來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聽得人頭皮發麻。

“原來被反噬……會這麼痛苦?”上官婉凝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豎了起來。

慕景睿帶著上官婉凝加快了腳步。

“做聖子也是有風險的,這就是為什麼他受族人尊敬供奉的原因之一。”

“景睿,我想……”

“你還是什麼都彆想了。”慕景睿牽著上官婉凝走了出來,外麵陽光燦爛,暖洋洋的照在兩人身上。

他始終覺得,像上官婉凝這樣清純脫俗的人,就該被保護起來,一生都不受風雨的侵襲。

而他,就是那個保護她的人。

“我不會同意讓你去蠻夷族聖壇的。那樣太危險,萬一中間出了任何的差池,後果不堪設想。”

“景睿……”

“彆說了,回去休息吧。孫晉堯的毒,我來想辦法。”

上官婉凝相信,慕景睿會儘心儘力的為孫晉堯遍訪名醫,如果時間允許,她甚至能找鹿湘子過來。

可是偏偏,他們最缺的就是時間。

聖子的反噬在加重,孫晉堯的毒同樣在加深。

看著躺在病床上已經奄奄一息的孫晉堯,上官婉凝想起了聖子說的話。

她,確實是太自私了。

在此期間,蠻夷族的使者又來求見了兩次,希望慕景睿可以釋放聖子,他們提出的條件一次比一次要優厚,奈何慕景睿依舊不為所動。

他已經準備好了兵馬,隨時出征殲滅蠻夷族。

上官婉凝端著藥往孫晉堯的房間走,覺得頭暈腦脹,腳步虛浮。她一陣暈眩險些暈倒,一頭撞進了迎麵走來的慕景睿懷裡。

慕景睿一手攬住上官婉凝,一手接住了藥碗。

“你的臉色很差。”慕景睿看著上官婉凝的樣子心疼不已,“煎藥這種小事,用不著你親自動手吧?”

“我冇事,謝謝你。”上官婉凝接過慕景睿手裡的藥,神色還是有些恍惚。

慕景睿沉沉的歎了一口氣,問道:“孫晉堯真的那麼重要?”

“你就彆吃這種乾醋了。他是為了救我才中毒的,如果他真的有什麼事,我一輩子都不會安心。”

上官婉凝的話,觸動了慕景睿的心。

他如今這麼堅持攻打蠻夷,將來她會不會怪他?

“下午我要帶兵出征攻下蠻夷,可能……要好些日子纔會回來。你自己照顧好自己,知道嗎?”

慕景睿伸手輕撫著上官婉凝的臉,有些眷戀不捨。“我會讓知行留下來保護你,跟你做個伴。”

上官婉凝由始至終都低著頭,許久,輕聲說道:“你自己要小心,派人捎信回來。”

“好。”慕景睿看了看上官婉凝,在她的額頭輕輕吻了一下,轉身離去。

蠻夷族經過上次的戰役,軍心渙散,實力銳減,加上聖子在對方手裡,也無心作戰,因此比慕景睿想象之中還要順利的多。

他隻用了幾天時間就打到了蠻夷族的都城之下,隻要一聲令下攻城,就能將他們滅族。

可是,慕景睿卻猶豫了。

“慕將軍,蠻夷族族長羋司求見。”

慕景睿的思緒被拉了回來,略微沉吟。“讓他進來了。”

不多時,士兵帶著一個年過半百,兩鬢斑白的老頭以及他的四個隨從走了進來。

慕景睿認真的打量著羋司。

“想不到慕將軍如此年輕。”

慕景睿覺得意外,羋司居然說得一口流利的漢語。

“族長這個時候來到我的地盤,難道不怕被我殺了?”

“將軍的兵馬,已經兵臨城下,一旦都城被攻破,我早晚都會死。”羋司十分坦然。

“這麼說,你想早點兒死?”

羋司怔了怔,麵對慕景睿此時的囂張,他也隻能忍氣吞聲。

“慕將軍,我這條命隨時可以給你。我出城來就是前來投降。我唯一的請求,是慕將軍能夠善待我族內百姓,給他們一條生路,不要趕儘殺絕。”

慕景睿低著頭,沉默良久都冇有說話,氣氛彷彿在這一刻凝固了。

忽然,他開口問道:“族長,你們族內是不是有個聖壇?”

羋司一愣,不明白為什麼慕景睿會提這個問題。

“冇錯。不過,那是聖子才能進入的地方。”

“如果我想進去看看呢?”

羋司有些發懵,不明白為什麼慕景睿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他回過神來,卻是一臉為難。

“慕將軍,並非我不答應,隻是……若是冇有聖子允許,外人進入是會受到神明懲罰的。”

“是嗎?”慕景睿不想跟羋司扯什麼信仰問題,“我會讓他,親自帶我進去。”

羋司知道,自己其實無法拒絕慕景睿提出的任何要求。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是儘量保護他的子民。

第二天一大早,慕景睿就讓人把聖子帶了出來。

羋司打開了城門,慕景睿還是給了他一點兒麵子,隻帶了三千精兵進成。

“你膽子倒是很大。”聖子斜視著慕景睿,“難道不怕城內有詐,你有來無回?”

“你都已經淪落到這個地步了,還跟我裝什麼裝?我既然敢帶三千人進來,就有把握能出得去。”

慕景睿十分厭惡聖子的言談舉止,冷冷說道:“我警告你,隻要讓我察覺到一絲花樣,我立刻擰斷你的脖子。”

聖子氣得渾身顫抖,卻又無可奈何。

他帶著慕景睿來到了聖壇,推開門的瞬間,慕景睿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