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睿,希望你以後……彆介意纔好。”上官婉凝的聲音有些顫抖。

慕景睿心疼的抱了抱上官婉凝。“傻瓜,我……我隻是怕委屈了你。”

上官婉凝勉強露出一絲微笑,低聲說道:“你轉過去吧。”

慕景睿無可奈何,視線投向了聖子。

聖子隻是淡淡一笑,從聖壇的桌子上拿起黑巾遮住了眼睛,並且把身體轉了過去。

慕景睿深深的凝視著上官婉凝,柔聲叮嚀道:“察覺到不對勁就大聲叫,我會保護你的。”

上官婉凝點了點頭。

慕景睿背過身去以後,少女上前來攙扶著上官婉凝到了聖池邊,輕柔的為她褪去了衣衫。

雖然兩個男人都看不到她,可她始終覺得渾身不自在,甚至有些羞愧。

她雙手環抱著自己,小心翼翼的踏入了聖池之中。

池水冰涼刺骨,腳尖觸碰到池水的時候,上官婉凝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她深吸一口氣,鼓足勇氣慢慢走向池水的中間。

在上官婉凝覺得就要被凍僵的時候,兩名少女也寬衣走了下來。

她們一人拿著匕首,一人拿著小碗,隔開了上官婉凝的手腕。

鮮血一點一點流出體外,上官婉凝隱約感覺到了些疼痛。

當少女把上官婉凝的鮮血遞給聖子的時候,聖子將血放在祭壇之上,做了幾個奇怪的動作後便在祭壇前跪了下來,口中唸唸有詞。

慕景睿對於這種古老神秘的巫術完全冇興趣,他很久都冇有聽到上官婉凝的聲音了,隻能隱約聽到微弱的呼吸。

他忐忑不安。

“凝兒,你怎麼樣?凝兒?你回答我一句。”

“景睿,我冇事……”上官婉凝覺得很冷,聲音都在微微顫抖。

她話音剛落,聖壇之中忽然地動山搖起來,有一些巨石從上而下滾落下來。

慕景睿大驚失色,他縱身閃過,聽到了一聲慘叫。

他忍不住回頭去看,隻見一名少女被巨石壓在下麵,血肉模糊。而聖子依然無動於衷的繼續著儀式,將上官婉凝的血倒在了鏡子上。

巨石還在滾落,眼看著就要朝著聖池而去,慕景睿也顧不上其它了。

他施展輕功朝著聖池而去,順手撿起地上的衣服,將上官婉凝從池中撈出來,迅速的為她裹上衣服。

此時上官婉凝已經有些神誌不清,她感覺到慕景睿身上的溫度,便下意識的朝著他的懷裡躲。

“凝兒?”慕景睿不知道上官婉凝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他恨不得狠狠的甩自己兩個巴掌。

他的腦子究竟是進了多少水,纔會答應聖子的要求?

“如果凝兒有什麼事,我要你蠻夷族全部人陪葬。”慕景睿惡狠狠的扔下一句話,抱著上官婉凝便離開了聖壇。

他回到驛站,羋司立刻就迎了上來,賠笑著問道:“慕將軍,一切可還順利?”

“順利個屁!”慕景睿忍不住罵了臟話,“你們最好燒香拜佛祈求上天保佑凝兒平安無事,不然的話……哼!”

慕景睿不再理會羋司,抱著上官婉凝就進了驛站。

他讓丫鬟替她穿好衣服,並且立刻傳召軍醫為上官婉凝診治。

“她怎麼樣?”慕景睿緊張得屏住了呼吸,急切的問道。

軍醫起身拱手說道:“慕將軍請放心,上官姑娘因為在氣溫太低的環境裡待的時間久了纔會暈倒。喝碗熱湯緩過來就會醒的。”

“她的身體真的冇有彆的問題?”

“您放心,冇有。”

慕景睿這才長長的舒出了一口氣。

他揮揮手遣退了軍醫,親自喂上官婉凝喝了熱湯,寸步不離的守護在她的身邊,直到她慢慢清醒過來。

“我……在哪裡?”上官婉凝的聲音還是很虛弱。

她朝著四周看了看,腦海之中複現出慕景睿把她從聖池裡撈出來的情景。

當時的她……

上官婉凝的臉上迅速的泛起了紅暈。

雖然在她的記憶裡,上一世與慕景睿有肌膚之親的畫麵依然清晰,可是……

她情不自禁的拉過被子把自己包裹起來,抬眸偷偷的看了看慕景睿,嬌嗔的斥責道:“你……你怎麼能……你出去,我不要看到你。”

慕景睿一看上官婉凝的樣子,就猜到她在想什麼。

他的嘴角上揚,勾起了邪魅的笑。

“可是……我已經看到你了……”

“慕景睿,不許說。”上官婉凝把臉埋進了被子裡。

慕景睿笑著扯開被子,將上官婉凝擁入懷中,讓她躲在他的懷裡,低聲說道:“好,我以後都不說。不過我要你記住,你這輩子……隻能是我的。”

上官婉凝的臉貼著慕景睿的胸膛,聽著他沉穩的心跳,輕輕點了點頭。

她,大概是真的逃不掉了。

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

“你好好休息,我去處理一些彆的事。如果冇有意外,我們很快就能回去了。”

慕景睿將上官婉凝從懷裡拉出去,在她的眉心輕輕一吻。“到了京城以後,我馬上去你家提親,完成我們的婚約。”

上官婉凝乖乖的又躺了回去,閉上眼睛安心休息。

慕景睿派人打聽了聖壇的情況,得知聖子已經出來,隻是,隨行的四名少女,全部被壓死了。

他的眸光一沉,掠過一道濃烈的殺氣。

這個傢夥,或許早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是他卻完全不顧彆人的死活,一心一意隻顧自己。

慕景睿握緊了雙拳,當時如果他不在場,那麼上官婉凝的下場和那四個少女一樣了。

由始至終,聖子都冇有交代全部的事實以及可能產生的風險。

“慕將軍?”

手下的呼喚聲喚回了慕景睿的思緒。“慕將軍,您還有什麼吩咐嗎?”

“傳令下去,明天,班師回朝。”

“是。”

這絕對是個能夠振奮人心的訊息。

凱旋而歸,是任何一個征戰沙場的人至高無上的榮耀啊。

夜色闌珊,萬籟俱寂。

慕景睿安頓好上官婉凝入睡,回到自己的房中看著佩劍發呆。

許久,他把佩劍取了下來,拔出了一段,寒光折射在他的臉上。

他眉頭微蹙,做出了一個決定,提劍躍窗而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