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你?”

慕景睿定睛看了許久,才認出眼前這個一身黑衣,淩亂的髮絲遮住大半張臉的人是蠻夷族聖子。

被他刺瞎的雙眼,傷口似乎還凝結著血塊,讓他看起來更加麵目猙獰。

“怎麼?瞎了雙眼還不夠?”

慕景睿輕蔑的語氣,讓聖子更加怒不可遏。

他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怒氣,已經變成了濃烈的殺氣。

“慕景睿,你削我手指,刺瞎我的雙眼,讓我生不如死;今天,我也要你嘗一嘗這種滋味兒。”

聖子話音剛落,便朝著慕景睿一掌打了過去。

慕景睿的武功遠在聖子之上,卻還是小心翼翼的應對。他總覺得,似乎有什麼彆的東西在醞釀著。

果然,聖子這一掌劈過來,掌風隻是貼著臉頰而過,一隻碩大的蝙蝠被擊落,黑血四濺。

慕景睿下意識的想要閃躲,耳邊傳來了一聲淒厲的嘶啼。

他感覺到身後有什麼東西朝著他襲擊而來,立刻彎腰躲過,眼角餘光看到一隻鷹撲閃著翅膀,犀利的爪子朝著他的眼睛抓來。

慕景睿隻是微微一怔便鎮定下來,淩空翻身躲過,但是一群蝙蝠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前仆後繼的飛了過來,將他團團包圍。

縱然他竭力閃躲,也有好幾處被蝙蝠抓傷,傷口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

他暗叫不妙。

“啊!”

慕景睿聽到了一聲叫喊,聲音十分熟悉。

他轉身一看,鄭知行被一群蝙蝠抓著肩膀在地上拖行。

“知行。”慕景睿擊退蝙蝠攻擊,縱身跳到了鄭知行的身邊將他救下,低聲說道,“跟進我。”

鄭知行驚魂未定,就算他已經經曆了戰場廝殺,但是麵前眼前詭異的場麵,還是心裡發慌。

慕景睿環顧四周,發現聖子竟然不見了。

他知道,聖子一定躲在某個角落裡偷偷注視著他們,伺機而動。

慕景睿握緊手中長劍,拉著鄭知行想要找兩匹馬先行離開。他隻是後退了幾步,那隻體積龐大的鷹再次俯衝下來。

而就在此時,他也感覺到身後殺氣襲來。

“慕將軍,小心!”

身旁的鄭知行狠狠的將他撞開,千鈞一髮之際,慕景睿看到聖旨的五根手指插入了鄭知行的胸膛。

他大吃一驚,長劍脫手,刺進了聖子的心臟。

聖子看向了慕景睿,臨死前嘴角勾起了邪魅的笑。

在他倒地的那一瞬間,那一群蝙蝠似乎變得更加躁動不安起來,到處飛旋,隨後,鷹居然抓起他的屍體飛走了。

“知行?”

慕景睿顧不上其它,急忙跑到鄭知行的身邊,他撕開鄭知行的衣服,看到他的肩膀下有五個血窟窿,正在汩汩往外冒著黑血。

鄭知行口吐白沫,死死抓住了慕景睿的手腕,含含糊糊的說著:“救我……我不想死……救我……”

“知行,你放心,我一定救你。”

此時此刻,慕景睿的心頭湧上了一絲恐懼,後脊背都在陣陣發涼。

他從來無懼生死,但是他擔心鄭知行要是真的有什麼事,不僅上官婉凝會傷心,還會影響到他們的感情。

慕景睿急忙點住鄭知行身上的幾處大穴,將自己的內力緩緩注入他的體內。

鄭知行漸漸暈了過去。

慕景睿這纔有時間去檢視其它情況。

營地被蝙蝠襲擊,雖然冇有造成人員死亡,但是基本都被蝙蝠抓傷了。

慕景睿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傷口,雖然已經結痂,但是周圍一圈都呈現出了紫黑色。

直覺告訴他,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來人。”

“屬下在。”

“傳令下去,暫緩回京。所有受傷的兄弟跟冇受傷的分開居住,再派人去把蠻夷族族長找來,我要見他。”

“是。”

士兵領命而去,慕景睿立刻提筆給上官婉凝寫了一封信,讓那些冇受傷的士兵帶了回去,但是他隱瞞了鄭知行受傷的事情。

羋司在第三天的下午到達,而此時已經有士兵的傷口開始潰爛了。

“怎麼樣?”慕景睿讓羋司看過以後,竭力隱忍著焦慮問道。

羋司輕歎著搖搖頭,似乎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事到如今,族長不用有所顧慮,有話直說,我都能接受。”

羋司抬頭看了看慕景睿,略微沉吟,緩緩說道:“慕將軍,我實話跟您說了吧,被那群蝙蝠抓傷的人,會渾身潰爛而死,冇有解藥。”

慕景睿雖然有心裡準備事情會比較難辦,但是冇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

他渾身一僵,瞳孔放大,有些難以接受。

“慕將軍,那群蝙蝠的威力您見識過了吧?您覺得,若是用在行軍打仗之中,結果會如何?”

慕景睿的腦海之中靈光一閃。

“族長的意思是說……那群蝙蝠不可能作為打仗之用?那,跟解毒又有什麼關係呢?”

如果能用來打仗,那簡直就是所向無敵了,蠻夷族也不至於敗得那麼慘。

“既然我已經答應了要跟中原永遠和平相處,那我就冇什麼好隱瞞的。飼養和訓練那群蝙蝠,需要花費極大的心思和時間,並且能夠召喚它們的隻有聖子一人。”

“而召喚一次,會讓聖子在幾年時間都無法恢複功力。在此期間他會很虛弱,任何一個成年男子都足以將他殺死。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用的。”

“原來如此。”慕景睿眉頭微蹙,“難道真的冇有辦法解毒?”

“藥物無解,不過……用鷹血,可解。”

慕景睿的眸中閃過一道清冷的光。

“就是那隻體積龐大的老鷹?”

“冇錯,這種鷹品種獨特,幾百年也未必能飼養一隻,它隻聽命於聖子。用鷹血混合清水清洗傷口就可以了。”

慕景睿暗暗鬆了一口氣。

萬幸,不是真的無可救藥。

“不過……”羋司的臉上又露出為難的神色,“除了聖子之外,恐怕很難找到它。但是你們的傷口,十天之內潰爛必定蔓延至全身。到時候疼痛難忍。”

慕景睿深吸了一口氣,堅定的說道:“隻要族長所言屬實,我一定能找到那隻鷹。待我們平安之後,必定重謝。”

慕景睿的話說得客氣,但是羋司卻在他眼裡看到了殺氣。

他知道,若是他們因此而亡,他的族人們,也必定陪葬。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