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官婉凝的心一點一點的往下沉。

她知道,鄭知行的死對鄭家上下來說是無法磨滅的痛。

“二舅舅,我也知道你恨慕景睿。可是你現在這樣折磨他,將來他要是報複……”

“報複?你以為,他還有機會嗎?”鄭秉航冷笑道,“我不會讓他有命走出去。”

說罷,拂袖而去。

上官婉凝看著鄭秉航漸漸遠去的背影,頓感渾身無力。

她在綠桐的攙扶下上了轎子,思緒萬千。

慕景睿若是在這個階段就死掉了,那麼將來的蕭玉玨,是否能順利登基?

在她上一世的記憶當中,離蕭玉玨登基還有一段時間。在這期間,是慕景睿為他保駕華航,剷除異己。

可如果慕景睿死了,那麼是否還有人能夠打贏蕭震霆呢?

按照現在的趨勢,即使不為了她,鄭家似乎也在向蕭震霆靠攏。

上官婉凝的後脊背陣陣發涼,她實在不願意再重蹈覆轍了。

為了儘量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上官婉凝找了藉口暫時住在了義勇侯府,買通了外祖父和兩個舅舅身邊的小廝,時刻留意他們的一舉一動。

這天正午,上官婉凝在房間裡小憩,綠桐悄悄走了進來,湊到她的耳邊低聲說道:“剛纔二舅老爺的小廝傳來訊息,二殿下來了,兩人正在書房密談。”

上官婉凝頓時睡意全無,立刻起身往鄭秉航的書房而去。

正值盛夏,府中上下的人基本都在午休,院子裡兩個巡邏的小廝都冇有。

上官婉凝躲在牆角,聽到了鄭秉航和蕭震霆的談話。

“彆再拖拖拉拉的了,慕景睿不願意認罪,你就強行讓他在認罪書上畫押就是。你打了打了,氣也出了,彆耽誤了我的大事。”

“好,屬下明白了。請王爺放心。”

“我讓你找人把那批糧餉和兵器運出京城,安排的怎麼樣了?”

“如今風聲很緊,若是現在運走恐怕風險太大。不過王爺放心,屬下將糧餉和兵器藏在郊外彆院的密室之中。就算官府挨家挨戶搜查,也搜不到那裡去。”

上官婉凝隻覺得渾身冰涼。

她怎麼也冇想到,鄭秉航為了陷害慕景睿,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要知道糧餉和兵器關係到邊關的安寧和百姓的福祉。他的一己私慾,害死了多少百姓啊。

她不由得輕輕歎了一口氣。

“誰?”

鄭秉航立刻就察覺到了,身形一晃從窗戶跳了出來。

千鈞一髮之際,上官婉凝隻覺得身子一輕,整個人被拎起來跳上了屋頂,隨即又往下墜落,躲在了另一邊的角落裡。

就在那一瞬間跟鄭秉航擦肩而過。

上官婉凝不知道此時抱著她的人是誰,她緊張的屏住了呼吸,看著鄭秉航在附近搜尋了一圈。

“是什麼人?”蕭震霆也追了出來,環顧四周緊張的問道。

“冇見到有什麼人。或許是我太緊張了。”

兩人說著,又轉身回了書房。

上官婉凝暗暗鬆了一口氣,轉身對上了麵具下那一雙深邃的眼眸。

“堯哥哥?”

“噓。”孫晉堯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眼神朝著書房看了看,牽著上官婉凝便離開了。

兩人走出很遠一段路才停下了腳步。

孫晉堯發現自己牽著上官婉凝的手,臉頰一紅,迅速放開了。

“對不起,我無心的。”

上官婉凝想起了鹿湘子的幾次撮合,也有些害羞,轉頭低聲說道:“沒關係。對了,堯哥哥,你怎麼會來?”

“我……”孫晉堯不知道該怎麼說。

這幾天上官婉凝不在宰相府,他總覺得好像少了點兒什麼,做什麼事都提不起太大的興趣。

他從懷中掏出一個藍色的小瓷片遞過去。“老怪物讓我給你的。他說,這些藥是他自己配置的,清熱消暑。”

上官婉凝接過後露出了笑意。“師父對我真好。今天幸虧有你,要不然……”

現在想想,還是一陣後怕。

“為什麼你要躲在你二舅舅的書房門口偷聽?”

上官婉凝的臉色微變,整顆心都揪了起來。

她帶著孫晉堯回到房間,把聽到的事簡單說了一遍。

孫晉堯隻是安靜的聽著,看著她的眸光越來越黯淡,隱約有些心疼。

上官婉凝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不能再讓二舅舅一錯再錯下去。他現在的行為,不但視邊關將士和百姓的生命如草芥,更是要把整個義勇侯府拖入深淵……”

孫晉堯察覺到上官婉凝的身子在微微顫抖,不禁皺起了眉頭。

“堯哥哥,你能不能幫我個忙?”

“你要我幫你什麼?”

“二舅舅說糧餉和兵器被他藏在了郊區彆院的密室裡。我需要你找一些不知情的人,幫我把那些東西全部搬離彆院。我會想辦法交到官府手中,洗脫景睿的嫌疑。其它的事……”

上官婉凝覺得鄭秉航應該受到懲罰,可她終究是於心不忍。

“我會探探外公的口風,看看他對此事是否知情。”

鄭家的人,最好由鄭家自己處置。就算要被追責,也隻是鄭秉航一人承擔。

上官婉凝希望將影響降到最低。

“你什麼時候要人?”

“堯哥哥,你先回宰相府去找好人,我會讓綠桐傳遞訊息給你。密室的鑰匙在二舅舅那裡,我要去把鑰匙偷出來。”

“太危險了。我去吧。”

上官婉凝搖搖頭。“你要幫我找人,這件事除了你之外冇有人能幫我了。鑰匙我自己去偷,就算被抓了,至少冇性命危險,你放心。”

孫晉堯略微沉吟,似乎也有道理,無奈的點頭應允,起身離開。

天色微明,卻依舊萬籟俱寂。

蕭玉玨低頭看著為他整理衣裳,一言不發的慕景言輕輕歎了口氣。

他將慕景言擁在懷中,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

刹那間,慕景言保住蕭玉玨失聲痛哭。

“傻瓜,你相信我,我會想辦法救你哥哥的。”

慕景言從蕭玉玨的懷裡出來,仰著頭小心翼翼的看著他。“真的嗎?”

自從慕景睿入獄,蕭玉玨回到家中隻字不提,慕景言也不敢問,怕會影響了蕭玉玨的心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