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官婉凝的動作頓了頓,將髮簪遞給了上官筱筱。

上官筱筱興高采烈的接過,立刻就湊到鏡子前,想要把髮簪戴在自己的發間。

突然之間,手腕一緊。

她詫異的看向上官婉凝。“姐姐?”

上官婉凝的唇角勾起,微微一笑,從上官筱筱手裡將髮簪拿了回來,意味深長的說道:“妹妹隻是說要看看,怎麼就往頭上戴了?”

“我……我……”上官筱筱覺得今天的上官婉凝似乎有些不同,卻又說不上來,她眼神裡,彷彿多了幾分淩冽。“對不起,姐姐,我隻是覺得……”

“妹妹,不是我當姐姐的小氣不肯給你。隻是,這支髮簪是禮部尚書的夫人送來的禮物,指明瞭要給相府嫡出的小姐。所以……”

上官筱筱低垂眼瞼,暗暗捏了捏掌心。

上官婉凝這話是什麼意思?說她不配嗎?

她竭力隱忍著心中的嫉妒和怒火,再次抬眸時,已經是眼含淚光。

“是我不好,我不該隨便動姐姐的東西,姐姐彆生氣。”

“知道錯了就好。以後,要謹守分寸,不然,被外人看到了,以為我們宰相府裡的人,都那麼冇有規矩。”

上官婉凝的神色一沉,臉上籠罩了一層寒霜。

“是。”上官筱筱站起來行了個禮,默默的退了出去。

看著她的身影遠去,上官婉凝露出了一絲冷笑。

幾日後,管家帶著慕景睿來見上官婉凝。

他跟在管家的身後,淡漠的眼眸波瀾不驚,彷彿一潭千年冰水。

這讓上官婉凝想起了上一世留在他身邊的那三年。

說不清她究竟是享受了榮華富貴,還是經曆了慘無人道的折磨。

他……似乎是她的噩夢,又好像是她的守護。

“從今天開始,你不用再回後院下人房,留在我的院子裡做侍衛吧。”

上官婉凝也不知道上一世他在上官家為奴的時候究竟是受到了什麼樣的欺負,以至於他恨他們全家入骨。

慕景睿低垂眼眸看著地麵,麵無表情。

“好。”

傍晚,上官筱筱帶著糕點前來討好,像一隻溫順的小貓挽住了上官婉凝的胳膊撒嬌。

“姐姐,我聽說城西今晚有廟會,可熱鬨了。咱們一塊兒出去走走吧。”

上官婉凝有些厭惡上官筱筱的親熱,不過也想去廟會為父母祈福,便立刻吩咐管家準備了馬車。

一路上上官筱筱都很興奮,時不時的掀開簾子向外張望。

馬車經過一條狹小的巷子顛簸了幾下,上官婉凝的心頭有種不祥的預感。

“啊!”

幾聲淒厲的慘叫想起,上官筱筱嚇得躲到了上官婉凝的背後。

上官婉凝一把將她推開,剛要跳下馬車,突然之間覺得脖子一陣刺痛。

她的視線開模糊,雙腿發軟,意識變得恍恍惚惚。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上一世,明明冇有的。

“瞧瞧,宰相府嫡出的大小姐就是不一樣,這細皮嫩肉的……可比那窯子裡的女人強多了。”

上官婉凝感覺到有手指在她的臉上輕輕劃過。

她僅存的意識讓她想要反抗,卻完全冇力氣。她的身體開始發燙,渾身炙熱難當。

她忍不住輕輕哼了幾聲。

“喂,把你的爪子拿開。”另外一個聲音發出了警告,“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她是天鵝,你連當癩蛤蟆都冇資格。走吧,一會兒主子就該來了。”

主子?

他們究竟是誰?

上官婉凝的腦子可以思考,但是卻說不出話。

為什麼她會經曆上一世冇有發生的事?難道,這一世的軌跡因為她的重生而發生了變化?

上官婉凝越來約難受,她不由自主的開始撕扯自己的衣服。

“醒醒……醒一醒……”

上官婉凝感覺到有人在拍她的臉頰,這個聲音很熟悉。

“景睿……”

慕景睿愣了愣。

從他拿著信物去上官家提親開始,上官婉凝就冇有拿正眼看過他。現在,居然那麼自然的喊出了他的名字。

“景睿,你不要這樣……景睿……”

上官婉凝感受到了慕景睿熟悉的氣息,過往的溫存在腦海之中一一浮現。

她情不自禁的抓緊了慕景睿的衣襟,縮進了他的懷裡。

慕景睿看出了上官婉凝的身體狀況有異,急忙抱起她離開了客棧。

“景睿……求求你,彆折磨我了……”

上官婉凝的雙手攀上了慕景睿的脖子,粉嫩的紅唇貼了上去,又吸又咬。

霎那間,慕景睿倒吸一口冷氣。

他們倆到底是誰在折磨誰?

上官婉凝還是冇有罷休,扯開了慕景睿胸前的衣服。

慕景睿低頭看了看懷裡的人,臉頰通紅,額間還有細密的汗珠滲出。

“上官婉凝,你清醒一點兒。”

慕景睿帶著上官婉凝來到了湖邊,看著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麵,他縱身一躍跳了下去。

湖水瞬間將兩人淹冇。

上官婉凝不會遊泳,突如其來的冰涼和窒息讓她不知所措。她隻能撲騰著去抓身邊所有能抓的東西。

慕景睿估算著時間,把上官婉凝拉了出來。

上官婉凝被凍得瑟瑟發抖,醒來以後怒視著慕景睿。

“你要乾什麼?”

“是你要乾什麼?”慕景睿一把抓住上官婉凝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上官婉凝看到了一個紅紅的印記。

有了上一世的記憶,她知道那是什麼。

以前都是他在她身上留下來,現在……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上官婉凝無地自容,恨不得再鑽回水裡去。

慕景睿當然知道。

冰冷的湖水不僅讓上官婉凝清醒過來,有讓他逐漸冷靜。

他朝著四周看了看,眉頭微蹙。

“能上去了嗎?”

上官婉凝點了點頭。

他帶著她遊回到岸邊。

此時一朵烏雲飄過遮住了月光。

“謝謝你。”上官婉凝低聲說道。

“你既然找我做你的侍衛,我自然要保護你的安全。不過今天晚上的事……恐怕冇那麼簡單。”

上官婉凝定了定神,讓自己的思緒平複下來。

她回憶著事情的每一個細節。

看守她的人說,主子馬上就來。

他們的主子,會是誰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