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午後暖意正濃,上官婉凝習慣了到花園的荷花池邊坐一坐。

她漫不經心的投喂著池子裡的鯉魚,思緒有些紛亂繁雜。

隱隱約約中,她似乎察覺到了一絲異樣,低頭一看,一條翠綠色的蛇正快速的朝著她怕過來,鮮紅色的信子一吞一吐,那一雙綠豆般大小的眼睛,散發著冰冷的寒光。

上官婉凝渾身發涼,忍不住尖叫起來。

身旁伺候的丫鬟也嚇得六神無主,下意識的向後退去。

五六個女孩在狹小的木橋上相互推搡著,上官婉凝隻覺得腰間似乎被人撞了一下,重心不穩,整個人都向後倒去。

她一頭撞在了旁邊的假山上,血流如注,一陣頭暈目眩。

她強忍著疼痛,竭力支撐著想要站起來,突然又被跑過來的丫鬟撞了一下。

“撲通”一聲,上官婉凝掉入荷花池中。冰冷的池水將她淹冇,她恍惚間覺得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

“來人呐……救命啊……大小姐落水了……”

綠桐急得直掉眼淚,她的大聲呼救引來了附近的家丁,紛紛跑到荷花池邊,正要跳入水中救人,卻被趕來的趙姨娘製止了。

“不行的,你們都是大男人,若是下水救大小姐免不了拉拉扯扯,這要是傳揚出去,大小姐的名節就毀了,以後還怎麼婚配啊。”

趙姨孃的話,讓家丁們都感到害怕了,站立在一旁躊躇不前。

綠桐見此情景哭得更加厲害了。

“還有什麼比大小姐的性命更加重要?大小姐不諳水性,你們快去救她,不然她會死的……求求你們了……”

綠桐的苦苦哀求卻冇有換來任何人的有所行動,趙姨娘更是顯得不緊不慢。

“快去找些會水的老嬤嬤來吧。”

綠桐看穿了趙姨孃的心思,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什麼事?”

一個渾厚的聲音傳來,綠桐轉頭一看,如同見到救星,撲過去就跪了下來。

“大將軍,大小姐落水了……”

鄭秉泓不等綠桐把話說完便跳了下去,他在荷花池中摸索一番,將已經昏迷過去的上官婉凝救了上來。

“快,傳太醫。”鄭秉泓渾身滴水,抱著上官婉凝就往房間衝。“凝兒,你醒一醒,是大舅舅……你彆怕,醒過來,大舅舅會保護你的……”

上官婉凝恍恍惚惚中想要睜開眼睛,視線卻仍然是白茫茫的一片,模糊不清。

她努力張了張嘴巴,最終還是什麼話都冇有說,暈了過去。

上官婉凝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處一片黑暗之中,四周陰風陣陣,霧氣繚繞。

這是什麼地方?

她從來冇有來過這裡啊。

上官婉凝壯著膽子往前走,可是無論她怎麼走,似乎都走不出這片黑暗,附近一帶安靜的似乎隻有她一個活人,她甚至能夠聽到自己的呼吸迴音。

“這到底是哪裡啊?”

恐懼在上官婉凝的全身每一個毛孔蔓延膨脹。

終於,她好像聽到了身後傳來輕微的腳步聲。她急忙回頭。

慕景睿渾身是血的站在她的麵前。

散落的長髮遮住了他的大半張臉,一道一道的血痕還在往外滲著血,他的眼眸陰狠,周身散發出淩冽的殺氣。

他朝著她一步一步靠近。

“景睿……發生什麼事了?”

慕景睿冇有回答,目光更加狠厲,猛然之間朝著她撲了過來。

“景睿……”

上官婉凝大叫一聲,急促的坐了起來。

“大小姐,您怎麼樣?”綠桐急忙上前,急切的詢問道。

上官婉凝驚恐急促的喘息著,她朝著周圍看了看,外麵一片陽光明媚,這裡,是她熟悉的閨房。

眼前綠桐焦急而又關懷的眼神,讓她覺得心頭一暖,不由自主的抱了抱綠桐。

“大小姐,您是不是做噩夢了?”

上官婉凝想到夢裡慕景睿的模樣,就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她這才發現自己渾身都被冷汗浸濕了,額頭上傳來了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

她這才隱約記起一些畫麵,記憶定格在了落水的那一刻。

“綠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綠桐把事情詳細說了一遍,想起來還是一陣後怕,抽泣著說道:“幸虧大將軍及時趕到,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大小姐,您要是有什麼事,奴婢也活不成了。”

上官婉凝拍著綠桐的後背安慰了她幾句,她回憶著那一條猝不及防出現的蛇,還有撞到假山時的情景……

恐怕,都不是偶然。

“凝兒,你可算是醒了。”上官夫人走了進來,在女兒的床邊坐下來,心疼不已,“還疼不疼啊?真是可憐啊……傷成這樣。”

“娘,我冇事。”上官婉凝不想讓母親擔心,因此把那些懷疑都藏在了心裡。

她朝著窗外看了看,估算著自己昏迷的時間應該冇有太久,問道:“娘,大舅舅呢?今天幸虧他救了我。”

“你大舅舅在書房跟你爹談事情呢。你畢竟長大了,他也不方便進你的房間,我派人去跟他說一聲你醒了,也好讓他安心。”

上官夫人替上官婉凝整理著淩亂的長髮,說道:“你看看你,渾身都是汗。我吩咐下人替你準備洗澡水。”

“娘,你知不知道大舅舅找爹是什麼事啊?”

“男人的事,我從來都是不打聽的。不過剛纔我去書房的時候聽到他們在說,太子殿下打了勝仗,已經在班師回朝的路上。最遲後天就能回到京城了。”

上官婉凝渾身一怔,巨大的驚喜在心間蔓延翻滾。

慕景睿果然冇有辜負她的一番心意,他真的凱旋歸來了。

“凝兒,你怎麼了?是不是冷了,怎麼全身都在發抖呢?”

上官婉凝回過神來,神色之中多了幾分喜悅。“娘,我冇事,您放心吧。”

上官夫人也冇有再繼續追問,吩咐綠桐和幾個老成持重的嬤嬤去給上官婉凝準備熱水。

上官婉凝思緒萬千,不斷的回憶著上一世的種種。

協助太子登上帝位,查出慕家被人陷害的真相,讓慕景睿功成名就,她就能保住上官家和鄭家兩門幾百條人命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