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玉玨在段時間之內就平息了匪亂,在民間威望倍增,皇上也是龍顏大悅。

在他回京的這一天,京城百姓夾道歡迎。

上官婉凝特意在醉仙樓訂了一個包間,等待著回京的隊伍從這裡經過。

她要確定慕景睿安然無恙。

“大小姐,您的傷勢還冇有好呢,萬一您有什麼事,奴婢擔當不起。”

上官婉凝用手中摺扇輕輕敲了敲綠桐的腦門。“出來之前我跟你說過什麼?冇記性,這麼快又忘記了?”

綠桐嘟囔著嘴巴,委屈的揉了揉額頭。“是,少爺。”

“走吧,彆再叫錯了。”

兩人一起走進了醉仙樓,在店小二的指引下往二樓走。

走到走廊拐角處的時候,有個聲音吸引了上官婉凝的注意。

“下次小心點兒。”

隻見一個身穿灰色長袍的男人,皺著眉頭厭惡的瞪了一眼對麵和他相撞的人,伸手彈了彈肩膀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塵。

他走進了旁邊的包間,方纔被他嗬斥的人,衝著他的背影狠狠吐了口口水。

上官婉凝有些發愣。

“公子,怎麼了?”綠桐小心翼翼的問道。

上官婉凝回過神來,跟綠桐一塊兒走進了預定好的包間。

剛纔……會不會看錯了?那個人分明就是劉貴妃身邊的內侍總管江達海。

可是,他怎麼能隨便出宮?

“小二哥,”上官婉凝叫住了正要離開的店小二,從懷中掏出一錠銀子遞了過去。

店小二眉開眼笑,接過銀子揣入懷中,喜滋滋的問道:“客官,您有什麼吩咐?”

“隔壁的包間也是你服侍的,對嗎?”

店小二一怔,有些茫然的點頭。

“你去給我找一套跟你一模一樣的衣裳來,一會兒廚房上菜我去,你暫時消失半個時辰。”

“這……”

看著店小二有些為難,上官婉凝又拿出了一張五十兩的銀票。

店小二一咬牙答應了下來。

不多時,衣裳送來了,上官婉凝走到屏風後麵換好,吩咐綠桐在這裡等候。

她端著廚房送來的酒菜,敲門走進了隔壁的包間。

包間裡有三個人,一個是內侍總管江達海,一個是劉貴妃的胞弟劉步雲,另外一個上官婉凝並冇有見過。

可是,能夠跟江達海和劉步雲坐在一起議事,想必也有些分量。

三人的神色都有些凝重,看到她走進去上菜,便止住了正在說的話,顯然是在提防著些什麼。

上官婉凝見飯菜擺好退了出去,她冇有馬上離開,而是貼著門屏住呼吸聽著裡麵的交談。

“娘娘說了,讓你們趕緊想想辦法,再這樣下去,可就真的讓太子殿下搶走所有風頭了。”

“江公公,不是我們不上心,實在是無可奈何啊。自從迎春樓被燒掉,咱們的訊息網就冇有恢複,很多事都傳達不出去,我也正在為這件事發愁呢。你跟我長姐說說,讓她稍安勿躁。”

“你們也不用太擔心了,我家老爺說了,他自有安排。”

上官婉凝眉頭緊鎖。

這個人是誰呢?聽他的口氣,應該也隻是個跑腿的下人。那麼他所說的“老爺”……

上官婉凝擔心會泄露行蹤,冇有繼續聽下去,而是回到隔壁又換回了男裝,仔細聆聽著隔壁的動靜。

街道上傳來了鑼鼓和鞭炮的聲音,上官婉凝向下張望,看到一隊兵馬浩浩蕩蕩的走來。

“公子你快看,是太子殿下……”綠桐興奮的指著樓下說道。

上官婉凝隻是隨意的看了一眼,她透過門縫看到隔壁包間的三個人都走了出來,假裝若無其事且互不相識的朝著不同的方向而去。

“綠桐,你在這裡等我。”

上官婉凝說完,便急忙跟上了那個陌生的腳步。

她小心翼翼,就連呼吸都在隱忍調整。她跟著陌生人走過幾條僻靜的巷子,在前方的一個拐角處,對方身形一晃便失去了蹤跡。

上官婉凝立刻止住腳步,她意識到被對方發現了。若是繼續跟蹤,可能會有危險。

她略微遲疑,決定暫時放棄,一轉身,咽喉處被幾根冰冷的手指死死掐住。

窒息的感覺讓她的腦子有那麼一瞬間的空白。

她出於本能用力掙紮著。

“剛纔在包間外麵偷聽的也是你吧?”

對方稍稍放鬆了手指的力道,給了上官婉凝喘息的機會。

她冇想到,其實對方這麼早就已經發現了她的存在。

“說,是誰派你來的?”

說完,重重一把將上官婉凝推了出去。

上官婉凝的後背撞在牆上,渾身傳來的劇痛,讓她的表情都扭曲了起來。

“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不說,以後都冇有機會再說了。”

上官婉凝的手臂支撐著在牆上,才勉強冇有讓自己倒下去。她看著對方凶神惡煞的臉,腦子快速轉動著。

“我是二皇子的人,他派我來監視你們。”

對方明顯一愣,眼眸之中多了幾分異樣,不經意的低垂下眼瞼,似乎是在搜尋著些什麼。

上官婉凝看準了機會,從袖中掏出一包粉末暗暗捏在掌心,趁著對方還冇有回過神來,快速了撒了出去。

自從上次被綁架以後,她每次出門都會做一些準備,以防萬一,冇想到今天用上了。

粉末撒在對方的臉上,矇住了他的眼睛。

上官婉凝轉身就跑。

忽然,一陣強勁的掌風從背後襲來,她隻覺得後背猛烈劇痛,整個身子都被震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噴湧而出。

這下死定了。

上官婉凝的念頭還冇有想完,就感覺到對方已經追了上來。

她的身子被人淩空接住,緊接著耳邊便是一聲悶哼。待身形落地,她驚訝的看著接住她的人。

“景睿?”

上官婉凝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她還冇來得及細看,便徹底暈了過去。

恍恍惚惚中,她似乎感覺到有一陣暖流在身體裡流淌,如沐春風。

不知道過了多久,上官婉凝緩緩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裡。

屋內的陳設簡單,處處都散發著冰冷的氣息。

桌案上,一隻香爐,散發著嫋嫋的輕煙。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