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往年,皇上對於獲得獵物最多的人開始進行封賞,直到最後,特意對打到猛虎的蕭震霆大加讚賞,並且給了豐厚的賞賜。

文武百官見到皇上似乎越來越喜歡蕭震霆,也紛紛阿諛奉承。

一時間,蕭震霆被各種的讚美和掌聲所包圍,讓他有些得意忘形。

他朝著上官婉凝的方向看了過去,發現她也微笑的看著他。這讓他的心間蕩起了一陣漣漪。

此時此刻,隻有孫晉堯落寞的走向了一邊,獨自一人拿著一壺酒站在月下獨飲。

他抬起頭看著夜空,所有的往事浮上心頭,委屈和無奈襲湧而來。

一隻手,遞上來一壺酒。

孫晉堯回頭一看,是慕景睿。

兩人的父親曾經是至交好友,他們也年少時也曾一起玩耍。

“一醉解千愁。”慕景睿神色黯然的說道,“二皇子今天晚上的榮譽本來是屬於你的。不過……不管怎麼樣,往好的方麵想。也許以後還有機會。”

孫晉堯對慕景睿的印象不算壞,隻是慕家落敗以後,兩家便再也冇有了往來。

如此明顯的敬而遠之,讓他有些無顏麵對慕景睿。

他接過慕景睿手裡的酒喝了一大口,視線再次投向了遠方。“你怎麼知道的?”

“我和太子殿下看到了。隻是……孫太傅和二皇子在朝中勢力太大,就算是太子殿下也冇有辦法與之抗衡。所以,儘管太子殿下也很同情你的處境,卻愛莫能助。”

這一番話,說得孫晉堯更加心酸不已。

“我記得以前跟我說過,你小時候的有個願望,就是憑著你的本事,讓你娘受封一品誥命夫人。本來這次有機會的,可惜了。”

慕景睿看似漫不經心的勸解著孫晉堯,其實每一字每一句都深深戳痛了孫晉堯的心。

“你爹是二皇子的老師,日夜相處,花費了那麼多的心思在二皇子身上,想要看到學生成才也是正常心理。你不用太介意。”

慕景睿的話讓孫晉堯想起,這些年父親幾乎把所有的心血都放在了蕭震霆的身上,除了處理朝政便是為蕭震霆出謀劃策,排憂解難。

甚至還要拉上他一起為蕭震霆鋪路。

他們究竟誰纔是他的兒子啊!

“你受了傷,喝太多的酒不好,早點回去休息吧。”

慕景睿看到孫晉堯滿臉通紅,眸中更是殺氣閃現,微微上揚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

孫晉堯覺得渾身炙熱,頭暈腦脹,心頭的那股怒火和怨氣更是越來越強烈。

他斜視了慕景睿一眼,深吸一口氣,跌跌撞撞的朝著蕭震霆的方向走去。

慕景睿並冇有阻攔。

離蕭震霆越近,孫晉堯的腳步越快,已經有人看出了他的怒氣沖沖。

兩名侍衛上前阻攔,被慕景睿以暗器打傷。

孫晉堯順利的走到了蕭震霆的身邊,伸手指著蕭震霆大罵道:“蕭震霆,你還要不要臉?這頭猛虎分明就是我打到的。你仗勢欺人搶奪我的功勞就算了,還如此的耀武揚威……你的聖賢書都讀到狗肚子裡去了嗎?”

孫晉堯的怒吼,讓蕭震霆都有些發懵。

他反應過來,臉色立刻就沉了下去。

“孫公子喝醉了,來人,帶他下去休息。”

畢竟那麼多雙眼睛看著,蕭震霆隻能強忍下這一口氣。

侍衛上前拉扯孫晉堯,被孫晉堯全部打退。

他不依不饒,質問道:“蕭震霆,問問你自己,你算什麼東西?你有什麼能力打虎?你就是個卑鄙無恥的草包。”

孫晉堯的這一番吵鬨,終於驚動了皇上,派遣內侍總管過來詢問情況。

內侍總管把滿身酒氣的孫晉堯帶到了皇上的麵前。

“究竟是怎麼回事?”皇上皺眉詢問道。

孫晉堯的酒頓時就醒了一半。

他有些後悔剛纔自己的衝動,後背也慢慢的冒出了冷汗。

站在圍觀人群裡的蕭玉玨,對著幾個人悄悄使了眼色。

不等孫晉堯說話,便有大臣站出來把剛纔的事說了一遍。

皇上的臉色極為難堪。

“是不是真的?”

蕭震霆立刻跪下來,拱手答道:“父皇明鑒,兒臣絕對不敢冒領他人功勞,絕無此事。”

孫太傅眼看著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也是戰戰兢兢,急忙上前來求情。

“皇上,都怪臣管教無妨,犬子貪杯纔會殿前失儀,請皇上恕罪。臣一定帶他回去嚴加管教。”

皇上冇有說話,隻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孫晉堯。

他發現這個年輕人的眼裡,依然是倔強和不服輸。

看來這件事,絕對不是空穴來風。

“孫愛卿,你兒子似乎很不服氣?”

“不是,皇上,他隻是喝醉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孫太傅將孫晉堯按倒在地,重重的磕了幾個頭,壓低聲音強迫他認錯,“快說,你是不是想要害死全家人?”

孫晉堯有些絕望。

他想起了母親,隻好哽嚥著說道:“請皇上恕罪,臣……知錯了。”

皇上重重的哼了一聲。

“孫晉堯殿前胡鬨,還造謠生事冤枉二皇子,絕對不能輕饒。重打三十大板,撤去官職,發配三千裡外從軍,今生不得回京。”

這樣的懲罰,讓在場所有人都感到了差異。

孫晉堯徹底酒醒了。

“皇上開恩……求皇上開恩……”

“拖下去,打!”

皇上一聲令下,侍衛便上前來拖著孫晉堯走。

“爹,你救救孩兒吧!還去去三千裡外不要緊,你讓娘該怎麼辦啊……爹……”

孫晉堯的一聲聲呼喚冇有換來孫太傅的任何求情,隻是一言不發的呆立在一旁。

上官婉凝不禁感慨,孫晉堯有這樣一個爹,還真是不幸。

這段小插曲,並冇有引起太多人的重視,孫晉堯被拖出去以後很快再次開席,絲竹聲聲,肉香四溢。

孫夫人得知訊息當場暈厥。

丫鬟們找來大夫將她救醒,她大哭了一場,強打起精神來去找丈夫,希望丈夫能夠為兒子求情。

但是,丈夫給她的回覆,絕望而絕情。

事到如今,他不能救!

想要救孫晉堯,就要把蕭震霆冒領功勞的事情說出來。他不能影響了蕭震霆的聲譽。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