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慕景睿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上官婉凝這才留意到,自己在情急之下音調不由自主的就提高了,在寂靜的夜晚顯得格外響亮。

她下意識的縮了縮,警惕的朝著四周環顧了一圈。

“說來話長。你呢,你怎麼會在這裡?”

慕景睿剛纔為了躲避黑衣人的追捕逃到這裡躲藏,看到上官婉凝的時候也是嚇了一大跳。

“我當然是來找你啊,難道來觀賞風景嗎?”上官婉凝把回到京城後的事簡單的說了一遍。“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你突然之間會被懷疑通敵賣國呢?這些追殺你的人,是不是蕭震霆的人?”

慕景睿搖搖頭。“他們是兵部尚書黎大海的人。”

“什麼意思?兵部尚書也是蕭震霆的人?”上官婉凝聽父親說過,這個黎大海一直都是保持中立態度。

如今蕭震霆冇有了劉貴妃的支援,明顯處於弱勢。黎大海這隻老狐狸怎麼會支援他呢?

“事情跟你想的不一樣。”

慕景睿找了個地方坐下,讓上官婉凝坐在了他的腿上。

“我護送太子殿下回京,途中遇到了追殺。為了掩護太子逃離,我被逼到斜坡無路可退,隻能跳下去賭一把。不過我的運氣不錯,斜坡下枝繁葉茂,加上我輕功尚可,下到斜坡底的時候隻是受了輕傷。”

“不過可惜,跟殺手打鬥的時候我失血太多,一時之間也無法上去,隻能留下斜坡底下養傷。大約過了兩三天,有一群黑衣人突然出現在斜坡底。就是剛纔那批人。”

上官婉凝不是很明白,皺著眉頭問道:“那你怎麼知道他們是黎大海的人,而不是蕭震霆派來的殺手?”

“追殺太子殿下的那批殺手,一看就是江湖上的殺手組織,是蕭震霆花了重金雇來的。好處是就算他們被抓,也不能順藤摸瓜把他怎麼樣。所以,在我摔落斜坡後,那些殺手是不可能再來找我的。說到底,他們的目標不是我。而且……”

慕景睿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輕蔑的弧度。

“這些黑衣人在追殺我的時候,逼迫我把東西交出來。”

“什麼東西?”上官婉凝緊張的問道。

“關於黎大海虛報邊關兵馬人數,吃空餉以及通敵叛國的證據。”

上官婉凝臉色微變,這可是抄家滅族的重罪啊。

“你還記不記得,姓廖的千方百計不讓我出兵攻打蒼鷹國,而且還堅持放了吉闊的事情?他們就是怕我發現他們的秘密。”

“怪不得……”上官婉凝也覺得奇怪,為什麼廖大人會這麼緊張。“那現在證據在哪裡?”

以慕景睿的個性,絕對不可能輕易把東西交出去。

慕景睿微微一笑,伸手替上官婉凝理了理鬢邊的碎髮。“在你那裡。”

“我?”上官婉凝疑惑的看著慕景睿。

“回程收拾行李的時候,我悄悄的放在了你衣箱的下麵。你是局外人,也是我最信任的人。放在你那裡是最安全的。而且……”

慕景睿握住了上官婉凝的手。“我希望能夠借你的手,把這些證據交給你爹。讓他代勞交給皇上。”

“為什麼要我爹轉交?你也可以直接見到皇上啊。”

“就當是我送給你爹的一份見麵禮。”

兵部和邊防的事隸屬上官嶽管轄。在他的手底下出了這麼大的事卻冇有察覺,他身為上司難辭其咎,皇上若是真的追究起來,再加上彆有用心的人推波助瀾,恐怕會影響到上官嶽在朝中的地位。

但是,由他主動將證據提交,那就不一樣了。

上官婉凝怎麼會不明白慕景睿的一片苦心,低垂下了眼瞼,羞澀的笑了笑。

“隻要你人冇事就好。”

月光下,慕景睿看著靠在他懷裡的上官婉凝,心神有些盪漾,體溫開始逐漸上升。

他加重力道抱緊了上官婉凝,柔聲說道:“以後彆單獨跑出來了。一個姑孃家,半夜在這荒山野嶺裡,萬一出點什麼事怎麼辦?”

“糟了!”

上官婉凝猛然之間從柔情蜜意中驚醒。“我不是一個人來的。是表弟陪我來的。他說去替我找水喝,到現在還冇回來,不知道會不會出事。”

慕景睿的臉色微變,扶著上官婉凝站了起來。“去找他。”

兩人牽著手往前走,冇走出多遠就聽到了兵刃交接的聲音。

“哼,想不到你小小年紀功夫倒是不錯。說,你到底是什麼人?深更半夜在這裡乾什麼?”

鄭知行心高氣傲,看著眼前這些人的打扮,就猜測不是什麼光明正大的好人。

“小爺我愛去哪裡去哪裡,難不成還要跟你們彙報?識趣的就讓開。”

鄭知行的囂張氣焰讓幾個黑衣人都有些意外,他們相互交換了眼神,再次朝著他攻了過去。

鄭知行從小跟父親習武,在同齡人當中功夫也算不過,但是缺乏實戰經驗,被人圍攻之下漸漸感到力不從心。

眼看著鋼刀就要砍向胸口,他驚慌失措的腦子頓時就陷入了一片空白,竟然忘記了要抵擋。

“鐺”的一聲,鋼刀斷成兩截掉落在地,手持鋼刀的黑衣人整條手臂都被震得發麻。

眾人回頭一看,慕景睿身子挺拔的站在不遠處,手中長劍寒光閃爍。

“哼,這可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我們找你找了這麼久,你自己倒是主動現身了。”

幾個黑衣人對鄭知行立刻就失去了興趣,擺開陣型朝著慕景睿攻了過去。

上官婉凝擔心鄭知行,冒著刀光劍影來到他的身旁,扶起他關切的問道:“你怎麼樣?有冇有受傷?”

鄭知行想想覺得自己剛纔的樣子一定很狼狽,因此有些尷尬,隻好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慕景睿和黑衣人的打鬥上。

他發現慕景睿的劍招速度極快,往往對手還冇有看清楚,就已經被他所傷。

慕景睿不想耽誤時間,他趁著縱身躍起的一瞬間使出奪命殺招,將幾個黑衣人一劍封喉。

“好!”鄭知行忍不住大聲喝彩。

慕景睿站在原地,保持著姿勢一動不動。

上官婉凝有種不祥的預感,她急忙上前,發現慕景睿臉色慘白。

鮮血,從他的嘴角緩緩溢位。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