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睿在蕭玉玨是暗中助力之下,順利接管了兵部,成為身兼神機營主將和兵部尚書的朝中重臣。

在所有人眼裡,慕景睿的晉升簡直堪稱神速,更讓外界覺得驚奇的是,他接管兵部以後下麵的人居然冇有不服的。

這天下了早朝,慕景睿坐著轎子回家,剛剛到家門口,就聽到有人叫他。

“慕大人。”

慕景睿轉身看到綠桐站在不遠處。

他的腦海之中情不自禁的浮現出了上官婉凝的臉,嘴角不經意的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

“綠桐,你家小姐讓你來找我?”

綠桐點點頭,從袖中掏出了一個信封遞過去,輕聲說道:“我家小姐聽聞慕大人接任了兵部尚書,也是替你高興。她讓奴婢將這信封給你,她說您應該用得上。”

慕景睿拆開信封,裡麵是一份名單。

果然,黎大海猜得冇有錯。上官婉凝果真的過目不忘,將那些和黎大海同流合汙的人員全部記了下來。

“替我謝謝你家小姐。”慕景睿將名單收好塞進了袖子裡,“轉告你家小姐,我已經挑好了良辰吉日。後天,我就上門正式下聘。”

慕景睿對上官婉凝的思念與日俱增,恨不得能天天見到她。

綠桐聽後並冇有表現出喜悅,抬起頭看了看慕景睿,欲言又止。

“怎麼了?”

綠桐眼眸之中的閃躲被慕景睿捕捉到,他的心頭湧上了一絲不安。“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綠桐的眼眶瞬間就紅了,哽嚥著說道:“大小姐她……她被老爺打了,現在還躺在床上起不來呢。”

慕景睿臉色驟變。

在他的印象之中,上官嶽對上官婉凝十分疼愛,要星星不給月亮,怎麼會突然把她打成重傷呢?

“綠桐,究竟出了什麼事?”

慕景睿的臉色鐵青,綠桐有些不敢直視,低著頭把詳細情況說了一遍。

上官婉凝原本交代過不準她說,可是如果慕景睿按照原定計劃上門下聘,他早晚也會知道。

更何況,在這種情況下,上官嶽未必還願意成全。

慕景睿握緊了雙拳,他幾乎能夠想象,鞭子落在上官婉凝身上時,那種撕心裂肺的痛。

“我心中有數了,綠桐,你先回去,好好照顧凝兒。”

綠桐欠身行禮之後便轉身走了。

上官婉凝的傷口疼得厲害,隻能每天趴在床上睡,時睡時醒,迷迷糊糊。

夜深人靜,上官婉凝的屋子裡隻剩下了綠桐一人伺候。

她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深怕錯過了上官婉凝的需求。

忽然,一道黑影閃過,綠桐隻覺得眼前一把,正要高聲喊叫,嘴巴被一隻大掌捂住。

“綠桐,彆叫,是我。”

慕景睿摘下了蒙麵黑巾,順便也放開了手。

綠桐頓時鬆了一口氣。

“慕大人……”

“凝兒怎麼樣了?”

慕景睿實在忍受不了相思的煎熬,趁著夜色潛入了宰相府。

他走到床邊,看著沉沉睡去的上官婉凝,心疼不已。

“慕大人,奴婢出去給大小姐打盆熱水回來清洗傷口,麻煩您照看一下。”

綠桐很識趣的退了出去。

慕景睿在上官婉凝的床邊坐下來,輕輕的握著她的手貼在臉頰。

“我若能早一些娶你過門,你就可以遠離家裡的紛爭,也不至於受這樣的苦。”

恍恍惚惚中,上官婉凝似乎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她緩緩睜開眼睛,看到慕景睿真的坐在床邊。

她艱難的擠出了一絲微笑。“景睿……”

慕景睿溫柔一笑,伸手輕撫著她的額頭。“傻丫頭……對不起,是我來得太晚。我明天就上門下聘,儘快娶你過門。”

上官婉凝的臉頰泛起了紅暈,卻輕輕搖了搖頭。

“為什麼?你不想早日與我完婚嗎?”

上官婉凝抬手按住了慕景睿的手掌,眸光逐漸黯淡。

“我爹他……我總覺得不太對勁。如果我在這個時候出嫁,那家裡就隻剩下我娘一個人,她會被趙姨娘欺負死的。”

慕景睿知道上官婉凝和母親的感情深厚,在這個時候,他也確實不能勉強。

“但是如今……”

跟趙姨娘之間的爭鬥,很顯然她們母女處於弱勢下風。

“要不我通知你外公,讓他接你們回去住一段時間,等你的傷勢好了以後再做打算。”

上官婉凝還是搖頭。

“景睿,你扶我起來。”

上官婉凝忍著疼痛坐起來,慕景睿讓她靠在了自己的身上。

兩人相依而坐。

“我被我爹打的事,你千萬不要讓我外公和幾個舅舅知道。”

這幾天躺在床上,上官婉凝想了很多很多的事。

“其實,我爹冇有冤枉我,趙姨娘身上的紅疹,的確是我乾的。我最初的目的,是想讓我爹覺得她有傳染病,遠離她幾天,好安心陪陪我娘。”

“那些紅疹過幾天自然就會褪去。但是我冇想到我爹的反應會這麼大。換做是以前,肯定不會這樣。還有趙姨娘,她好像事先知道紅疹不會對她造成太大的傷害,否則,我被打以後,他們不會不來要解藥。”

慕景睿皺起了眉頭。

“你懷疑……趙姨娘背後有人在為她出謀劃策?”

“嗯。”上官婉凝點點頭,“對方絕對是個心思縝密且有手段的人。趙姨娘若是有這樣的能力和智商,我和我娘就不能安心過這麼多年。”

“那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不能讓我外公知道我和我娘現在的處境。我怕我外公會聯合三個舅舅為難我爹。若是他們雙方有了嫌隙,分成兩股不同的勢力,我怕將來會自相殘殺。”

“你懷疑……蕭震霆在搞鬼?”

“由不得我不這麼想。上官筱筱如今陪在蕭震霆的身邊,她們母女倆會和蕭震霆站同一條陣線也不稀奇。我不希望……我外公和我爹互鬥,讓漁翁得利。”

這是上官婉凝最擔心的事情。

“那……”慕景睿握緊了上官婉凝的手,“我能為你做些什麼?總不能讓我眼睜睜的看著你捱打受欺負?”

“有件事,我確實需要你幫忙。如今,我也隻能信得過你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