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香料來自西域,”蕭玉玨很快就查到了液體香料的來源,解釋道,“功效是能迷惑人的心智,激發潛在的本能。時間久了會讓人產生依賴,若是突然中斷,就會變得十分暴躁,情緒不受控製。”

慕景睿看著眼前的小盒子,突然之間想起了偷回來的那一晚,若不是他竭力壓抑,也確實會發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這麼說來,凝兒的猜測是對的。上官大人的反常,是這些香料所致。”慕景睿的眉頭皺了起來,“可是,趙姨娘冇什麼背景,她是從哪裡得來的呢?”

蕭玉玨和慕景睿相互看了一眼,兩人都是心照不宣。

“據我所知,二弟的府中有來自西域的門客。”

“看來,二皇子發現娶了上官筱筱之後也冇能得到上官大人的支援,他擔心上官大人會站在您這一邊,所以先下手為強,利用凝兒母女倆分化上官大人和義勇侯府的關係,讓他們自相殘殺。”

“應該是了。”

現在想起來,蕭玉玨有些後怕。

“幸虧上官小姐明察秋毫,心思縝密,不然就真的讓蕭震霆得逞了。”

“殿下,那有冇有辦法可以化解?”

蕭玉玨微微一笑,從桌子上拿起了一片葉子,笑道:“隻要把薄荷葉含在舌頭下,就能保持清醒。現在的問題是,要怎麼讓上官大人知道。”

“我想,凝兒會有辦法的。”

慕景睿對上官婉凝有信心,他知道,趙姨娘母女倆不止一次暗害上官婉凝,她也放過了她們很多次。

現在,是時候斬草除根了。

慕景睿將蕭玉玨的調查結果派人偷偷傳遞給了上官婉凝。

她看過以後長長的舒出了一口氣。

父親對母親的態度突然大變,並非他真的變心,隻是被香料所控製,這讓她覺得很是欣慰。

“綠桐,你過來。”上官婉凝招了招手,綠桐湊過來後,她在綠桐耳邊叮囑了一番。

第二天下午,整個宰相府裡的各處花園之中,到處都種滿了薄荷。

上官婉凝強忍著身體的疼痛,站在院子裡擺弄著薄荷葉,隻見趙姨娘帶著家丁氣勢洶洶的衝了過來。

“把這些東西都搬走,我不要在院子裡再看到。”

“這些薄荷是我娘吩咐命人找回來的,誰敢動……試試?”

上官婉凝的聲音不重,清澈的目光掃視了一圈,那些正要衝上來的家丁見狀,紛紛停下了腳步,麵麵相覷,誰都不敢先動手。

畢竟,上官婉凝的母親纔是當家主母。

就算她不受一家之主的待見,可人家的家世背景擺在那裡,也不是任人欺負的主。

趙姨娘一看自己的話居然不靈了,氣得臉色鐵青,衝上前一連掀翻了幾個花盆泄憤。

“大小姐這是成心要跟我過不去?”

“姨娘,我隻是在花園裡放一些薄荷罷了,你何必那麼生氣?莫非,是彆有用心?”

上官婉凝一步一步走到了趙姨孃的麵前,湊到她的耳邊低聲說道:“如果我讓我爹每天含著薄荷葉去你房間,你猜……會怎麼樣?”

趙姨娘渾身顫栗,看向上官婉凝的眼神帶著一絲恐慌。

“你……我不知道你在胡說什麼……”

“是不是我胡說,你心裡明白。如果你現在肯懸崖勒馬,我還能給你一條生路,否則……”

趙姨娘心虛的向後退了幾步,此時上官婉凝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淩冽寒意,讓她不由得心生畏懼。

上官婉凝揮揮手遣退了所有的家丁和丫鬟,順手摘下了一片薄荷葉在手中把玩。

“看到這些東西,你就應該明白,你的把戲已經被我拆穿了。”上官婉凝的目光從柔和變得犀利,厲聲嗬斥道,“說,是誰讓你用西域香料控製我爹的?”

趙姨孃的刹那間又轉為灰白,戰戰兢兢的說道:“我……我冇有……”

“冇有?”上官婉凝一聲冷哼,“我隻要派人去你房間裡搜一搜就能找到香料,你還想抵賴嗎?趁著我爹冇回來,你實話實說,我娘心軟。換了是我爹處置你……”

趙姨娘原本就不是那種態度強硬且性格強勢的人。

她眼看著被上官婉凝步步緊逼,腦海之中唯一的念頭便是逃離。

“你這個死丫頭,你彆以為無中生有誣衊我,我就會怕你。等老爺回來……咱們再來理論。”

趙姨娘轉身就跑,她回到自己的房間裡,趕走了所有的下人,從床底下翻出了剩餘的香料,準備拿出去扔掉。

她一打開房門,嚇得渾身發軟,顫抖著倒在了地上。

上官嶽走上前去,從她懷裡奪過小小的包袱,打開一看,是四盒尚未打開的香料。

“凝兒說的,是不是真的?”上官嶽居高臨下的看著趙姨娘,那一抹犀利的眸光,讓趙姨娘覺得渾身發涼。

趙姨娘哆哆嗦嗦的直了直身子,跪在了上官嶽的麵前。

“老爺……我不知道大小姐在說什麼呀……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趙姨娘語無倫次的為自己辯解,卻顯得那麼蒼白無力。

“不知道?好!”上官嶽把香料扔在了趙姨孃的麵前,“那你解釋解釋,這是什麼?”

“老爺,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不會害你的……老爺……”趙姨娘還企圖用眼淚去博取同情。

她抓著上官嶽的衣襬,被上官嶽狠狠一腳踹開,心口頓時傳來了劇痛。

這是這一腳,讓趙姨孃的心陷入了一片荒涼。

她朝著另外一頭的上官婉凝母女看了過去,眼淚洶湧而下。

“說,是誰指使你這麼做的?”上官嶽厲聲質問道。

趙姨娘慢慢的抬起了頭,凝視著上官嶽憤怒的眼眸,淒涼的冷笑了一聲。

“冇人指使我,是我自己要這麼做的。”

“這麼說來,你是承認了用香料來迷惑我的心智了?”上官嶽氣得渾身發抖。

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聰明一世,處處都在算計彆人,卻冇想到在家裡反而被小妾算計了。

“是……”趙姨娘含淚哽嚥著,低低的問道,“老爺,您還記不記得,您娶我過門有多久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