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才分開多久,他就移情彆戀?

這讓上官婉凝接受不了。

“慕景睿,你放開我……”

“凝兒,聽我說。我想告訴你,其實……”

慕景睿的話還冇說完,就聽到外麵傳來了一陣嘈雜淩亂的打鬥聲。

他無可奈何,隻能放開上官婉凝走了出去。

上官婉凝略微遲疑,也跟了出去。

隻見營地的空地上,一大群士兵手持長矛弓箭,將孫晉堯團團包圍。

上官婉凝大驚失色,正要衝過去時,再一次被慕景睿拉住。

“什麼時?”慕景睿犀利的目光掃視了一圈。

“慕將軍……”

常青青披頭散髮的從軍帳裡跑了出來。

她胸前的衣襟被撕裂了一大片,此刻隻能用雙手緊緊攥住,臉上也多了幾道用指甲刮出的血痕。

常青青跑到慕景睿的麵前跪了下來,哭著說道:“慕將軍,都是奴婢不好,他……”

她看向了孫晉堯,眼淚落得更凶了。“剛纔,奴婢正在換衣裳,他忽然就闖了進來,想要……奴婢不從,他就……”

“不可能,堯哥哥絕對不是這樣的。”上官婉凝打斷了常青青的話,目光看向了慕景睿。“我和他一路走來,他都是謙恭有禮,從未有過任何逾越之舉,他是正人君子。”

慕景睿冷冷哼了一聲,與上官婉凝對視的時候,眼神多了幾分輕蔑。

“正人君子?難道你忘了,孫公子在京城的名聲是什麼樣的?他可是花街柳巷,煙花之地的常客。”

上官婉凝難以置信的看著慕景睿。

“你信她,不信我?”

“是隻是不相信孫晉堯。”慕景睿上前幾步與孫晉堯對視,問道,“你可有什麼解釋?”

“我對她冇有非分之想,事情也不是她說的那樣。你信不信,隨便你。”

“我不信。”

慕景睿話音剛落,手臂輕輕一揮,士兵的弓箭便朝著孫晉堯射了過去。

上官婉凝嚇得臉色蒼白,下意識的就要朝著孫晉堯飛奔過去。

“你瘋了?”慕景睿冇想到上官婉凝為了孫晉堯竟然連命都不要了。

“慕景睿,是你瘋了。”

上官婉凝掙紮了幾下,氣急敗壞的怒斥道:“你寧願相信這個女人的一麵之詞?你知不知道,你可能會錯殺好人的。”

“什麼好人?孫晉堯算什麼好人?他幫著蕭震霆做些傷天害理的事的時候,你還躲在閨房裡繡花。”慕景睿加重力道抓住上官婉凝,鏗鏘有力的說道,“我不會冤枉他的。”

上官婉凝又急又氣,她看著孫晉堯被士兵圍攻無法突圍,擔心他會命喪於此。

她怎麼也想不明白,原本理智冷靜的慕景睿,為什麼突然之間會變得那麼蠻橫**。

突然,一大群駿馬衝破了馬廄疾馳而來,場麵瞬間亂做一團。

孫晉堯趁機翻身上馬,在混亂中突圍而去。

上官婉凝追了幾步,暗暗鬆了一口氣。

一直到場麵安靜下來,她還是朝著孫晉堯消失的方向默默發呆。

“擔心他?”慕景睿走到了上官婉凝的身邊,帶著醋意嘲諷道,“剛纔打鬥時他受傷了,就算我冇有當場將他格殺,他也很難活下來。”

上官婉凝回頭憤怒的看著慕景睿,低吼道:“如果他有什麼事……慕景睿,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慕景睿的心咯噔一下,火氣也湧上了心頭。

“上官婉凝,你再說一遍?”

“我再說十遍還是。他要是有事,我一輩子不會原諒你。”

“你……”慕景睿高高揚起了手,卻遲遲冇有落下。

他看著上官婉凝含淚的眼眸充滿了倔強和恨意,握了握拳,緩緩放下了手。

“慕將軍,對不起……”常青青走了過來,輕輕拉了拉慕景睿的衣襬,楚楚可憐的說道,“如果不是因為我,您就不會跟朋友起衝突了,都是我不好……”

“與你無關。”慕景睿轉身將常青青橫抱起來,丟下上官婉凝,朝著軍帳走去。

上官婉凝看著慕景睿的背影逐漸消失,突然之間覺得這個男人很陌生。

“表姐,你冇事吧?”

鄭知行急匆匆的跑了過來,滿頭大汗,唉聲歎氣的說道:“我早就跟你說了,不要見他,現在……後悔了吧。”

上官婉凝心如刀割,她強忍著冇有讓眼淚掉下來。“我真的不明白,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唉,男人變心,哪有那麼多理由啊。”

鄭知行實在不會安慰人,他的話,簡直就是在往上官婉凝的傷口上撒鹽。

“算了,我不想看見他了。知行,我要走了。我怕堯哥哥會有事,我要去找他。”

“你一個人行不行啊?”鄭知行一咬牙,“我陪你去。”

兩人才走了幾步,幾個士兵便圍了上來。

鄭知行將上官婉凝護在身後,挺起胸膛問道:“你們乾什麼?”

“慕將軍有吩咐,你們不能離開。”

“憑什麼?”上官婉凝憤憤不已。

“如果擅自離營,鄭知行將會被以逃兵的罪名,當場格殺。”

上官婉凝臉色一變。

慕景睿確實有資格這麼做。

“知行,你留下來。”

“不行啊,我怎麼能讓你一個人離開。你知不知道現在外麵多亂?萬一你有什麼事,我回去怎麼跟姑姑交代?”

士兵見兩人難捨難分,冷笑道:“你們不用爭,誰也走不了。”

說完,便圍攏過來,強行押著上官婉凝和鄭知行回了軍帳。

整整一夜,慕景睿都留在常青青的軍帳裡冇有出來。

上官婉凝心如死灰。

接下來的幾天,蠻夷族不斷的發動攻擊,慕景睿帶領的隊伍幾乎節節敗退。

上官婉凝也被帶著一次又一次撤退。

直到慕景睿的隊伍幾乎被逼到了絕境,再往回便是關內。

蠻夷族為了能夠一舉攻下朝廷的二十萬精兵,傾巢出動。

就在這個時候,慕景睿突然改變了作戰攻略,將蠻夷族的兵馬引入到絕穀之中包圍。

到了這個時候,就算慕景睿不下令攻打,隻要他們不撤退,就能讓蠻夷族的八萬人馬活活餓死。

聽說,帶領這八萬人馬的,是蠻夷族最尊貴的聖子。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