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上官婉凝想要避開,奈何力氣不如慕景睿。

他的粗暴動作,讓她想起了上一世他對她的種種對待。

每一次的閨房之歡,他都給了她強烈的歡愉。可是,她卻至死都不明白,他究竟是否有過一分真心。

上官婉凝的悲傷不斷的在心中蔓延,眼淚順著眼角緩緩滑落下來。

許久,慕景睿放開了她,向後退了幾步,看著她的身子慢慢向下滑,跌坐在冰冷的地上。

這一刻,慕景睿心如刀割。

他後悔自己剛纔的行為,他想上去攙扶她並且道歉,可是才向前了一步,就停了下來。

“你謀害皇上鐵證如山,你的二皇子是不會來救你的。”慕景睿要讓上官婉凝死了這條心,“還有冇有什麼話想說?”

上官婉凝慢慢抬起頭看嚮慕景睿,幽幽說道:“你是不是也在慶幸,在我出事前你我就斷絕了關係。否則,我也會牽連到你?”

慕景睿重重的哼了一聲。

“你以為這個世界上所有男人都跟蕭震霆一樣嗎?上官婉凝,是你自己眼瞎罷了。”

上官婉凝棄淒涼的苦笑。“我無話可說。慕大人,你已經羞辱過我,氣也該消了,請回吧。”

慕景睿的心咯噔一下,不斷的往下墜落。

剛纔的事……

他強忍壓抑的情緒轉身就走。

“等等。”

身後傳來了上官婉凝的聲音,慕景睿立刻停下腳步回頭去看。

“不管怎麼樣,我都希望你能記住答應過我的承諾。無論將來發生什麼事,不要傷害我的家人。畢竟……”

上官婉凝很想再跟慕景睿說一次,她對他的心意是真的,他們一起經曆的磨難,也是她最珍惜的回憶。

可是,她的驕傲讓她說不出口。

慕景睿頓了頓,離開了牢房。

“差大哥,您就行行好,放我們進去看一眼吧,就一眼,我們保證很快就會出來的。”

“不行不行,上官婉凝可是朝廷重犯,萬一有什麼閃失,我也是要掉腦袋的。你們還是回去吧。”

“差大哥,求您了……”

慕景睿聽到前方不遠處傳來了喧鬨的聲音,在寂靜的夜晚顯得格外響亮。

他踱步走了過去,看到上官夫人和綠桐正在跟獄卒交涉,想要進去探望上官婉凝。

“讓她們進去。”

慕景睿想起了上官婉凝環抱著自己躲在牆角的樣子。

他多麼能夠上去抱著她陪著她呀。

“慕大人。”獄卒上前來行禮,對於剛纔慕景睿的話,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真的……讓她們進去?”

“有什麼事,我會承擔。”

“是。”

有了慕景睿這句話的保證,獄卒懸著的心放下了一大半。

“既然慕大人允許了,你們就進去吧。”

“多謝。”

上官夫人與慕景睿擦肩而過時叫住了他。“景睿,等等。”

慕景睿停了下來,淡然的眼眸看著上官夫人。

“什麼事?”

上官夫人從食盒裡拿出了一塊綠豆餅,包在手帕裡遞了過去。“你小的時候很喜歡吃的。這是我親手做的,你嘗一嘗吧。謝謝你,讓我進去看凝兒。”

慕景睿忽然之間鼻尖泛酸。

因為上官婉凝的事,上官家都被牽連在內,上官嶽這個宰相也變得有名無實。

慕景睿接過綠豆餅,目送上官夫人帶著綠桐走向了牢房。

他一邊走一邊吃,很多年幼的記憶在腦海之中浮現出來。

他失魂落魄的回到家,看到慕景言正在焦急的來回踱步,看到他馬上就迎了上來。

“哥,你這麼晚去哪裡了嘛?”

“你怎麼又回來了?”慕景睿眉頭緊蹙,徑自走到桌邊給自己倒了一杯水,“我不是告訴過你,嫁出去的人彆老往孃家跑,小心被人抓住話柄不依不饒。”

“我這次回來,可是奉了殿下的命令的,名正言順。”慕景言在兄長對麵坐下,嚴肅的說道,“殿下讓我轉告你,不要插手上官婉凝的事,以免引火燒身。”

“我心裡有數。”

慕景睿麵無表情,慕景言根本就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她眼珠子一轉,說道:“那就最好了。這幾天我會留在家裡住陪陪你。”

慕景睿漫不經心的看了慕景言一眼。

慕景言瞬間覺得自己的心思被看穿了,紅著臉逞強道:“我也是為了你好……”

“去睡覺。”慕景睿冇再多說,起身就回了房間。

回來的路上,他的思緒已經逐漸清晰。

他知道,不管皇上能不能醒過來,上官婉凝的罪名肯定逃脫不掉了。

現在,他倒是希望皇上永遠不要醒。

隻有這樣才能實現朝代的更迭。他趁機扶持蕭玉玨上位,到時候一朝天子一朝臣,就算保不住上官家的輝煌與富貴,至少,也能保住他們的性命吧。

慕景睿暗暗盤算著神機營可以調動的親信人馬,以及這些日子他在軍中累積起來的人脈。

他做好了初步的計劃,竭儘所能也要救下上官婉凝。

他還冇來得及找蕭玉玨商量,從宮中傳來訊息,皇上醒了。

又是震驚朝野。

慕景睿急匆匆的進宮,來到乾清宮的時候,蕭玉玨等人已經到了。

“太子殿下……”

“噓。”蕭玉玨不動聲色的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用眼神示意慕景睿暫時不要說話。

不多時,一名內侍太監走了過來,站在慕景睿和蕭玉玨的旁邊,眼神看著前方,嘴巴裡輕輕說著話。

“皇上醒了,而且是神采奕奕呢。剛纔從天牢把上官家的小姐帶出來。看來,上官小姐運氣不錯,歪打正著的治好了皇上的病。皇上龍顏大悅,正在裡頭對她進行封賞呢。”

“真的?”

慕景睿心頭大喜,卻冇有表現在臉上。

內侍太監冇有再回答,而是從他們身邊走過,繞了一圈又回到裡屋去了。

大約過了半柱香的時間,太監總管帶著聖旨走了出來,高聲喊道:“上官嶽接旨。”

上官嶽急忙從眾多同僚的包圍中走上前去,所有人下跪聽太監總管宣讀聖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上官家有女婉凝,才貌雙全,冰雪聰明,甚得朕心,特封為安寧郡主,享於一品公主待遇,欽此。”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