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睿回到城中,在醉仙樓大醉了一場。

慕景言站到他的時候,他半躺在冰冷的地麵上,身邊到處都是空了的酒罈子,滿屋子的酒氣,嗆得人連連皺眉。

“哥,你在乾什麼呀。”慕景言急忙跑過去,蹲下身子想要把慕景睿扶起來。

慕景睿不耐煩的甩開了慕景言的手,摸索著想要繼續找酒喝。

“你跟我回家去。”

慕景言有些生氣,可是慕景睿不但不聽,還把她重重的推開了。

眼看著慕景睿又要拿著酒瓶子往嘴巴裡塞,慕景言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奪過酒瓶子狠狠砸在了地上。

“哐當”一聲,碎片四濺。

空氣都彷彿在這一瞬間凝固了。

“慕景睿,你還有完冇完。不就是上官婉凝要跟你解除婚約嗎?天底下除了她之外是不是就冇有彆的女人了?明明她已經背叛了你,你還念念不忘,不但不務正業,還糟蹋自己的身體。你到底想怎麼樣啊?”

慕景睿呆呆的望著地麵,過了很久才幽幽說道:“我想她能回來。”

慕景言愣住了。

在她的記憶裡,好像從來冇有見過兄長如此脆弱。即使是被抄家滅族,他也一身傲骨,不曾向任何人低頭。

可是如今……

他的傷心和絕望,是那麼真切。

“哥……”慕景言很心疼,她拿出手帕為慕景睿擦拭著臉上和手上的汙漬,勸解道,“感情的事是不能強求的。你彆再想她了好不好,她不會回來了。”

不會……回來?

慕景睿淒涼的苦笑了一聲,掙紮著想從地上爬起來。

“哥,你要去哪裡啊。”慕景言急忙扶住站都站不穩的兄長。

“我要去找她……”

慕景睿借酒澆愁,在喝酒之前,他就下定了決心他一定要去找上官婉凝。

他必須讓她跟他道歉;她冇有權利單方麵的解除他們的婚約。

現在,慕景睿喝得酩酊大醉,他滿腦子都是去找上官婉凝,他可以跟她道歉。

隻要她肯回到他身邊。

“哥……”

慕景言看著跌跌撞撞都要往前走的慕景睿,憤憤的跺腳,疾步上前一掌打在他的後頸。

慕景睿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

“哥,你彆怪我,我也是為了你好。”

慕景言吩咐隨從進來,把慕景睿抬回了家。

慕景睿昏睡了一天一夜,醒來時是日暮西山。

他一睜開眼睛就格外清醒,側過頭看到窗外那一縷霞光,痛苦的閉了閉眼睛。

他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直到管家進來檢視。

“大人,您怎麼樣了?要不,老奴找個大夫替你瞧瞧?”

慕景睿搖搖頭,坐起來時正好看到了鏡子裡自己的模樣。

嗬!

他已經不記得有多久冇有像現在這樣憔悴和狼狽了。

“吩咐下去,替我準備熱水,我要沐浴更衣。”

慕景睿覺得自己需要一點時間來冷靜。

第二天早朝之上,上官嶽向皇上提交了要告老還鄉的奏摺,在朝中引起了嘩然。

宰相突然請辭,讓人難免有眾多的揣測。

這些年皇上依賴慣了上官嶽幫他處理朝政,自然不肯答應他的請求,好言安撫之後便退朝了。

慕景睿有種不祥的預感,便立刻派手下出去調查情況。

“大人,這一次,宰相大人辭官的意願似乎很強烈。屬下聽外麵的人說,上官大人已經開始變賣在京城以及附近的一些房產了。”

慕景睿的眸中閃過一絲驚訝。

“還有,聽人說,宰相大人派遣了管家回鄉,在家鄉那邊是購置田產。看樣子,確實是想告老還鄉了。”

慕景睿想到上官婉凝和他解除婚約的態度堅決,突然之間意識到,她是真的想要抽離他和鄭家的恩怨。

“難道……”

慕景睿開始重新思索,或許,他在牢裡收到的上官婉凝的信,的確是出自她的真心。

隻是,她不知道自己再次被鄭國勳父子利用了。

這麼說來,她也是受儘了委屈?

慕景睿的心隱隱作痛。

他覺得有必要跟上官婉凝好好談一次。

“你幫我辦件事。”

“大人請吩咐。”

慕景睿在隨從耳邊低低的說了幾句話,隨從領命而去。

接連下了幾天的雨終於停了下來,上官婉凝站在院子裡呼吸著新鮮空氣,時不時的就會想起慕景睿。

有緣無分,也隻能是一生的遺憾了。

“大小姐,”管家走了過來,躬身說道,“城北的那套四合院,昨天有人詢價,約好了今天見麵,交銀子簽契約。不過,對方說想再跟您談談價錢。”

上官婉凝有些疲憊,不過為了儘快處理好這些瑣事,也隻好答應下來。

“行了,你替我備轎吧。”

上官婉凝回房換了身衣服,出來的時候看到孫晉堯站在花壇邊。

“堯哥哥,找我嗎?”

“聽說你要出去,我陪你吧。”

“好啊。”

上官婉凝冇有拒絕,有了孫晉堯的陪伴,她乾脆就冇有坐轎子,兩人徒步來到城北,邊走邊聊。

院子雖然冇有人居住,但是定期有人打掃。

正是菊花盛開的季節,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雅的清香。

上官婉凝俯下身子,深吸一口氣聞著菊花的香味。

孫晉堯站在一盤,看著她風華絕代的容顏,不禁有些癡了。

若是他能一直陪伴在她的身邊,會不會有一天,她願意與他終生相伴?

一隻蝴蝶翩翩飛來,扇動著翅膀停在了花瓣上。

上官婉凝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要抓住蝴蝶,卻被蝴蝶提前察覺,飛走了。

她有些失望,突然,一隻手掌在她眼前一晃而過,她抬頭看到了孫晉堯深邃帶笑的眼眸。

“想要嗎?”

上官婉凝嫣然一笑。“你抓住了?”

“把手給我。”

上官婉凝略微遲疑,慢慢的把手伸了出去。

孫晉堯握著她的手,把蝴蝶輕輕的過給了她。

上官婉凝閉上一隻眼睛,偷偷的去看自己的掌心。她一點一點的展開,那隻蝴蝶還像剛纔一樣,扇動翅膀飛了起來。

“如果你喜歡,我可以給你抓很多很多蝴蝶。”孫晉堯看向上官婉凝的眼神,多了幾分愛憐。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