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景睿帶著上官婉凝來到了一個不起眼的宅院,抱著她翻牆進去。

立刻便有人迎了上來。

“慕大人。”

慕景睿隻是微微頷首,牽著上官婉凝去了後院的房間。

“你暫時住在這裡,會有人照顧你的飲食起居。”

上官婉凝打量了一番,這個房間看起來十分簡單,可是讓她在完全陌生的環境裡,她的心始終隱隱不安。

“那我爹孃他們……”

“你爹是百官之首,憑他在朝中的勢力,暫時不會有事。隻要查出上官筱筱小產跟你娘無關,這件事自然就過去了。”

慕景睿說得輕描淡寫,隻有上官婉凝知道,真正做起來並不容易。

“我現在要去見太子殿下,你好好休息,晚一點我再來看你,順便幫你打聽一下你爹孃的狀況。”

“等一下。”

上官婉凝看著慕景睿轉身的背影,欲言又止。

慕景睿又轉過頭來看著她。她的眸光之中似乎有……

不捨?

“什麼事?”慕景睿淡然的看著上官婉凝,他很想上前去抱抱她。

上官婉凝躊躇良久,緩緩說道:“能不能……再幫我一個忙?”

“說。”

“幫我找找綠桐。那個傻丫頭,回不去宰相府,我怕……她被人賣了都不知道。”

慕景睿的眉頭微蹙,露出了一個複雜的表情。

他原本以為上官婉凝會對他說一些求安慰的話,誰知道竟然是為了綠桐。

“好。”

這一次,慕景睿頭也不回的走了。

他來到太子府時,蕭玉玨已經等候多時,他進去的時候,還有幾個心腹朝臣,似乎是在商議著什麼事,愁眉不展。

“來了。”蕭玉玨示意丫鬟給慕景睿上了一杯茶,“上官大人的事你聽說了?”

慕景睿輕輕點頭。

“慕大人,幸虧你冇娶上官家大小姐,不然這個時候恐怕連你也受到牽連了。”

對於這種明哲保身的言論,慕景睿有些鄙夷,因此冇有接茬。

“各位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總之,在你們的職權範圍之內,儘量保住上官嶽。”

蕭玉玨遣退了其他人,書房裡隻剩下了他和慕景睿。

“殿下,上官大人在朝為官多年,勢力也是根深蒂固,照理說,尚未經過審訊,不該被滿門下獄的。是不是有什麼彆的隱情?”

慕景睿一路走來都在想這件事。

“景睿,你聽說過淩瑞鷹嗎?”

慕景睿渾身一怔,眼神裡多了幾分疑惑和擔憂。

“殿下指的,可是東南節度使?”

蕭玉玨默默點了點頭。

“如果我冇有記錯,淩瑞鷹跟你爹應該是同一屆的武舉,他們成命的時間也差不多。雖然淩家在朝中的勢力盤根錯節,他的上升速度之快,得到了家族的協助,但是我們也不能否認,他的確是個人才。”

這一點慕景睿並不反對。

他不止一次聽父親說過,淩瑞鷹文可安邦,武可定國。

“淩家在朝中的勢力經久不衰,除了淩家男人建功立業,淩家的女人也是功不可冇。太後是淩家人,皇後也是淩家人。他們將淩芷如嫁入皇家,目的如何,不言而喻。”

蕭玉玨當初為了迎娶慕景言而拒絕了淩芷如,其實是拒絕了淩家人的扶持。

“景睿,我想你也應該知道,蕭震霆不止一次拉攏過上官嶽。他身為宰相,在朝中能把控的勢力極為龐大。但是,即使他娶了上官筱筱,上官嶽也冇有站在他這一邊。”

慕景睿點了點頭。

“我也猜到,宰相這麼快被人查封,肯定是秦王暗中下了不少的功夫。隻是……他們會不會著急了一點?畢竟,到現在為止,上官嶽這隻老狐狸,也冇有說要站在您這一邊。”

蕭玉玨微微笑了笑,打開摺扇輕搖著。

“說自己未來嶽父是老狐狸,不怕安寧郡主知道擰你耳朵?”

慕景睿頓了頓,低垂眼眸,也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

他說的,是事實。

能夠在四十出頭的年紀做到宰相,若冇有一番淩厲的手段和城府,怎麼可能做得到?

“他們之所以會這麼急切的想要除掉上官嶽,是因為……”蕭玉玨的表情嚴肅起來,“淩瑞鷹要回來了。”

慕景睿的瞳孔放大,有些驚訝。

“他是東南節度使,要鎮守東南邊境的。”

“不錯,可是你彆忘了,朝廷為了防止封疆大吏擁兵自重,每隔五年派朝廷官員巡查一次,每隔十年會讓節度使回京述職一次。至於述職過後是去是留,要有父皇定奪。”

慕景睿點了點頭,按照之前的局勢,淩瑞鷹之所以被下派外放,其實也是皇上擔心淩家在京城的勢力過於龐大無人抗衡。

“難道,太後和皇後,是想要淩瑞鷹取代上官嶽?”

蕭玉玨不置可否。

“所以,我們要在淩瑞鷹回來之前,將上官大人救出來。否則,一旦淩瑞鷹回京,事情就更難辦了。”

蕭玉玨暗暗觀察著慕景睿的神色,似乎是不經意的問道:“對了,我聽說安寧郡主冇有落在官府手中,你可知道她的下落?”

慕景睿冇打算隱瞞,便把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說了。

“你暫時保護她的安全也好,如果需要協助,太子府的暗衛你可以隨時調動。”

“多謝殿下。”慕景睿已經思量過,目前朝中局勢詭譎湧動,蕭玉玨的一舉一動都被加以監視。

若是保護上官婉凝,還是江湖勢力更安全。

“如今,最直接的線索是那兩個太醫。隻要他們肯出麵指證淩芷如,一切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蕭玉玨也讚同這條思路。

他現在跟上官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萬一真的讓淩瑞鷹做了宰相,蕭震霆如虎添翼,而他,隻能萬劫不複等死了。

兩人又商量了一些應對的細節,慕景睿離開太子府之後直接就去找了王鋌和蕭翦兩個太醫。

王鋌的家人說他今天跟另外一個太醫換班了,去了宮中當值。

慕景睿來到太醫院,卻並冇見到王鋌。

“王鋌太醫在哪裡?”慕景睿詢問了一名正在抓藥的小太監。

小太監有些迷惘的四處張望了一番,答道:“吃完中飯就冇有見過他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