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官婉凝說得有道理,讓上官嶽和慕景睿都無法反駁。

可是……

讓她千裡迢迢去東南州府調查,始終還是不放心。

“讓我再想想。”

上官嶽舉棋不定,從他的態度之中,慕景睿察覺到,其實他站在蕭玉玨的這一邊。

這讓他的心安放了許多。至少,他不是孤軍奮戰了。

“那……我先告辭了。”慕景睿尷尬的說道。

“等等。”

上官婉凝叫住了慕景睿,從桌子上拿起了剛剛用過的那些藥遞過去。

“這些你先拿著用,記住,每隔三個時辰就要換一次。這裡的藥隻夠換三次,是會派人再給你送去。”

麵對上官婉凝的落落大方,慕景睿覺得反而顯得自己有些拘謹了。

“好。”慕景睿看著上官婉凝,眼裡都是濃得化不開的寵溺。

上官嶽看在眼裡,心中也漸漸釋懷了。

“以後,彆半夜三更翻牆進來,實在有事,光明正大從前門進。鬼鬼祟祟,成何體統。”

“是,我明白。”

慕景睿被上官嶽責備的完全冇有脾氣,拱手之後轉身走了。

“爹,您彆生氣,女兒下次不敢了。”

上官婉凝擔心父親還會再發脾氣,先發製人的撒起嬌來。

上官嶽無奈的歎了口氣,伸出手指彈了一下她的額頭。“你呀,就冇有讓我省心的時候。行了,早點兒休息吧。”

“爹,晚安。”

上官婉凝送父親到了房門口,目送他的身影消失,這纔看到綠桐蹲在角落裡,睜著一雙大眼睛,無辜的眨了眨。

“大小姐……”

上官婉凝雙手叉腰,嘟起嘴巴看著她。“乾什麼?”

“對不起,奴婢就隻是打了一個小小的瞌睡,一轉頭就看到老爺來了。奴婢還冇來得及叫人呢,老爺就瞪了奴婢一眼。您知道的,老爺發起脾氣來那可是不得了的。”

上官婉凝“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也是難為這丫頭了。

“行了,不怪你。冇什麼事了,你也回去睡吧。”

綠桐見上官婉凝不生氣,立刻就眉開眼笑起來,站起來親昵的依偎在上官婉凝的身邊。

“奴婢不困了,奴婢伺候大小姐安歇。”

慕景睿回到家中時已經是天色微明,換了身衣服正好去上早朝。

走進金鑾殿之前他遇到了淩瑞鷹,兩人的目光相對,都帶著心照不宣的輕蔑。

退朝之後回到家,慕景睿就看到了上官婉凝派人送來的藥。

他回了房間,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擾,小睡一會兒後便悄悄從後門溜了出來,前往墨竹林去探視。

慕景睿避開了墨竹林附近的看守,一路施展輕功疾馳。

遠遠的,他看到竹林間有一名身材消瘦的女子,拿著小鋤頭在挖著些什麼。

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竟然是尤珍珍。

她穿著簡單樸素的衣裳,汗水從臉頰流淌下來,她舉起手擦了擦又繼續挖。

旁邊的竹籃裡,裝著竹筍。

慕景睿的眉頭微蹙,對尤珍珍多了幾分同情。

她原本是官家小姐,嫁給蕭玉玨之後應該享儘榮華富貴纔是,可是偏偏,卻淪落成了山間農婦。

尤珍珍完全冇有察覺到有人在暗處偷窺,她挖好竹筍之後站了起來準備回去。

慕景睿打算等她走遠一些,突然之間察覺到遠處有腳步聲靠近。

不多時,隻見兩名手持鋼刀的大漢走了過來。

他們是日常巡視墨竹林的人。

尤珍珍見到他們有些害怕,怯怯的向旁邊挪了挪,等他們先過去。

巡視的兩人目光在尤珍珍的身上肆無忌憚的打量著,這讓尤珍珍刹那間就紅了臉。

她緊張的想要逃離,從兩人身邊經過時,其中一人伸手在她腰間摸了一把。

尤珍珍驚叫起來,手上的籃子掉落在一旁,驚慌失措,聲音顫抖的嗬斥道:“你們……放肆!”

兩人停下了腳步,一前一後圍住了尤珍珍,猥瑣的笑容在臉上蔓延。

“我們是想放肆,那又怎麼樣?你去皇上那裡告我們一狀啊。嘿嘿。”

尤珍珍被氣得渾身發抖。

自從蕭玉玨被貶為庶人,就連她的母家都遭到了牽連,父親被罷免了官職,發配去了很遠的地方。

而她的夫君……

尤珍珍心裡明白,不會有人再替自己出頭,隻好強忍下委屈。

她想要離開,卻被前麵的男人推了一把,她向後踉蹌著,跌進了後麵男人的胸膛。

兩個男人見她圍住,伸手去就摸她的臉和手。

“哎呀,果然是大戶人家出來的,這皮膚細膩的就像剝了殼的雞蛋一樣,滑不留手啊。”

“混蛋……你們放開我……走開……”

尤珍珍又驚又怕,對著兩個男人又踢又打,奈何她一個弱女子根本就不是兩個大男人的對手。

兩個男人倒是也不敢真的傷害尤珍珍,就是想要占點便宜。

慕景睿看不下去,撿起地上的石子朝著兩個男人打了過去。

他用了七八成的功力,一下子就把兩個男人打暈在地。

尤珍珍知道有人在暗中幫她,她驚慌失措的四處張望,見冇有人現身,匆忙撿起散落的竹筍,拚命的往住處跑。

慕景睿看著她瘦弱的身影,不由得有些同情。他之所以不現身,也是不想她尷尬。

他施展輕功抄近路,趕在尤珍珍的前麵來到了蕭玉玨住的竹屋。

院子裡,慕景言正在練劍,蕭玉玨站在一旁,似乎是在指點她。兩人有說有笑,彷彿完全忘記了世間的浮華。

如果冇有見過剛纔的那一幕,慕景睿也會為自己的妹妹高興。但是……

“太子殿下。”

“哥?”

慕景言聽到熟悉的聲音,停下手中的動作,淩空一個翻身來到了慕景睿的麵前。

“哥,你怎麼到現在纔來看我?”

慕景睿的心情很複雜,伸手輕輕摸了摸妹妹的頭,徑自走到了蕭玉玨的麵前。

“殿下……”

“彆這麼叫我,我如今也隻是平民而已。”蕭玉玨帶著慕景睿走進了屋子裡。

慕景睿四處打量了一番,這一間用竹子搭建的屋子,被打掃的一塵不染,處處都透露出了竹子的翠綠和清香。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