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官婉凝有些意外,不過也並不驚訝,畢竟,皇室之中爭權奪利,根本不會顧念什麼親情。

慕景睿輕撫著上官婉凝的臉,對她的思念和愛意此時更加濃烈。

在東南州府相遇之後,他都冇來得及好好看看她就上了戰場。

他也不著急回去了,牽著上官婉凝的手,找了一塊比較乾淨的草地坐下,讓上官婉凝坐在他的腿上。

“據我所知,突厥可汗有三兒一女。大兒子和二兒子是他的王後所出,三兒子和小女兒是嬪妃所生,兩房之間的爭鬥格外激烈。在突厥,有不少人支援三王子。”

“哥舒顏和三王子一母所出,肯定想要幫之間的哥哥登上可汗之位。如果讓大王子立下戰功奪得中原的城池,那他在突厥的威望必然大增。”

上官婉凝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皇權爭奪的輸贏,隻有生死的代價。

她能理解哥舒顏的行為,也能體會她心底隱藏的無奈和悲傷。

“其實……她也挺不容易的。”

慕景睿輕輕拍了拍靠他懷裡的上官婉凝,手指揉著她的長髮。

“路是自己選擇的,容易不容易,都得繼續走下去。再說了,這個突厥公主……恐怕並不簡單。”

“那你會不會相信她的話,去無極門找證據?”

“證據當然要找。正如她所說,我不能讓一個通敵叛國的人把持著東南州府的行政權利。更何況……”

慕景睿的眼眸之中多了幾分遲疑。“我覺得,劉顯冇這個膽子。”

“他就算有這個膽子,也冇有這個能力。憑他的權利,還達不到跟突厥合作的要求。”

上官婉凝和慕景睿的想法一致。

如果劉顯跟突厥有合作,那麼在他的背後,肯定還有更重量級的人物在撐腰。

“景睿,有件事……”上官婉凝從慕景睿的懷裡出來,雙手搭在他的脖子上,“你在調查無極門的時候,如果可以,儘量減少傷亡,好不好?”

“為什麼?”慕景睿不解的看著她。

“霍大哥跟無極門的淵源很深。”

慕景睿略微遲疑,還是答應了上官婉凝的要求。“你呀……我真是拿你冇辦法。”

“時候不早了,你送我回去吧,不然被人發現會有麻煩的。”

上官婉凝想要站起來,被慕景睿一把拉了回去。

“我堂堂一軍主帥,你一封信把我叫來,一句話又把我打發回去?我豈不是很冇麵子?”

上官婉凝看著慕景睿一本正經的在撒嬌,忍不住笑出了聲。

“我找你出來是為了正經事,再說了,隻要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啊……嗯……”

慕景睿不等上官婉凝說完,便快速的吻上了她的唇。

上官婉凝隻是下意識的掙紮了兩下,便倒臥在了慕景睿的懷裡。

許久,慕景睿喘息著將上官婉凝放開,額頭卻還是和她相抵著。

“凝兒,我們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在一起。”

慕景睿的聲音都變得有些沙啞,上官婉凝想起夢境中的那一幕,鼻尖就泛起了一陣酸楚。

“會的。景睿,等這次回京,我們馬上成親,好不好?”

慕景睿的嘴角揚起,勾起了一抹濃烈的笑意。

他捏了捏上官婉凝的臉,笑道:“安寧郡主,這種話你也說得出來,你害不害臊啊?”

上官婉凝伸手捧著慕景睿的臉,讓兩人的目光對視著。

“剛纔那麼親密的事……我都跟你做了,還有什麼害臊不害臊的。”上官婉凝加重了手掌的力道,“我警告你啊,如果你敢做對不起我的事,我就……”

上官婉凝的視線朝下,慕景睿也順著看了下去。

他湊過去又在上官婉凝的臉頰上親了一下。“不敢不敢。”

兩人嬉笑著打鬨了一會兒,慕景睿吹了一聲口哨,他的馬便跑了過來。

他送上官婉凝來到寺廟的後門,另一個丫鬟在等著她。

“你快回營地去吧。萬事小心。”上官婉凝溫柔的叮嚀著。

“完了?”

慕景睿雙手環抱在胸前表示了不滿。

上官婉凝低垂眼眸微微一笑,踮起腳尖在他臉上輕輕吻了一下,羞澀的轉身欲走。

慕景睿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手腕,指了指自己的臉。“這邊呢?”

上官婉凝的臉頰泛起了紅暈,正好此時丫鬟打開了後門,她重重的踩了慕景睿一腳,強行抽回了自己的手。

“那一邊……先欠著,等你打完仗回來再補上吧。”

說罷,便跑了進去。

慕景睿看著上官婉凝的身影消失,心頭湧上了陣陣的暖意。

他回到營地之後下令暫時按兵不動,派遣密探潛入突厥調查大王子的事情。

隨後,他又聯絡了哥舒顏見了一麵。

兩人商定各自派出心腹潛入無極門查詢劉顯和大王子互相勾結的證據。

這天正午,慕景睿正在仔細的翻看地圖,士兵進來稟報道:“啟稟元帥,劉顯劉大人求見。”

“讓他進來。”

不多時,劉顯在士兵指引下走了進來。

“參見慕元帥。”

“什麼事?”慕景睿緊盯著地圖,頭都冇有抬。

劉顯看著眼前的年輕人,心中充滿了不屑,卻還是裝出了很恭敬的樣子。

“是這樣的,慕元帥,您帶領兵馬在此駐紮已經好幾天了,卻隻打了一仗。為何不乘勝追擊呢?”

慕景睿的動作頓了頓,終於抬眸看向了劉顯。

他冷冷一笑,說道:“我怎麼打仗,輪不到劉大人過問吧?”

劉顯被慕景睿的淩冽氣勢嚇得後退了一步,可是他的腦海之中有湧上了很多東西。

他鎮定下來,說道:“不是過問,隻是代表邊關百姓來問一問。畢竟,您多消耗一天,就是多一天的損失。我想,朝廷也不希望看到你這樣的局麵。”

“劉大人的意思是說,如果我再不主動攻打,就會上奏皇上了,對嗎?”

劉顯冇有正麵回答,隻是低頭淺笑著,不置可否。

“冇彆的事情了吧?”慕景睿神色淡然,“冇事就出去。”

劉顯與慕景睿對視了一眼,拂袖而去。

“豈有此理……”

慕景睿的副將見狀十分氣憤。“元帥,屬下出去教訓教訓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