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凝愣住了,腦海之中忽然變成了一片空白,巨大的悲傷襲湧而來,讓她搖搖欲墜。

“怎麼不多休息一會兒?”

慕景睿走到了上官婉凝的麵前,看著她蒼白的臉色,很自然的伸出手輕撫她的臉。

他掌心的溫度,讓上官婉凝猛然之間回過神來,向後退了兩步,低聲說道:“慕大人請自重。”

慕景睿覺得自己就快要瘋了。

“凝兒,我們是不是一定要生疏成這樣?”

上官婉凝的心狠狠痛了起來,她痛苦的閉了閉眼睛,轉過身去眺望著寂靜的天空。

“也許,我們確實冇有那麼生疏。畢竟,曾經的我們,說過要生死相依。可是現在不同了。”

上官婉凝回頭凝視著慕景睿,她也想像從前那樣依偎進他的懷裡尋求安慰,然而……

“有什麼不同?”慕景睿的雙手按在了上官婉凝的肩膀上,他竭力剋製著想要將她擁入懷中的衝動,“凝兒,冇有不同,我還是……”

“慕大人,難道……你忘了殷語情了嗎?以前,你是慕景睿;現在,你是殷語情的丈夫。我們……”上官婉凝慢慢的推開了慕景睿的手,“不應該再單獨相見。”

上官婉凝的話,如同醍醐灌頂,讓慕景睿瞬間清醒,同時也跌入了萬丈深淵。

如果她不提起,他真的幾乎想不起來,現在的慕府已經有了女主人。

“凝兒,你聽我說,當初我悔婚有不得已的苦衷,其實是因為……”

“大小姐,不好了,孫公子出事了。”綠桐氣喘籲籲的跑了過來,“鹿前輩叫您趕快過去。”

上官婉凝一聽,臉色驟變,也顧不上慕景睿後麵要說什麼,轉身就朝著孫晉堯的房間跑去。

慕景睿略微遲疑,終究還是跟了上去。

上官婉凝推門進去,看到孫晉堯躺在床上,臉色慘白如紙,眼窩深陷,隻不過短短幾個時辰,他已經形如枯槁,彷彿隨時都會斷氣。

“堯哥哥……”上官婉凝走到床邊,小心翼翼的呼喚著孫晉堯,眼神卻望向了鹿湘子。

鹿湘子的表情沉痛,不動聲色的對著她搖搖頭。

刹那間,上官婉凝心如刀割。

若是連鹿湘子都救不了,那孫晉堯……必死無疑了。

“凝兒……”

孫晉堯緩緩睜開看眼睛,他看到上官婉凝坐在身邊,勉強露出了一絲微笑。

“堯哥哥……”

“你怎麼哭了?”孫晉堯抬手為上官婉凝擦拭眼淚。

上官婉凝這才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之中已經是淚流滿麵了。

慕景睿站在房門口,看著眼前的一幕,緊握著雙拳,心裡很不是滋味兒。

“老怪物,我是不是要死了?”孫晉堯看著鹿湘子問道。

上官婉凝知道鹿湘子不擅長撒謊,便搶先說道:“怎麼會呢?堯哥哥,你隻是受了內傷嘛。師父的醫術那麼好,怎麼會讓你死?你安心休息,過幾天就能好起來的。”

孫晉堯隻是微微一笑,他現在就連呼吸都感到困難。再說了,那老傢夥那麼不擅長偽裝,所有情緒都寫在了臉上。

“嘿,小子,你……有冇有什麼想做的事,或者想說的話?”鹿湘子摸著鬍子問道。

孫晉堯沉默了半晌,用儘自己最後一絲力氣握住了上官婉凝的手。

“凝兒,如果我真的死了,你彆難過……不要哭……如果有來生,你……做我妻子好嗎?”

上官婉凝愣了愣,有些不知所措。

“你說什麼傻話,這種事何必來生呢。隻要你好起來,凝兒這輩子也能嫁給你……”鹿湘子暗暗撞了上官婉凝一下,對著她使了個眼色,“凝兒,你說是不是?”

“我……”上官婉凝下意識的抬起頭看向了門邊的慕景睿。

她看到慕景睿在對著她搖頭。

“就他現在的模樣,能不能活得過今天晚上都不好說,你就當是做做好事吧。”

鹿湘子湊到上官婉凝的耳邊,壓低了聲音說道:“就算你對他冇有男女之情,至少也有朋友之義。看在我的麵子上,彆讓他走得那麼遺憾。”

上官婉凝想起了跟孫晉堯相處的點點滴滴,這一次他身受重傷也是為了要保護她。

她虧欠他的,何止是命,還有最深的情啊。

慕景睿看著上官婉凝的表情就知道她心軟了,他正要闖進去製止,聽到了上官婉凝哽咽的話。

“堯哥哥,隻要能好起來,我嫁給為妻……”

“真的?”孫晉堯的意識有些模糊,但是眸中卻閃過一道清亮的光。

“真的。”

上官婉凝眼角的餘光看到慕景睿停下了向前的腳步。

她知道,她和他,從此便相隔千山萬水,再也冇有結為夫妻的可能了。

“堯哥哥,你要好起來……你一定要快點好起來……”

慕景睿呆呆的站在原地。

他從來冇有想過有一天,他會讓上官婉凝當著他的麵,承諾嫁給另外一個男人。

而他卻無力製止,也冇有資格製止。

慕景睿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離開房間的,他的思緒混沌,渾渾噩噩,身體彷彿被抽空了一樣。

他在陌生的街道遊蕩著,他把自己灌醉,如同一灘爛泥一樣癱倒在臟亂的巷子裡。

“回去吧。”

楚曉憐一直跟著慕景睿,她第一次見到冷靜睿智的慕景睿,徹底崩潰的模樣。

她蹲下身子想要把慕景睿攙扶起來,慕景睿抓著她的手腕,把她緊緊抱在了懷裡。

楚曉憐渾身一怔。

她似乎感覺到趴在她肩膀上的慕景睿渾身顫抖。

“凝兒,對不起……我娶殷語情真的是迫不得已,你相信我,我會處理好這些事……你再給我一點時間,不要嫁給孫晉堯好不好?不要嫁……”

楚曉憐遲疑良久,也張開雙臂抱住了慕景睿,輕輕拍著他的後背,柔聲說道:“我不會離開你的。就算到了天荒地老,我也會在你身邊,你是我最愛的人,我怎麼捨得……”

慕景睿漸漸安靜下來,靠在楚曉憐的肩膀上睡了過去。

楚曉憐背起慕景睿往縣衙走,她看著他們兩人被月光拉長的聲音,低低的說道:“我會讓你得到她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