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凝在醉仙樓等了整整一個下午都冇有等到慕景睿。

他,大概不會來了。

她帶著失落的心情回了家,關於神機營的令牌,始終在腦海之中不斷盤旋,就像是一個籠罩在心頭的陰影,揮之不去。

“大小姐,您回來了。”管家在門口焦急的張望著,匆忙下了台階迎接,壓低聲音說道,“二小姐回來了。”

上官婉凝渾身一怔,思緒有那麼一瞬間的停頓。

“她一個人?”

“不,還有秦王……不對,是二姑爺。”

上官婉凝的眸中露出了一絲驚恐。

她派出去那麼多人對蕭震霆圍追堵截,就是想要讓他回不了京城。她心裡清楚,除看她之外,蕭玉玨和慕景睿一定也會做相同的事。

然而,在對方勢力的共同努力下,蕭震霆卻還是平安到了京城。

上官婉凝猛然之間意識到,在蕭震霆被貶的這段日子裡,絕對不是真的在鋤草種地。

她暗暗深吸一口氣往正廳走去。她看到上官筱筱站在母親的身邊,殷勤的為母親捶著肩膀。

蕭震霆坐在下方位置,一身簡單樸素的長衫,似乎完全冇有了昔日的囂張和霸氣。

“姐姐回來了?”上官筱筱主動上前來,對著上官婉凝行了個禮。

蕭震霆也站了起來,拱手笑道:“突然上門打擾,請安寧郡主不要見怪。”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上官婉凝總覺得蕭震霆話裡有話。

“見怪倒是不會,隻是覺得有些意外。”

上官婉凝暗暗捏了捏拳,不動聲色的把上官筱筱從母親身邊擠開了。

她發現桌子上擺放著一些禮物,價值都不高,意味深長的朝著蕭震霆看了過去。

“我娘身體不太好,不能長時間吹風。有勞妹妹惦記著。時候已經不早了,就不耽誤你們倆去辦正經事了。”

上官婉凝明顯是在下逐客令。

她不要這兩個人在眼前晃悠,看著就莫名的心煩和心慌。

“凝兒,”上官夫人的語氣加重了一些,似乎是對上官婉凝的話有些不滿。

她笑著看向了蕭震霆,說道:“凝兒被我寵壞了,你彆在意。筱筱這是回孃家了,怎麼能到外麵去住呢。筱筱的房間一直還留著,你們就放心住下。”

“娘……”上官婉凝有些著急,被母親用眼神製止。

“謝謝大娘。”

“多謝嶽母大人。”

蕭震霆的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上官婉凝卻覺得其中透著狡黠的陰險。

管家帶著蕭震霆和上官筱筱出去了,上官婉凝立刻遣退了所有下人,埋怨道:“娘,你為什麼要把他們兩個留在家裡呢?如今爹不在家,我真的冇有那麼多精力去應付……”

“你急什麼?你心裡想些什麼,難道娘會不知道嗎?”

上官夫人站了起來,目光盯著上官筱筱和蕭震霆帶來的禮物上。

“他們買的東西價值都不高,就是想要在咱們的麵前表現出過的不好。蕭震霆雖然是奉詔回京,可是朝廷連個住的地方都冇有給他安排。”

“這說明那些老奸巨猾的朝臣們還處於觀望的態度。凝兒,娘知道你對蕭震霆有著警惕之心。既然如此,與其讓他住在外麵,時刻擔心他會耍花樣,倒不如就安排在眼皮子底下。”

“咱們宰相府裡高手如雲,不怕他翻出說明驚濤駭浪。若是真的到了不得已的時候,下手也方便的多。”

上官婉凝驚呆了。

她從來冇有想過,向來隻會在佛堂裡吃齋唸佛的母親,竟然還有這樣的城府和心機。

“娘,您……”上官婉凝鬆了一口氣,因為母親冇有她想象中那麼柔弱。

上官夫人回身看著女兒,伸手為她理了理長髮。

“是不是覺得娘很可怕?”

上官婉凝搖搖頭。

“娘從小在將門長大,什麼樣的勾心鬥角,腥風血雨冇有見過。很多時候我隻是不屑於跟人去爭罷了。以前,家裡大事小事都有你爹,如今……要靠我們母女倆了。”

上官婉凝的心狠狠痛了起來。

“娘,你放心,我一定會把爹找回來的。”

上官嶽失蹤太久,朝中已經開始有了流言蜚語,皇上召見三次他都未能進宮,無奈之下上官婉凝隻好如實相告。

朝野上下一片嘩然。

皇上立刻派出京兆府和禦林軍追查上官嶽的下落。

上官婉凝循例進宮向嬪妃請安。

如今後宮之中,太後已死,皇後被廢,根本就是群龍無首。

眾人也隻是想要討好最近風頭正盛,寵冠後宮的賢妃娘娘哥舒顏而已。

在等待哥舒顏召見的空擋,所有人幾乎都在禦花園中賞花聊天。

上官婉凝心事重重,站在角落裡對著麵前的菊花發呆。

“郡主。”

一聲清脆響亮的叫喊,喚回了上官婉凝的思緒。

上官婉凝回頭看到殷語情朝著她走來。

“什麼事?”

或許是處於對慕景睿的深愛,上官婉凝對殷語情的感覺很複雜。她自己都不得不承認,對殷語情有些嫉妒。

“我家相公托我將這樣東西,還給郡主。”殷語情從袖中掏出一封信遞了過去。

上官婉凝的臉色微變,她察覺到眾人紛紛投射過來好奇的目光,不由得的有些不自在。

“郡主,我家相公讓我轉告幾句話給你。他和你,緣分已儘,深情已斷。無論之前誰是誰非,都已經過去了。畢竟是男女有彆,他若是與你再私下見麵,隻怕會影響你的清譽。”

“你……”綠桐看不下去了,想要反駁殷語情幾句,被上官婉凝攔住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跟殷語情爭吵,隻是自取其辱。

“算了,綠桐,我們走。”

上官婉凝隻想息事寧人,她懂得什麼叫做人言可畏。

“郡主請留步。”

殷語情卻不依不饒叫住了上官婉凝。“你的信。”

上官婉凝的臉色鐵青,她若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把信拿回來,必定會成為外人的笑柄。

“郡主待字閨中,還請謹言慎行,以免惹來冇必要的誤會。你和我家相公,以後還是不要再見麵的好。”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