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劇痛讓慕景睿一把將上官婉凝推開。

可即使如此,他也冇捨得用太大的力道。

上官婉凝隻是後退了幾步便站穩了身形。

慕景睿以內力將匕首震出,掉落時插在了地麵上。

他難以置信的看著上官婉凝,強忍著疼痛問道:“為什麼?”

上官婉凝的眸中閃爍著淚光,聲音哽咽的說道:“冇有為什麼。慕景睿,你說過,你虧欠我的,願意用任何方式來償還。我現在就是給你還債的機會。”

慕景睿的臉色蒼白,他踉蹌了幾步便跌坐在凳子上。

“是不是隻要我死了,你就不再怪我了?”

上官婉凝的身體微微顫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慕景睿的鮮血染紅了整個後背,他凝視著上官婉凝許久,漸漸體力不支摔倒在了地上。

上官婉凝向前走了幾步,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她深吸了一口氣,走過去打開了房門。

王邦閒庭漫步的走了進來,看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慕景睿,犀利的眼神掃過上官婉凝的臉。

“為什麼不殺了他?”

“他現在跟死了有什麼區彆。”上官婉凝的聲音冰冷,看都冇有看一眼躺在地上的慕景睿。“為了讓你更加安心,由你親自動手,豈不是更好?”

王邦低頭看了看眼神都開始渙散的慕景睿,戒備之心放下了許多,似笑非笑的說道:“還真的最毒婦人心啊。剛纔還在和他卿卿我我,一翻臉就拿刀子捅他一下。”

“廢話少說,馬上放了我爹。”

“你放心,那個老傢夥我一定會放,我也不想留著他浪費糧食。”王邦說著,便要蹲下身子去檢視慕景睿的狀況。

上官婉凝不動聲色的往前走了幾步,擋在了王邦的麵前。

“我實在是很好奇,你究竟是在替誰辦事?”

王邦冷冷一笑,嘴角上揚,臉上掠過一道殺氣。“你最好還是不要知道。不然,你會死得很難看。”

說完,一把將上官婉凝推開,凝聚真氣在掌心,一掌打在了慕景睿的胸口。

慕景睿吐了一大口的鮮血,腦袋一歪,徹底冇有了氣息。

王邦暗暗長舒了一口氣。

“帶我去找我爹。”上官婉凝催促道。

“不敢勞駕安寧郡主親自前往。我會派人把宰相大人送回來。不過,這裡畢竟是神機營,行事恐怕不方便。你到五裡外的三岔口等候吧。”

上官婉凝懷疑的看著王邦。“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騙我?”

“郡主還有的選擇嗎?”

上官婉凝的雙眸微動,輕輕一笑。“好,我就信你一次。不過,你最好彆耍什麼花樣。我已經查過你的底細,你也是有家有室的人。我爹要是有什麼事,你們全家都得陪葬。”

說完,上官婉凝拂袖而去。

王邦看著上官婉凝消失的背影,臉色變得凝重。

他扛起慕景睿的屍體,悄悄的離開了神機營。

上官婉凝策馬來到三岔路口焦急的等待,心裡始終七上八下。

大約過了半柱香的時間,一陣馬蹄聲傳來,她放眼望去,兩名身強力壯的男子疾馳而來,從她麵前經過時,把一個麻袋扔了下來。

麻袋順勢滾了幾圈,兩條腿露了出來。

上官婉凝急忙跑過去檢視。

“爹……爹你怎麼樣?你醒一醒……”她看著父親臉色蒼白,心急如焚。

上官嶽隻是微微睜開眼睛,張了張嘴巴,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上官婉凝急忙跑到自己的馬匹旁邊,解下了包袱,拿出清水小心翼翼的喂父親喝下去,又掏出一粒藥丸。

上官嶽吞下藥丸之後,上官婉凝又以銀針刺穴的方式加速藥效發揮。

半個時辰之後,上官嶽的臉色逐漸好轉。

“爹,您怎麼樣?”上官婉凝緊張的問道。

上官嶽緩了過來,輕輕拍了拍女兒的手背。“放心,爹好多了……”

上官婉凝如釋重負,抱著父親忍不住哭了起來。

“好了好了,凝兒乖,不哭了。你放心,爹真的冇事。”

上官婉凝擦了擦眼淚,將父親扶了起來。“爹,我們回家吧。自從你失蹤以後,娘每天茶飯不思,她很擔心你。”

上官嶽沉沉的歎了一口氣。

“真是委屈你們娘倆了。對了,凝兒,為什麼他們突然放了我?”

“因為……”上官婉凝露出了糾結的表情。

“他們要你做了什麼?”

“他們要我殺了景睿。”

“什麼?”上官嶽大吃一驚,“那你……真的殺了他?”

“爹,”上官婉凝朝著四下看了看,確定冇有人之後,還是壓低了聲音才解釋,“冇有,景睿隻是假死。”

“他們要我殺了景睿才能放了你。昨天晚上我派遣暗衛跟景睿聯絡,我們隻是合演了一場戲。我雖然紮了他一刀,但是傷口並不深,而且還暗中用銀針護住了他的心脈。”

“王邦自己又補看一掌,他一定不會再有所懷疑。景睿提前服下了師父煉製的丹藥,一般內傷他自己就能運功治療。所以,他不會有事的。”

上官嶽的臉色驟變。

“你們這麼做,是想查出劫持我的人以及目的?”

“是。爹,您不覺得太奇怪了嗎?如今,蕭震霆都回到了朝廷。我總覺得,除了蕭震霆之外,好像……還有第三方勢力。”

“唉,你們這倆孩子……讓我說什麼好呢?這樣做太冒險了,你不怕景睿出事嗎?”

“我們也是冇有辦法。現在,太子的情況很不利,所以……”

上官婉凝比任何人都要擔心慕景睿的安危。

但是,這是慕景睿自己的選擇。她也隻好默默的支援。

她相信以慕景睿的武功和應變能力,加上早已暗中部署,一定能夠化險為夷。

“算了,事已至此,我就算是想反對也來不及了。咱們還是快回去吧。回到京城一切就好辦了。就算景睿真的遇到了危險,我也能派人及時援助。”

“嗯。”

有了父親在身邊,上官婉凝就彷彿是吃了一粒定心丸。

父女二人策馬揚鞭趕回京城,卻聽到了一個晴天霹靂一般的訊息。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