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邦讓兩個手下抬著慕景睿來到了半山腰。

在這大山深處,竟然也有一座巍峨氣派的山莊。

老管家提著燈籠打開了門,王邦帶著手下走了進去。

“主上在嗎?”

“主上在密室裡等候。他吩咐,讓你帶著慕景睿的屍體前去見他。”

“好。”

王邦應了一聲,扛起慕景睿便走入了密室。

他剛剛將慕景睿放下,突然聽到身後重重一響,密室的門竟然關上了。

王邦有些詫異,正在不知所措間,從密室牆壁的孔洞之中,噴發出了淡藍色的厭惡。

他不由得大驚失色,急忙跑到門邊大聲呼喊:“怎麼回事?快開門,我還在裡麵……咳咳……”

煙霧有毒。

王邦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突然,他感覺到身後有一股莫名的壓迫感。他下意識的回頭,一隻手便朝著他的咽喉伸了過來。

他來不及閃躲,被人掐住了脖子。他驚恐的睜大了眼睛。“你……”

“說,你們口中的主上到底是誰?”

王邦拚命的掙紮,試圖掙脫慕景睿的鉗製。

可是慕景睿的手指猶如冰冷的鐵鉗,他覺得自己的脖子都快被捏斷了。

慕景睿暫時不想讓王邦死,便略微放鬆了力道。

王邦大口大口的喘息著,說道:“隻要你帶我出去,我就告訴你。”

慕景睿回頭看了看那些藍色煙霧,他畢竟也是血肉之軀,就算現在能閉氣,可畢竟時間有限。

他一把將王邦推開,凝聚真氣在掌心,一掌擊向了暗門。

隨著一聲巨響,慕景睿硬生生的打出了一個小洞。

他把王邦先推了出去。

兩人又回到了悠長陰暗的長廊。

此時兩旁的油燈悉數熄滅,慕景睿隻能憑藉深厚的內力在黑暗中視物。

他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但是他能夠感覺到,長廊兩邊的孔洞之中依然還是有煙霧在噴出。

“哢嚓。”

這個聲音在寂靜的黑暗中之中格外清脆。

一支支利箭取代了煙霧從孔洞之中射出,慕景睿拔出纏繞在腰間的軟劍。

利箭如同雨點一般密密麻麻,他漸漸的感覺到手腳發麻。

他心裡明白,自己已經吸入了毒煙。

這時,又有利箭朝著他射過來,想要閃躲已經來不及了。

慕景睿一把抓過王邦擋在了自己的麵前。

隨著一聲淒厲的慘叫,王邦渾身都被利箭射中,當場氣絕身亡。

慕景睿趁勢逃出密道,他來到院子裡,十二個黑衣人已經在等候,分彆站在不同的方位將他包圍。

慕景睿握緊手中長劍,時刻戒備著。

對方似乎早就料到了他冇有死,但是,這個計劃分明隻有他和上官婉凝兩個人知道啊。

“參見主上。”

慕景睿抬眼看過去,一名身穿黑色鬥篷,頭戴鬥笠黑紗的男子走了出來。

從他的步伐和氣息判斷,這個人應該很年輕。

“慕大人,我想,剛纔在上山的時候,你應該已經觀察過附近的環境。你喜歡那一段呢?我可以把你埋在那裡。”

慕景睿皺了皺眉。

黑衣人說話的聲音似乎經過了偽裝,極其不自然。

這麼說來,這個人,應該是他認識的人。否則,他冇有必要掩飾自己本來的聲音。

“若是真有風水寶地,你還是留著自己用吧。”慕景睿冷冷說道。

黑衣人大笑了起來。“慕大人,你想不想知道,為什麼我能夠提前設下這個局,等著你自投羅網?”

慕景睿沉默不語。

“你有冇有想過,這個世界上,最不能招惹的就是女人。尤其是……你曾經辜負過的女人。”

“哼,凝兒若是真想要我的命,隻要她一句話,我就能死在她麵前,何必這麼麻煩。”

慕景睿絕對不相信上官婉凝會出賣他。

“你信不信都沒關係,總之,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黑衣人話音剛落,他的手臂輕輕一會兒,十二個殺手便立刻朝著慕景睿圍攻了過去。

他們的陣型就像是天羅地網,密不透風,慕景睿嘗試了很多次都冇能突圍而出。

毒性開始發作,他的招式開始失去了最初的淩厲。

殺手看準時機發動了強攻。

慕景睿在躲過兩柄長劍的同時,背後被人砍了一刀。

上官婉凝用匕首造成的傷痕其實隻是皮外傷,但是這一刀……

疼痛讓他緊緊皺著眉頭。

空中突然撒下來許多暗器,在殺手們下意識閃躲的時候,一個人影從天而降,站在了慕景睿的身邊。

“你怎麼樣?”楚曉憐扶住了慕景睿。

“你來乾什麼?”慕景睿低聲嗬斥。

楚曉憐來不及回答,殺手已經再次攻了過來。

楚曉憐卻不躲不閃,手中的飛刀射向了為首的黑衣人。

黑衣人淩空翻身躲過,楚曉憐也被殺手劃傷了左臂。眼看著另外一名殺手的長劍就要貫穿楚曉憐的胸膛,慕景睿一把將她推開,長劍刺入了他的胸口。

“大人……”

楚曉憐膽戰心驚,她從懷裡掏出小小的火雷彈,趁著短暫的爆炸功夫,帶著慕景睿跳上屋頂,施展輕功疾馳而去。

“主上,屬下該死,屬下立刻去追……”

“不必了。”

黑衣人走到了院子裡,看著慕景睿和楚曉憐消失的方向,嘴角揚起了一抹邪魅的笑。

“他能跑得掉,也算是本事。那就隨他去吧。反正他中毒已深,也活不了多久了。”

“但是……主上,上官婉凝是神醫鹿湘子的徒弟。萬一她有解毒的方法呢?或者,請來了鹿湘子。屬下聽說,天底下冇有鹿湘子解不了的毒。”

黑衣人的雙手負背而立,麵無表情。

“這樣的人,若是不能為我所用,那就隻能送他去見閻王了。”

黑衣人的眸中閃爍著陰狠的光。

楚曉憐帶著慕景睿一路狂奔,隨著毒性的發作,慕景睿的步伐越來越慢,到了最後已經無法運功。

“趁著追兵冇來,你自己走吧。”

“不行。”楚曉憐斬釘截鐵的說道,“要走一起走。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讓你比我先死。”

慕景睿的胸口越來越痛,他覺得自己已經撐不下去了。

“你要振作一點,我……帶你去找上官婉凝。她在等你回去……”

,content_num-